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章 鬼唱戏

第四章 鬼唱戏

  “你在家待着,哪都不能去。”爷爷没有答应我这个要求,说完之后便跟着程木匠媳妇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哼!你越是不让我去,我偏去。”

  看着爷爷远去的身影,我在心里想着。

  所以我便抽空趁着奶奶收拾桌子的时候,偷偷摸摸地从家里溜了出去,朝着程木匠家里跑去。

  刚跑到程木匠家里的时候,我便发现他家院子里的门灯亮着,而且在他家门前围着好多村里看热闹的人。

  我看到之后,没有去大门,而是朝着程木匠家里的墙上爬了上去,想在墙上面往里看看到底程木匠怎么了?

  爬上墙之后,还没等坐稳,我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三哥,你拉我一把,我爬不上去。”我一看原来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墙下。

  “你怎么来了?爬的时候小心点,你那体重危险的很,别把墙给压塌了。”我一边伸出手去拉雷子,一边问道。

  “我早就来了,刚想给你打电话让你一起来看热闹,我就看到你在爬墙,所以我就过来找你了。”雷子爬上来之后,看着我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我看着雷子问道。

  雷子摇头:

  “具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村里的人说,程木匠家好像是让鬼给上身了。”

  就在我和雷子刚在墙上坐稳的时候,一个极为刺耳的声音传进了我俩的耳朵里面:

  “见玉兔(哇)玉兔又早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

  听到这段声音之后,我坐在墙头上,当场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冷汗直流,虽然我听不太懂,但是也明白,这分明是京剧的曲调!

  谁大晚上的在这程木匠的院子里唱京剧?!

  顺势往院子里一望,看清之后,我当时就感觉头皮发麻,差点儿吓得从墙头上给翻下了去。

  只见院子里的程木匠站在中间,此刻正手掐莲花指,一边走着台步,嘴里却发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唱着京曲儿:

  “金色鲤鱼在水面朝,啊水面朝,长空雁,雁儿飞,呃呀雁儿啊,雁儿并飞腾……”语调阴柔,脸色发暗,眼睛带着亮光,唱戏的表情十分投入,身段也十分轻柔,就好像古代的一个戏子一般。

  伴随着他唱戏的声音和奇怪的动作,门灯上的灯光也是忽暗忽明,整个院子,显得格外的诡异和恐怖。

  而我爷爷和程木匠的媳妇就站在他面前的不远处,我清楚地看到,爷爷屏息凝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正在唱戏程木匠。一脸凝重之色。

  程木匠的媳妇,也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想上去劝,却挨了程木匠一巴掌,她被自己的家的汉子这样的改变,吓得不轻。

  看到这里,一股凉意从我的脚底窜到了心头,这程木匠怎么回事?这怎么半夜突然学着女人唱起了戏?而且唱的十分标准,不比电视里的差,这不奇了怪了?

  这都是一个村的,也知根知底,程木匠他小学都没毕业,没什么文化,就是一个干了一辈子木匠活儿的大老粗,他怎么突然会唱起京剧?而且还是女声反串!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要不是我亲眼见到,打死我都不相信。

  这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要是说出去,可非得乱套不可。

  这时在一旁的雷子用胳膊蹭了我一下:

  “三哥?程木匠那是怎么了?他……他怎么大晚上唱起戏来了?难道还真是让鬼给上身了?”雷子问的话的时候,

  我听了雷子的话后,看着院子里还在边跳边唱的程木匠对他说道:

  “我也不清楚,咱先看看再说。”

  虽然我嘴上说不清楚,可是心里却觉得程木匠很有可能是被鬼给上了身,闹了撞客,而且这个撞客还是一个非常喜欢唱京剧的女鬼!

  要不这一连串怪异的事情,怎么解释?

  我爷爷在院子里一直等到程木匠唱完这首曲子,才盯着他鼓着劲儿问道: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说!”

  程木匠看了我爷爷一眼,先是走了一圈儿台步,然后用兰花指一指我爷爷,嘴里说道:

  “你问什么?”语调像是女人,而他那双眼无神的眼睛深处,却是深处有一丝恶毒,让我感觉此刻说的话的人,并不是那个平时话很少,只知道低头干活老实巴交的程木匠。

  “我问你是谁?附在老程身上干什么?!”爷爷语气很是强硬,随着爷爷这句话,也证实了的确有什么东西附在了程木匠的身上。

  “你问我是谁?我还要问你是谁?老头子,我告诉你,闲事可不要多管,掂量掂量自己,多管会死人。”程木匠一脸阴沉地看着我爷爷说道,语气也有些阴阳怪气。

  我爷爷听到这里,话也不多说,直接从背包里抓出了一把白灰,一下子朝着那程木匠的脸上就扔过去一把。

  程木匠被我爷爷扬了一脸的白灰之后,身体竟然开始不停地发抖,而且越抖越厉害,嘴里面也跟着冒起了白沫子。

  “都别看热闹了,赶紧来几个人帮忙把老程按在地上!”我爷爷朝着一直在门口前看热闹的人群喊了一声。

  接着就有三四个身强体壮的中年庄家汉前后跑进了院子,按照爷爷的吩咐,把程木匠放倒在地上,有人按着手臂,有人按着大腿。

  “不够,再来俩!”我爷爷见此有朝着大门口喊着叫人。“待会儿你们可千万按住了,要是让他挣开了那可了不得!”我爷爷看着这六个中年汉子嘱咐到。

  “我说左叔,你就放心得了,这老程木匠都这把年纪了,能有多大力气?我们六七个大老爷们还按不住他?”其中一个中年看着我爷爷说道。

  “就是,咱乡下种地的什么没有,就是有一身子力气!”另外一个人也说道。

  我爷爷也没有多说什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条麻绳,在麻绳的上面撒上了一层之前用过的那种白灰。

  “按住了!”爷爷喊了一声,便用那条麻绳朝着躺在地上的程木匠身上绑了上去。

  先是从双脚,然后慢慢地往上绑。

  这些绳子绑在程木匠身上之后,程木匠突然面目狰狞,开始张口乱叫,而且还在骂我爷爷:

  “你这老东西,不识个好歹,今天我就要了你的老命!”程木匠说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双手一用力,直接从按着他的那些汉子手中抽了出来,左右一扫,直接把那些按着他的汉子就扫了出去!

  见此一直在看热闹的人就是一阵骚乱,这程木匠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六七个中年汉子竟然都按他不住!

  从地上爬起来的程木匠,犹豫都没有,朝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我爷爷就扑了上去,直接把他给压在了身下,双手掐住了我爷爷的脖子。

  一脸穷凶极恶地看着我爷爷语气冷森森地骂道:

  “我让你多管闲事,今天我就掐死你这老头!!”

  我见到自己的爷爷被那鬼上身的程木匠压在身下掐住了脖子,马上红了眼,之前的恐惧早就烟消云散,从墙上跳了下去,快速地朝着程木匠就跑了过去!

  跑到程木匠的身后,我伸出胳膊,从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就使足了劲儿地往后拽,想把他从我爷爷身上给拉开。

  程木匠被我勒住脖子这么一扯,放开了我爷爷,转过头一脸狰狞地看着我!我被他这么一看,就好像一盆凉水从头浇了下来!让我全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