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活人禁忌》安如霜,唐焱岚番外(一)

《活人禁忌》安如霜,唐焱岚番外(一)

  唐贞观二十四年,秋。

  清晨的龙虎山,矗立在前,草木郁郁葱葱,鸟语花香,山涧小溪潺潺而流,绵绵细雨过后引发漫山云雾,山峰在袅袅薄雾之中若有若无,更显得宏伟险恶,让人觉得它神秘而秀丽,狷介而孤冷。

  因为有山,流水乃为之改道,因为有山,花鸟树木缘依环绕。

  龙虎山中,有一茅山道家门派,名为龙虎宗,此宗之内,道家高手如云,不乏有名镇阴阳两界之人。

  龙虎宗,夜色之下,在一间的宽敞的院落,有一白胡老者盘腿坐在一副太极图案之中,举头望着晴朗的星空,手中持着一柄黄色的桃木剑,剑身隐有暗光。

  白胡老者慢慢把手中此剑,插入地面,时间不多,剑身之上发出“咔嚓”一声脆响,毫无预兆地一分为二,折断在此!

  看到这里白胡老者眉毛一皱,心中推算要有大凶之兆!

  “宗主,桃木剑为何突然折断?”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身影从一旁走向了太极图之中的那个老者。

  此男子面貌一般,年纪约莫能有二十七、八岁左右,蓄著一头短发,蓝色的道袍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脸庞却光洁白皙,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之中,隐隐带着一种张扬和不羁。

  那白胡老头先是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拍去衣上尘土,回头看着那个男子说道:

  “房宿、心宿、尾宿这三星宿显出厄运,最近恐怕要有不详之事发生……”

  “什么不详之事?”那个男子听到白胡老者的话后,脸上闪现出了一丝疑惑,开口问道。

  “阴阳失衡,邪道阴路恐有道行极深的阴魂出世,这天也要变了。”白胡老者说道。

  “阴魂出世?那阴间不管?”男子继续问道。

  “阴间管阴间,阳间上的事情,他们才懒得管,阳人死的越多,对阴间来说,并不是一间坏事,况且……”

  “况且什么?”

  “况且那个阴魂很不一般,不但道行极深,而且命带九五和星宿之格,不死不灭……”

  “他大……”

  “焱岚!道者不可口出污言!”白胡老者打断了那个男子的话。

  “爷的……”

  唐焱岚轻咳一声,面带尴尬地看着那个白胡子老者问道:

  “宗主,那您的意思就是说,那个阴魂我们龙虎宗奈何不了他?”

  老者摇头:

  “办法也不是没有,关键我们要在他冲破封印之前,找到他的藏身之所,用禁术再次将它封印千年。”

  “那千年之后呢?”唐焱岚踏前一步,深邃双目盯着老者问道。

  老者长叹一声,摇头说道:

  “千年太远。”

  唐焱岚笑着说道:

  “也或许很近。”

  ……

  龙虎山的山路之中,薄雾之间,有一个人的身影,一个身穿着蓝色道袍留着胡渣的男人身影。

  他身背一把拂尘,脚步走的很慢,不急不缓,像是在欣赏这山中绝美的景色。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奉命从龙虎宗下山去寻找那被封印阴魂藏身之所的唐焱岚。

  “嗯……山花烂漫,青山绿水,花香四溢,暖风拂面,好一片迷人的景色,常年在宗内修炼道术,却错过了这么多年的美景,今天我得好好的欣赏欣赏……”唐焱岚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顺着蜿蜒在山中的小径朝着山下走去。

  唐焱岚一路欣赏着山中的景色,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龙虎山的山脚之下,顺着一条民路,径直走去。

  加快脚步,行至傍晚,唐焱岚终于赶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子里,遥遥的看着那个山边小镇,唐焱岚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心道:幸好有这么一个小镇子,要不今天晚上可就要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以草为妾了……

  走进小镇后,天色也暗了下来,但让唐焱岚觉得不解的是,这个小镇子里面居然家家户户紧闭门窗,烛火不燃。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唐焱岚立在当场,疑惑不解的时候,两个结伴而行打更的更夫走了过来,一人手中拿锣,一人手中拿梆,打更时两人一搭一档,边走边敲:

  “笃笃——咣咣”。

  唐焱岚见此,忙上前拦住了那两个打更的更夫开口问道:

  “两位大哥,我想问一下,为何此镇夜色刚临近,家家户户便已灯熄人眠?”

  那两个打更人被唐焱岚拦住之后,其中一个较为年长的更夫看着唐焱岚上下打量了几眼,这才开口问道:

  “老弟,外乡人?”

  唐焱岚笑道:

  “也不算太外,龙虎山上下来的。”

  那两个打更人听到唐焱岚的话后,相视一眼,接着对他问道:

  “老弟,我看你这身打扮,那不成是个道士?”

  萧然点头承认:

  “是。”

  那两个打更人听到唐焱岚的话后,脸色都是一变,其中那个年长的更夫凑前低声在唐焱岚耳边说道:

  “老弟,我劝你快走吧,我们这个镇子里,闹鬼,是个女鬼,请来了多少道士都制不了她,现在这天尚没有全暗下来,赶得及……”

  唐焱岚听到那个更夫的话后,嘴角往上一翘,笑着开口问道:

  “闹鬼?我正好是个驱鬼的,我看两位不如这样,你们帮我寻一个安睡之所,我便帮你们镇子上把那女鬼给度了如何??”

  两位更夫听到唐焱岚嘴中的话后,满脸不信,皆以为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在夸口大话,一个摇头,一个叹气,两人不再搭理唐焱岚,绕过他,继续打更而去……

  唐焱岚也不以为意,身形一跃,跳上一房顶,四下观看了起来。

  ‘嗯……这个镇子里还没有阴气,看来现在还太早,不如我就在这屋顶之上将就一晚上,等那女鬼来了再将其制服。’

  想到这里,唐焱岚自顾自的躺在了屋顶的房檐上,随意的翘起腿,抬头看起了夜空……

  而那两个更夫则是越走越远,如果他们知道刚才在他们面前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一年前以一己之力拦住百鬼入城,从而声名远播的龙虎宗第一道术高手唐焱岚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夜已经深了, 九月末的北方夜晚,是最漂亮、最美好的时刻。天空象是被清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云雾,看起来又高又远。如弯刀一般的月亮,慢慢地爬了出来,就好似一盏明灯,把这个不算大的小镇给照得亮堂堂,把屋顶之上的树枝、枝叶的影子照在唐焱岚的身上,悠悠荡荡。

  此时躺在屋檐上面的唐焱岚显得很悠闲,嘴里含着一片柳树叶,一边眯着眼欣赏着月色,一边感受着方圆数里之内的阴气。

  突然间,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屋顶之上站了起来,朝着小镇的西边望了过去,同时嘴里漏出了一抹笑意:

  “他大爷的!一个刚死没几年的小鬼,也敢出来造次?!待我渡了你,还这里清净。”唐焱岚话音刚落,一个纵身,如风一般朝着西面阴气所在的地放快速掠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