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活人禁忌》安如霜,唐焱岚番外(二)

《活人禁忌》安如霜,唐焱岚番外(二)

  夜空之下,唐焱岚从屋顶之上蹿出,身形有如行云流水,迈步好似猫儿见行筵,抽身换影,翩若惊鸿。

  但见他在房屋之上,几个起跳,就来到了之前他所感受到阴气的所在之地,他先是用“茅山龟息术”隐蔽掉自身的生命体征,然后藏身在一房顶之后,同时快速从背包里面拿出一张符纸,握在手中。

  虽然唐焱岚今天面对的这个女鬼,只不过是一个道行很浅且刚死没多少年的小鬼,虽然他嘴上轻视,但是行动起来,依然打起全部的精力。

  尊重对手,便是尊重自己。

  而且唐焱岚还懂得,干道士这一行,无论多么强大的人,一旦开始自负和傲满,那么他的死期也就快到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个道理,经常混迹在生死线上的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和透彻。

  突然间,白色的月光之下,一个柔美的白色身影从一片柳树的后面蹿了出来,藏在房顶之后的唐焱岚仔扫了一眼,长发及腰,正是一个年轻女鬼的身影……

  聚集阳气到双目,唐焱岚仔细一打量那个女鬼,他心中就是一动:那个女鬼的身上虽有阴气,但没有怨气、杀气和死气,这么说,这个女鬼自始至终并没有害过人??

  若是如此,那她每次来这个镇子上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唬着人玩?

  那个身穿白衣的女鬼,看起来心情很好,身子一飘,朝着一个方向飘了过去,留下一道白色的倩影在唐焱岚眼中,他一笑,嘴角微微上翘,一个纵身,跟在那个女鬼的身后追了过去……

  那女鬼毕竟是刚刚‘出道’,哪里比得过度鬼无数的老油条唐焱岚?所以一路上,她根本就没有发现在身后,还跟着一个随时都能灭了她自己的道家高手。

  跟在女鬼身后的唐焱岚,好奇心却被前面的那个女鬼给带了上来,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女鬼在这个镇子里面一直这么闹腾,图的是什么?

  因为人若成了鬼,如果经常出没在阳人的居所,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他们一定会花钱请来道士降其制服,即便自称会驱鬼的人多半都是骗子,但请多了,总会遇到真道士。

  因此,唐焱岚一直想不通,眼前的这个女鬼,既然不想害人,为何却频频出现在阳人的居所,难道她就不怕被请来的道士打个魂飞魄散?

  唐焱岚随着那个女鬼一路朝着镇子最中间赶去,女鬼在一个大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实木制的大门之上,左右各贴着一个面目凶恶的门神,女鬼望而生怯,止步不前。

  也就在这个时候,唐焱岚见那女鬼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用竹子做成的勺子,放在嘴中轻轻一吹,没一会儿,暗处便蹿出来一个七八岁大小,如同乞丐般的男孩子,那个男孩子先是左右一看,然后直接跑到那大户人家,将木门之上的那两张门神撕了下来,卷起带走……

  看到这里,唐焱岚有些愣住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人鬼合作,打财主?这还挺超前。

  也就在此时,那个木门之上没有门神的震慑,那个白衣女鬼鬼影一闪,一瞬间就飘进了户中院内。

  唐焱岚见此,双脚借力,纵身一跃,直接跳上了墙头之上,双脚落下,如同秋风落叶,悄无声息。

  站在墙头,唐焱岚打眼向院子里观瞧,发现那个白衣女鬼飘进一个内室之中,接着,便从里面传出来一个男人和女人惊恐的尖叫声。

  站在墙头的唐焱岚并没有着急下去,反而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大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一个衣衫不整的瘦财主从内室之中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同时大喊:

  “李管家,李管家,拿钱,拿钱,快点儿拿钱来!!!”

  ……

  一直坐在墙头之上的唐焱岚看着那个白衣女鬼手里拿着一袋钱满意的离开后,他摇了摇头,心中对这个女鬼的好奇心更多添了一份,把手中一直握着的符纸放回了口袋之中,再次跟了上去。

  但见那个女鬼七拐八拐的走近一个偏僻的胡同口后,唐焱岚人未到,便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阵杂乱的人声。

  走近一瞧,里面的场景顿时让唐焱岚愣在原地,因为在这个小胡同之中,有数十个乞丐模样的孩童,小的三四岁,大的也不过十多岁,而那个女鬼显出鬼体之后,正在给那些乞丐孩子散发袋子里的铜钱。

  现在随是大唐盛世,但是吃不上饭的乞丐在哪个年代都不会少见。

  看到这里,唐焱岚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准备离去,因为他再等,等那个女鬼把铜钱分完,然后超度了她。

  无论是什么样的鬼,无论她是否害人,都不应该出现在阳人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原因,这个规矩,也是龙虎宗的前辈多年以来教会他的。

  铜币散尽,白衣女鬼与那些小乞丐们道别离开,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唐焱岚看清了那个女鬼的容貌。

  她秀雅绝俗,好似与生俱来就带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配着一双夺人心魄的双眼,成为一副嫣然的画面。

  唐焱岚当下只是觉得如梦如幻,一切显得是那般的不真实,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么漂亮的女人……错,女鬼。

  虽然愣住,但也是一瞬,接着唐焱岚便收敛住了心神,因为在他心里明白,越是漂亮的玫瑰越是带刺,这句话同样适合女人,更适合女鬼。

  唐焱岚屏气平息,看着那个女鬼踏着莲步从那胡同里面走了出来,走路的样子中规中矩却又不失美感,判断出此女生前定为闺中之秀。

  白衣女鬼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身形再次一飘,朝着镇子远处飞走。

  跟在身后的唐焱岚见此,微微一叹气,知道该是动手的时候了,虽然在他的心底深处也对这个善良的女鬼有些不忍,但是鬼便是鬼,永远不属于这里。

  心念至此,唐焱岚脚下一动,加快身形,追了上去。

  可就在这一刻,一股极强的阴气突然从南面靠近,径直朝着那个女鬼飞去!

  难道是陷阱?!那个女鬼是引诱我来此地?

  唐焱岚心中一惊,身形在空中一转,落地之后,马上隐在一棵柳树后面,同时把背后的拂尘拿在手中,柳枝克鬼,人尽皆知。

  随后一股黑气出现,拦住了白衣女鬼,接着一个黑色的人影慢慢地从黑气之中走了出来。

  面如黑炭,手若白纸,带一铁链,身穿黑白相间的阴服,只一眼,萧然便认了出来,来的并不是那个女鬼的帮手,而是阴间的阴差。

  何为阴差?

  原有的勾魂使人手大大不足,所雇佣的阳魂(阳寿未尽之人的魂魄)或者大活人临时为阴间当差办事,这些人被称为阴差。

  只不过此时这个阴差,身上的阴气却浓厚的很,以此断定,他或许是阴差带领,也就是阴间阴差的头。

  “你是谁?”那个白衣女鬼见到阴差之后,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开口问道。

  “阴间的阴差带领。”那个黑脸蛋看着女鬼开口说道。

  “那你来……”女鬼的话没有说话,那黑脸蛋的阴差就把手中的铁链朝着女鬼的身上快速抛去,一下子把她给锁了起来,二话不说就要带走。

  唐焱岚看到这里,收起“茅山龟息术”走了出去,朝着那个转身欲离的黑脸蛋喊了一句:

  “站住!”

  黑脸蛋听到唐焱岚的声音后,回头一看,双眼之中寒光闪现,冷声问道:

  “龙虎宗的道士?阴差捉鬼,你也敢来管?”

  唐焱岚笑了:

  “你一个阴差带领,不辞辛劳的跑到这里来抓一个无生恶事,无修道行的美貌女鬼,有何居心不言而喻,所以这个女鬼我想超度了她,谁也不能带走。”

  被铁链绑住的女鬼听到那个突然出现在前面,陌生男人的话后,心中微微起了一丝涟漪,这个人是谁?说话的语气好霸道……

  黑脸蛋听到唐焱岚的话后,脸色沉了下去,阴声说道:

  “你可知道是在跟谁讲话?”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今天绝对带不走她。”

  “狂妄!!好,很好,小子,你可敢把名姓报出来?”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龙虎宗,唐焱岚!”

  当黑脸蛋听到‘唐焱岚’这三个字的时候,如碳一般的黑脸上,不住地抽搐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今天晚上,这个迷死他的美貌女鬼,是无论如何都带不走了……。

  一阵冷风吹过,站在原地的那个黑脸蛋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他是鬼,并不怕冷,然而他却打了一个冷颤,因为风吹过冷的是人的身体,但“唐焱岚”这三个字,冷的却是他的心……

  “你……你真的是龙虎宗的唐焱岚?!”黑脸蛋有些狐疑地看着站在他面前这个视自己安之若素的年轻男人开口问道。

  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多年前名字就在阴阳两界远播的唐焱岚竟然长得如此年轻。

  “不信?”唐焱岚听到黑脸蛋的话后,嘴角微微上翘,双脚同时一动,身形一闪,朝着那个黑脸蛋就冲了过去,身法快似闪电,末带残影。

  黑脸蛋还没反应过来,只看见眼前人影一闪,唐焱岚的声音便从他的身后传了出来:

  “如果我想要你的命,你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

  黑脸蛋当下一惊,当下就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样的快如鬼魅的身法和速度,莫说是这个不着调的年轻人,哪怕是一头猪在他的面前施展出这样的身法,它说自己是唐焱岚他都相信!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看不清身法的阳人并不多,龙虎宗的唐焱岚便是一个。

  “好,我走,我马上走……”黑脸蛋转身看着唐焱岚说道,此时在他的心中虽有不甘,但是却不得不作出了妥协,因为他并不想为了一个女鬼就葬送了自己的宝贵的性命,即使这个女鬼美若天仙……

  “但……我怎么说也是个鬼差带领……”黑脸蛋脸上有些挂不住的看着唐焱岚提醒道。

  唐焱岚听后,马上领悟,微微一笑:

  “龙虎宗唐焱岚,恭送阴差带领大人上路。”说着他单手放于前胸,微微低头,施一道家恭送之礼于黑脸蛋。

  “哼!”黑脸蛋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左手一挥,当下那些绑在女鬼身上的黑色铁链化为一层黑烟,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黑脸蛋则是马上转身走人,消失在夜空之中。

  在下一刻,夜色之中,只剩下了唐焱岚和站在他不远处的那个漂亮的女鬼。

  夜晚显得有些清冷,月光也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穿过夜色静静照射在地上,将地面点缀得斑驳陆离。

  “唐焱岚?你叫唐焱岚吗?”女鬼看着唐焱岚当先开口问道。

  “对,你呢?”唐焱岚问道。

  “我叫安如霜,安定的安,如果的如,冰霜的霜。”这个叫安如霜的女鬼看着唐焱岚很仔细的把她自己的名字介绍给了他。

  唐焱岚听后,略一沉吟:

  “安如霜?好名字,给你起这个名字的人,多数为官。”

  安如霜听到唐焱岚的话后,微微一楞,双眼之中明显多出了一丝吃惊的神色,很显然唐焱岚刚才猜测的话,是对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安如霜十分不解地看着唐焱岚问道。

  “安定的生活就如冰霜,看似美好,却永远都不能永恒。能用名字表达出这种意境的人,除去为国患得患失的官场中人,平常百姓定然取不得,也想不出。”唐焱岚看着安如霜解释道。

  “你很聪明……”安如霜称赞掉。

  “有的时候也很笨,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送你上路……。”唐焱岚看着安如霜对她说道。

  安如霜听到唐焱岚的话后,脸上接着就多出了一丝落寞的神色:

  “我能不能留在阳间?哪怕就多待几天。”

  “不能。”唐焱岚十分果断的回答道,没有一点而商量的余地。

  安如霜听后,也只好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算是默认。

  唐焱岚见此,闭上双眼,单手放于自己前胸,同时嘴里慢慢地念出了超度阴魂的《度人经》:

  “说经一徧,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垄病,耳皆开聪。说经二徧,盲者目明。说经三徧,喑者能言。说经四徧,跛痾积逮,皆能起行。说经五徧,乆病痼疾,一时复形。说经六徧,白发反黑,齿落更生。说经七徧,老者反壮,少者皆强。说经八徧,妇人怀姙,鸟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说经九徧,地藏发泄,金玉露形。说经十徧,枯骨更生,皆起成人。”尊崇元始天尊为至高无上之神。”

  随着十遍经文念完,唐焱岚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大吃了一惊!

  因为在他面前的那个叫安如霜的女鬼,并没有被他所念的《度人经》给超度。

  “你念完了吗?”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的安如霜见唐焱岚脸色有些不好,问了一句。

  “你的八字命格是什么?!”唐焱岚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听到唐焱岚的话后,虽然有些不太通晓,但依旧回答道:

  “贞观二十年,怎么了?”

  “贞观二十年?戊戌年……西元638年,庚辰,庚辰,庚辰,庚辰……”唐焱岚推算出安如霜的八字之后,在嘴里面默念了一遍,接着脸色大变,惊呼出声:

  “龙瞳凤颈,九五之尊!!你……你是当今圣后?!”推算出安如霜的八字之后,唐焱岚脑海之中首先想到的就是现在手握军权、处处监国、二圣临朝、垂帘听政的唐高宗李治的皇后:武则天!

  只不过,她什么时候薨(死)的?又是因何而亡?又为何自称自己为安如霜?这个时候,唐焱岚脑子有些乱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龙瞳凤颈?什么九五之尊?什么当今圣后?”此刻的安如霜面带疑惑的看着唐焱岚问道。

  唐焱岚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有些疑惑地看着她问道:

  “你不是当今的升圣后武则天?”

  “武则天?我怎么可能是她啊,她是当今圣后,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而已。”安如看着唐焱岚认真的回答道。

  唐焱岚紧盯着安如霜的双目,见她并不像是说慌的样子,而且若是当今圣后武则天若是薨(死)了的话,那么天下恐怕早已大乱。

  想到这里,唐焱岚便接着对安如霜问道:

  “那你是因何故卒亡的?”

  安如霜看着唐焱岚说道:

  “因病而终。”

  “什么病?”

  “说来可笑,伤风而已……”

  “不可笑,害你而亡的不是病,而是命……。”唐焱岚负手而立,看着安如霜说道。

  安如霜一楞:

  “此话何意?”

  唐焱岚摇头:

  “你以后会懂的,好了,既然你命为九五,又带星宿之格,不是我能渡的了的,既然渡不了你,我也应该走了,你自己留在阳间好自为之。”唐焱岚说完,转身走人。

  安如霜见此,忙快步追了上去,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现在已经对这个叫唐焱岚的神秘男人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好奇感,想跟着他,了解他。

  “你跟着我干什么?”唐焱岚回头看着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安如霜问道。

  “你刚才说过要送我走的,既然你送不走我,你得负责到底,说不定你走了以后,那个黑脸蛋再来找我怎么办?”安如霜看着唐焱岚开口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

  “你得保护我……”

  “笑话!我是道士,你是鬼,势同水火,相对而不能相立!”

  “水若是没火,怎能沸?”安如霜问出了一句让唐焱岚哑口无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