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活人禁忌》安如霜,唐焱岚番外(三)

《活人禁忌》安如霜,唐焱岚番外(三)

  一阵冷风吹过,站在原地的那个黑脸蛋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他是鬼,并不怕冷,然而他却打了一个冷颤,因为风吹过冷的是人的身体,但“唐焱岚”这三个字,冷的却是他的心……

  “你……你真的是龙虎宗的唐焱岚?!”黑脸蛋有些狐疑地看着站在他面前这个视自己安之若素的年轻男人开口问道。

  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多年前名字就在阴阳两界远播的唐焱岚竟然长得如此年轻。

  “不信?”唐焱岚听到黑脸蛋的话后,嘴角微微上翘,双脚同时一动,身形一闪,朝着那个黑脸蛋就冲了过去,身法快似闪电,末带残影。

  黑脸蛋还没反应过来,只看见眼前人影一闪,唐焱岚的声音便从他的身后传了出来:

  “如果我想要你的命,你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

  黑脸蛋当下一惊,当下就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样的快如鬼魅的身法和速度,莫说是这个不着调的年轻人,哪怕是一头猪在他的面前施展出这样的身法,它说自己是唐焱岚他都相信!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看不清身法的阳人并不多,龙虎宗的唐焱岚便是一个。

  “好,我走,我马上走……”黑脸蛋转身看着唐焱岚说道,此时在他的心中虽有不甘,但是却不得不作出了妥协,因为他并不想为了一个女鬼就葬送了自己的宝贵的性命,即使这个女鬼美若天仙……

  “但……我怎么说也是个鬼差带领……”黑脸蛋脸上有些挂不住的看着唐焱岚提醒道。

  唐焱岚听后,马上领悟,微微一笑:

  “龙虎宗唐焱岚,恭送阴差带领大人上路。”说着他单手放于前胸,微微低头,施一道家恭送之礼于黑脸蛋。

  “哼!”黑脸蛋冷哼一声,不再言语,左手一挥,当下那些绑在女鬼身上的黑色铁链化为一层黑烟,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黑脸蛋则是马上转身走人,消失在夜空之中。

  在下一刻,夜色之中,只剩下了唐焱岚和站在他不远处的那个漂亮的女鬼。

  夜晚显得有些清冷,月光也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穿过夜色静静照射在地上,将地面点缀得斑驳陆离。

  “唐焱岚?你叫唐焱岚吗?”女鬼看着唐焱岚当先开口问道。

  “对,你呢?”唐焱岚问道。

  “我叫安如霜,安定的安,如果的如,冰霜的霜。”这个叫安如霜的女鬼看着唐焱岚很仔细的把她自己的名字介绍给了他。

  唐焱岚听后,略一沉吟:

  “安如霜?好名字,给你起这个名字的人,多数为官。”

  安如霜听到唐焱岚的话后,微微一楞,双眼之中明显多出了一丝吃惊的神色,很显然唐焱岚刚才猜测的话,是对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安如霜十分不解地看着唐焱岚问道。

  “安定的生活就如冰霜,看似美好,却永远都不能永恒。能用名字表达出这种意境的人,除去为国患得患失的官场中人,平常百姓定然取不得,也想不出。”唐焱岚看着安如霜解释道。

  “你很聪明……”安如霜称赞掉。

  “有的时候也很笨,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送你上路……。”唐焱岚看着安如霜对她说道。

  安如霜听到唐焱岚的话后,脸上接着就多出了一丝落寞的神色:

  “我能不能留在阳间?哪怕就多待几天。”

  “不能。”唐焱岚十分果断的回答道,没有一点而商量的余地。

  安如霜听后,也只好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算是默认。

  唐焱岚见此,闭上双眼,单手放于自己前胸,同时嘴里慢慢地念出了超度阴魂的《度人经》:

  “说经一徧,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垄病,耳皆开聪。说经二徧,盲者目明。说经三徧,喑者能言。说经四徧,跛痾积逮,皆能起行。说经五徧,乆病痼疾,一时复形。说经六徧,白发反黑,齿落更生。说经七徧,老者反壮,少者皆强。说经八徧,妇人怀姙,鸟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说经九徧,地藏发泄,金玉露形。说经十徧,枯骨更生,皆起成人。”尊崇元始天尊为至高无上之神。”

  随着十遍经文念完,唐焱岚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大吃了一惊!

  因为在他面前的那个叫安如霜的女鬼,并没有被他所念的《度人经》给超度。

  “你念完了吗?”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的安如霜见唐焱岚脸色有些不好,问了一句。

  “你的八字命格是什么?!”唐焱岚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听到唐焱岚的话后,虽然有些不太通晓,但依旧回答道:

  “贞观二十年,怎么了?”

  “贞观二十年?戊戌年……西元638年,庚辰,庚辰,庚辰,庚辰……”唐焱岚推算出安如霜的八字之后,在嘴里面默念了一遍,接着脸色大变,惊呼出声:

  “龙瞳凤颈,九五之尊!!你……你是当今圣后?!”推算出安如霜的八字之后,唐焱岚脑海之中首先想到的就是现在手握军权、处处监国、二圣临朝、垂帘听政的唐高宗李治的皇后:武则天!

  只不过,她什么时候薨(死)的?又是因何而亡?又为何自称自己为安如霜?这个时候,唐焱岚脑子有些乱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龙瞳凤颈?什么九五之尊?什么当今圣后?”此刻的安如霜面带疑惑的看着唐焱岚问道。

  唐焱岚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有些疑惑地看着她问道:

  “你不是当今的升圣后武则天?”

  “武则天?我怎么可能是她啊,她是当今圣后,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而已。”安如看着唐焱岚认真的回答道。

  唐焱岚紧盯着安如霜的双目,见她并不像是说慌的样子,而且若是当今圣后武则天若是薨(死)了的话,那么天下恐怕早已大乱。

  想到这里,唐焱岚便接着对安如霜问道:

  “那你是因何故卒亡的?”

  安如霜看着唐焱岚说道:

  “因病而终。”

  “什么病?”

  “说来可笑,伤风而已……”

  “不可笑,害你而亡的不是病,而是命……。”唐焱岚负手而立,看着安如霜说道。

  安如霜一楞:

  “此话何意?”

  唐焱岚摇头:

  “你以后会懂的,好了,既然你命为九五,又带星宿之格,不是我能渡的了的,既然渡不了你,我也应该走了,你自己留在阳间好自为之。”唐焱岚说完,转身走人。

  安如霜见此,忙快步追了上去,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现在已经对这个叫唐焱岚的神秘男人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好奇感,想跟着他,了解他。

  “你跟着我干什么?”唐焱岚回头看着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安如霜问道。

  “你刚才说过要送我走的,既然你送不走我,你得负责到底,说不定你走了以后,那个黑脸蛋再来找我怎么办?”安如霜看着唐焱岚开口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

  “你得保护我……”

  “笑话!我是道士,你是鬼,势同水火,相对而不能相立!”

  “水若是没火,怎能沸?”安如霜问出了一句让唐焱岚哑口无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