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章 鬼下咒

第六章 鬼下咒

  听了他的话,我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推开屋门,走了进去,来到爷爷的房间,便看到他躺在炕上,奶奶坐在炕头边,一个劲的给他揉着胸口。

  我这才看清,爷爷的胸口上也被那只附在程木匠身上的女鬼给伤到了,一片紫黑的淤青。

  “爷爷,你没事吧?”我看到爷爷这个样子,鼻子一酸,差点儿流下了泪。

  爷爷听到我的声音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对我笑着说道:

  “十三来了?爷爷……咳……爷爷没事。”

  我能看得出,爷爷那强撑出来的笑容是多勉强。

  “爷爷……”看到爷爷这幅样子,我心里难受的要命,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爷爷如此虚弱,面色就和一张白纸一般,甚至连话都说不大声。

  “爷爷真没事,十三你先去帮我倒杯水。”爷爷看着我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忙跑到外屋,给爷爷倒了一碗热水,怕烫到爷爷,我把乘着热水的碗放在装满凉水的水桶里,等碗里的水不烫了,才给爷爷端了进去。

  爷爷把碗里的水喝完之后,把碗放在炕头边上的一个柜子上。

  “十三,程木匠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伤到旁人?”爷爷面带焦急地看着我问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却还想着别人。

  我只好把爷爷昏迷之后的事情告诉了他,当然,还有我用转头把程木匠的脑袋给砸开了花的事情,一并告诉了爷爷。

  爷爷听完我说的话之后,一点头,忙我奶奶说道:

  “你先跟村里的人去老程家里看看,别撞客没了,人再让咱孙子给拍坏了。”

  我奶奶听到我用转头把程木匠的脑袋给砸破了,心里也是一阵忐忑,虽说我和爷爷是去帮忙,这可真要是给他砸出个三长两短来,那就麻烦大了。

  所以我奶奶听了爷爷的话之后,急匆匆地就从屋子里赶了出去,叫着院子里的人,朝着程木匠的家里赶去。

  “爷爷,你给我找的那个女鬼媳妇……”我话还没有说我,爷爷便打断了我:

  “十三,你把胳膊伸过来我看看。”爷爷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道。

  我听了爷爷话,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把左手的胳膊伸了过去。

  爷爷用手拉住我的胳膊,低头看了一会儿,额头上便冒汗了,脸色极为难看,拉着我胳膊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

  “爷爷,你怎么了?”我看着爷爷这幅样子,有些担心地问道。

  “鬼、鬼下咒……”

  爷爷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双眼发直地一直盯着我的手腕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顺着爷爷的目光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在我自己左手的手腕中间,隐约出现了一个米粒般大小的黑点。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奇怪黑点儿,再结合之前安如霜对我说的话,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忙对爷爷问道:

  “爷爷,这手腕上的那个黑点儿是什么?鬼下咒又是什么?”

  许久,爷爷才叹了一口气儿说道:

  “唉!这都是命啊,之前那个撞客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怨念太深,魂飞魄散之前还想拖着你走,所在就在你身上下了咒,这种鬼临死之前下的咒会在你身体中产生一股怨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怨气会越来越多,直到全身皮肤肿大、起泡、坏疽以及溃疡而亡,根本没人能解,这个叫如霜的姑娘,她又救了你一命,这一次她为了救你,把你身上的鬼下咒,全部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所以……”爷爷说道这里停了下来。

  听到爷爷的话,我有些慌神了,忙看着爷爷问道:

  “要是她……她中了鬼下咒会怎么样?也会死吗?”

  “因她不是冤死,这股强烈的怨念强加在她身上,轻则魂魄受损,鬼识混乱,失去记忆,流离失所。重则魂飞魄散!鬼死为冭(tai)!”爷爷叹着气对我说道。

  全身发颤,直到现在我才对安如霜有了充分的认识,曾经我还以为她是为了我家的世代供奉,才答应嫁给我,并且护着我。

  现在看来,自己太混蛋,太小人之心了。

  “她……她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死……”我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在我从小的记忆中,我这个女鬼媳妇那就是天下无敌的存在,怎么会让一个小小的撞客鬼下的咒丧命?

  爷爷叹着气对我说道:

  “如霜她是阴鬼,身带阴气,强行吸走枉死鬼下在你身上的怨气,相克相冲,即使她道行再深也不行,要不是她,你现在早就去阎王那报道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鬼分三大类,阴鬼、煞鬼、怨鬼。鬼气也分三种:阴气、煞气、怨气。

这三种鬼气相克相冲,不能共存,安如霜把这股怨气强加于身,所以即使她道行再高也不行。

  听了爷爷的话,我心里更难受了,抬头问道:

  “爷爷,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她?”

  爷爷又深深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看着炕头皱着双眉,一句话不说。

  见此,我更急了,九岁那年,没有一个女鬼愿意嫁给我,她却选择我,把我全家从那条长虫精的魔爪中救出,一直陪伴我到现在,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为了救我而魂飞魄散。

  绝对不能!

  “爷爷,你快想想办法啊。”我看着爷爷着急地说道。

  爷爷低头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窗外一眼,才对我说道:

  “十三,你先回去睡觉,爷爷帮你想办法,爷爷保证一定帮你想到办法。”

  得到了爷爷的保证,我虽然心里还有一丝担忧,但也只能听爷爷话,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躺在木床上,我一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中都是安如霜对我说的话:

  “左十三,谢谢你能让我伴随在你身侧九年,不过我与你的阴阳夫妻之缘,可能就走到今天了,此世遇君,妾之所幸,如霜知足,望君安好,再见……”

  想着想着,我便流下了泪,虽然爷爷答应我一定会想到办法,可是我隐隐觉得,这件事儿不是爷爷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

  否则爷爷也绝对不会那么为难,我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月光,心中膨胀起的只有心伤和沮丧。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或者说是女鬼,彻夜难眠,我想我是爱上安如霜了,爱的很突然,也很彻底……

  不知过去了多久,就在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一个悦耳又空灵的女人唱歌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谁解相思味,谁盼良人归,谁捧胭脂泪,谁描柳月眉,谁将曲中情怨,谁思红袖轮回,谁一腔相思错付,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苍凉,不惹情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冷暖自知,干净如始……”

  四周飘荡着这种天籁般如百灵和夜莺一样婉转动的歌声,让我的之前的困意全效,我忙从床上坐了起来,从听到第一个字开始,就知道唱歌的是谁。

  正是安如霜。

  因为我对她的声音太熟悉了。

  歌声唱完,我还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好听。”我说道。

  “我有好久好久没给别人唱过歌了,这算是我送你最后的礼物。”安如霜的声音老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让我捉摸不透她到底在哪。

  “如霜你放心,没事的,我爷爷说一定会想办法救你。”我看着四周对安如霜说道。

  “你有这份心,如霜便知足了,为自己的丈夫付出,在我们那个年代是女人的荣幸,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你别这么说,我爷爷从来不会骗我,真的,他说的会想办法就一定会想办法。”我说道。

  安如霜听了我这句话之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找话题的问道:

  “你说话的语气怎么和我第一次遇到你不一样了?变得更像是我们现代人了。”

  “我跟在你身上的玉佩里面九年,若是连你们这个年代的人说话都学不会,岂非太笨了。”我话音刚落,安如霜便对我说道。

  看来她一直都陪在我身旁。

  听到她的话之后,我对她的样子更加好奇了,忍不住问道:

  “你能让我看看你吗?”

  “糟糠之妻,有什么好看的?”安如霜的声音传来。

  “我都娶了你九年了,却连你一面都没有看到,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这九年里,我幻想过无数次安如霜的样子,所以她话音刚落,我便问出了口。

  安如霜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才在我身边响起:

  “你确定要见我?我可是鬼,或许我长得比那个被撞客上身后的程木匠都要恐怖吓人。”

  我认真的说道:

  “不管你长什么样儿,我都想看,我幻想了九年你的样子,说实话,有时候我把你想象成小龙女的模样,有时候却把你想象成凤姐的模样……”

  “凤姐?她是谁?听她的名字应该很漂亮。”安如霜说了这句差点儿让我吐血的话。

  “呃……这个……对了,你身上的鬼下咒什么时候会发作?”我担忧地问道。

  “三天之内。”安如霜平静地说道。

  我心凉了半截……

  这一晚,我和安如霜聊了很久,这也是九年以来我第一次单独和她聊天,我们越聊越投机,越投机我的心便越沉重,直到走的那一刻,她也没有让我看到她的容貌。

  其实我知道,她在担心,担心我看到她的样子之后,会记住她,她不希望的记住她,因为她觉得自己这次真的会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