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活人禁忌》番外之一。陆语。萧然。

《活人禁忌》番外之一。陆语。萧然。

  二月十三日。

  忌:嫁娶、开市、开池、作厕、破土。

  宜:诸事不宜。

  夜深,一弯新月划过龙虎山中龙虎宗的其中一栋精致的楼角,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的月光,龙虎宗之中里显得神秘而安静。

  宗中大门上挂一副木牌,上写: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

  “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字体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并隐约带有一股磅礴之势。

  大门之内,有一空地,空地之上画有一八卦太极图。再往里走,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

  往西转弯,穿过一个穿堂,在一个面向南大厅的之中,正有一男子低头立在中间,堂前正座之上,坐着一位四五十岁的深沉稳重的男人。

  此时厅中所立之人,正是一个叫萧然的年轻男道士,而正座之上,便是龙虎宗宗主:

  邱先雨。

  “萧然,因何杀人?!”一个威严且带有责备之意的声音从龙虎宗宗主邱先雨口中说出。

  站在中间的萧然抬头说道:

  “阴魂附人身,判断有误,失手杀人。”

  “失手?!你一句失手,一句判断有误就能撇清过错?!!”邱先雨双眼紧紧盯着萧然冷声怒道。

  “不能……”萧然再次低下头。

  “从今天开始,除去你在龙虎宗所有职位,降为宗中记名弟子,如若再犯,逐出宗门!……”

  ……

  夜色之下,萧然一步步地从厅中走了出来,垂着头,无力的朝着龙虎宗的后院走去,他想一个人去静静。

  穿过后院,萧然找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坐了下去,心中同时自责地暗道:我自小就选择踏上道家大门的这条路到底是对还是错的?自己虽然进入了这道家高手云集的龙虎宗,却连到底是人是鬼都分不清,笑话,天大的笑话!!

  “呵呵……或许我萧然本来就不适合当一个道士……”萧然自嘲地笑了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身前传来:

  “你为什么低下头?”

  萧然听到那个声音后,抬头看了一眼,之间一个约莫能有十多岁身穿道袍、面貌秀丽的小女孩站在他的身旁看着他。

  “你说什么?”萧然看着小女孩心中疑惑,这龙虎宗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女孩。

  “我问你为什么低下头?”那个小女孩看着萧然又问了一句。

  萧然听后,却没心思和眼前的小女孩说话,一叹气:

  “小妹妹,你哪来的回哪去吧……”

  “你可以选择抬起头来做个强者,或是低下头做个弱者,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头低久了卑微便会生根,再也很难抬起来。”那个女孩看着萧然认真地说道。

  萧然听到她的话后,冷笑了一声:

  “哼哼,我需要你一个小女孩来教育我?!”

  那个小女孩听到萧然的话后,却不以为意,看着他接着问道:

  “你失手杀了人?”

  萧然一惊: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陆语。”那个小女孩看着萧然开口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什么?!你……你是陆……陆真人?!!”萧然听到那个女孩口中说出来的名字后,心中惊骇的同时也多了一丝狐疑,龙虎宗三真人之一的陆语,怎么可能是他眼前的这个小女孩?

  但萧然又转念一想,之前自己因为低落的心情都忽略了,眼前这个小女孩她竟然能悄无声音的走到自己身旁,就凭这一点儿,她还真的有可能是陆真人。

  “我刚才听到你自言自语,想要放弃?”陆语看着萧然问道。

  “我是个失败的人,不得不放弃。”

  “只要自己不放弃,就永远不会有失败。”陆语看着萧然说道。

  “可……可是我杀了人。”

  “杀人?我也杀过。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无论他有多耀眼,得到多少人的认可,背负多少名和誉。但,一生都不犯错误的人,那是永远都不存在的。”陆语看着萧然语气平静地说道。

  “我……”萧然听到陆语的话后,沉默了。

  而陆语也在这个时候,纵身一跃,娇小的身形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萧然看着陆语消失的方向,一直暗淡的双眼之中,再次泛起了光彩,许久之后,他才在口中低声喃喃道:

  “谢谢你,陆真人……”

  ……

  自那之后,即便萧然成了龙虎宗的记名弟子,但是他修炼起道术来,却比别人更加认真刻苦,甚至可以说到了发狂的地步。

  而萧然却在修炼道术的同时,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在心里多出了一个人:

  陆语,陆真人。

  除了每天修炼之外,萧然最大的乐趣便是从同门师兄弟打听任何关于陆真人的事迹,一直到他有一次无意中听到了陆真人经常去打坐的地方:

  宗门后山的竹林。

  之后萧然就好似着魔了一般,有事没事就往后山竹林里跑,不为别的,就为了每天能远远地看陆真人一眼。

  到现在,萧然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何时,已经爱上了那个一语打醒她的女人,只不过这份爱,来的如此突然,如此快,快到连他自己都吃惊。

  不过让萧然心灰意冷的是,陆语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即便是在宗中和他擦肩而过,也不看他一眼,更不会说一句话,就好像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说过话一般。

  渐渐地,萧然发现了陆真人的心里好似一直有一个人,因为她每次都练修炼完道术后,都会自己去宗中一间早已空掉的房子前,望着里面出神地看半天。

  而整个龙虎宗只有陆语一个女人,所以,那间房子的以前的主人,一定是个男人。

  萧然在这一刻,似乎感觉自己的心还是疼了起来……

  他知道,陆语她心里一定有藏有另外一个男人。

  并且她又是宗门的道术天才,高高在上的真人,而萧然他只是一个记名弟子。可是萧然他却从不曾放弃,至少不曾放弃想念,一直把陆语放在他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其实有时候,在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也是幸福的。

  只不过这份幸福之中,却矛盾地掺杂着苦涩。

  一年,两年,三年……随着时间的推移,萧然却没有因为时间把这份爱渐渐搁浅,相反却越来越深陷其中。

  他甚至借来一相机,趁着陆语在竹林之中打坐的时候,远远的偷拍下了一张相片,随身带着,爱,已入膏肓。

  “明明知道你不会喜欢我,我却还是每天都在想你,想陪在你的身边,想一直一直看着你,因为我喜欢你。”萧然在一天晚上喝醉了,一个人坐在石台下,一边拿着酒瓶,一边自言自语。

  层云延万里、暮雪覆千山,形单影只,今后该往何处去?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

  在萧然的心中,一直希望有一个青春飞扬的女孩,为自己独自绽放笑颜,而那个女孩便是陆语。

  而同样在陆语的心目中,她也在希望有个男人鹤立鸡群着向自己走来。

  只不过,他希望的是她,她希望的却不是他……

  你,我,他,她,在大多数人的生命轨迹之中,哪能人人都只若初见。

  第二十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