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八章 清风道长

第八章 清风道长

  爷爷犹豫了一会儿,一咬牙双眼看着我说道:

  “唉,看来天意让你走这条路,爷爷也不拦着你了,在北九水的背面山脚,有一个青竹观,爷爷早年听说那里的观主降服过尸变的僵尸,道术也是精通的很,爷爷带你去拜他为师,利用暑假这段时间,让他教你能捉鬼降妖的道术,等你学会了再去寻找那尸菌也不迟。”

  我见爷爷有了让步,终于松了口,忙一口答应:

  “好!爷爷谢谢你。”

  就这样,爷爷先是带着我回家收拾东西,顺便知会奶奶一声,这才和我再次朝着北九水的青竹观赶去。

  一路无话,我骑着三轮车带着爷爷,按照他指路,抄近路到了青竹观。

  在青竹观的大门口,从爷爷三轮车上面下来,我也打量起了这个青竹观,发现和普通的道观没什么两样。

  硬要找出点儿不一样,无非就是观名了……

  爷爷在观门口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出来开门,我便对爷爷问道:

  “爷爷,这个道观里是不是没有人?”

  爷爷也有些疑惑地看着观门对我说道:

  “不应该啊,这人要是不在里面的话,门怎么会在里面锁起来?”

  “我爬墙进去看看。”我说着不等爷爷答不答应,直接窜上了墙头,翻过墙,跳到院子里的时候,爷爷的声音才从外面传了进来:

  “十三!别胡闹,赶紧出来!”

  “爷爷,我看看里面有没有人,没人我就马上出去。”我说着朝着道观里面的一个开着门的屋子里走了过去。

  刚走近,还没进屋,我就听到了屋里面有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卧槽!谁特么又送的人头?!懂不懂打野?!……妈了个鸡,又一个挂机的,这特么一到暑假LOL没法玩了,没法玩了!全是小学生!”

  我听到屋子里的这几句话,顿时就石化在了当场,我这是来了道观,还是进了网吧?

  我顺着屋子里走了进去,一进屋,便看到了一个男人正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键盘也被他按的啪啪响。

  电脑后面的墙上,则是挂着一幅对联,上联写:

  “拳打挂机口水狗。”

  下联写:

  “脚踢越塔送头猪。”

  横批:“撸神”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感觉自己来错了地方,这哪是什么道术高手,分明是一堕入网游毒害的失足中年单身抠脚大叔!……

  “艹!对面五个人四个超神的,没法玩了!!”那个中年男人骂了一句,气乎乎地把耳机摘下来扔到了电脑桌上,他刚起身,我便看到了他穿在身上那印有蜡笔小新的沙滩裤……

  当然,他也同时看到了我。

  “你小子是谁?怎么进来的?”那个男人留着一捋胡子,瘦的跟个猴儿一样,此刻正一脸狐疑地看着我问道。

  “我……我爷爷带我来这里的。”我看着他有些心虚,毕竟我这属于私闯,不占理儿。

  “啥?你爷爷,你爷爷是谁?”那个男人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爷爷就在大门口。”我说道。

  “你等着。”那个男人说着去了屋子里面,不一会儿,便穿着一身黄色的道袍走了出来,步法飘逸,双眼迷离,发型凌乱,胡子拉碴,实有一番仙风道骨……

  难道他就是这个青竹观的观主?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他的道袍左胸上为什么会有一个“阿迪达斯”的标志?转念一想,估计是我思想跟不上了,这道袍也都进口了。

  “小兔崽子,你前面带路。”这位观主对我说了这么一句,他自己却走在了我的前面……

  他打开门之后,我爷爷看到这位观主的时候,赶紧上前几步拱手说道:

  “道长,我孙子不懂事儿,没打招呼就翻墙爬了进去,您可千万别见怪,是我管教不严。”

  这位观主先是看了我爷爷一眼,身子一正,然后说道:

  “你带着你孙子来我这青竹观有什么事儿?本观主在观内修身练道,没有香火钱请勿打扰。”

  听了他这句话,我站在他身后,当时就想朝着他屁股上来一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这人脸皮都能当防弹衣了,明明在屋子里撸,偏偏说自己在修身练道,不要个脸啊。

  我爷爷听了他的话,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红色钞票递给了上去:

  “这是给道观的香火钱,钱不多,也是我和孙子的一片心意。”

  “你……你这,你看来就来呗,这么客气干什么?!俗不俗?心意到了就成!主要是心意!”那个观主嘴上说着,手上却把我爷爷递上去的钞票装进了口袋。

  “来来来,老先生进来喝茶,哎慢点,台阶有点高……”

  看了这个青竹观观主的前后改变,我愣住了。

  和爷爷一起跟着观主走了进去,他带着我和爷爷来到道观的大厅,上茶,之后分宾主落座。

  爷爷才对他表明了来意,就是想让他收我为徒,跟着他学习道术。

  那个观主听了我爷爷的话之后,先是喝了一口茶,然后咳嗦了一声说道:

  “你这还真算找对人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道号清风道长,是这个青竹观的观主,也是茅山龙虎宗宗主,老先生我不瞒你说,你孙子要是跟着我学道术,那可是平步青云,不管是前途还是钱途都是一片光明啊……”

  坐在一旁听着他们谈话的我,有种直觉,这个清风道长以前一定是干传销出身的!

  爷爷却一直在点头,看样子他对那个清风道长说的话,信以为真了。

  “不过老先生,咱话又说回来,虽然我这个人视金钱如粪土,吃点儿糙米粗康没事,我看你这个宝贝孙子不想吃过苦的样,他跟着我怕他吃不惯啊,你看这……”清风道长看着我爷爷一脸心痛地说道,表情极为真诚。

  听了那个清风道长的话,下一秒,我便有种爷爷口袋里剩下的钱恐怕要保不住的预感……

  “这个好说,我也不能让他在您这里白吃白喝白学艺,这钱您收下。”爷爷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钱,递给了清风道长。

  看到那叠钱,我心里就有些发酸,虽然爷爷经常给人算命,但是从来分文不收,这些钱,也不知道他和奶奶存了多久。我暗下决心,等大学毕业以后,一定好好工作,赚钱好好的孝敬他们二老。

  “你看你客气的,我这替三清天尊收下了啊。”清风道长说着把钱收了起来。

  “来来来,拜师拜师。”清风道长收下爷爷的钱之后,一脸堆笑地对着我摆手。

  虽然我心里对这个看似非常不靠谱的清风道长有些偏见,但是本着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的原则,还是准备拜他为师,最重要的是,爷爷钱已经花了!

  磕头拜师,奉茶,然后给祖师爷上香,在祖师爷三清天尊的石像前,清风道长递给我香的时候,一脸慎重地看着我问道:

  “你可要想好了,确定拜我为师?”

  我点头。

  “想好了。”

  “我们道家这一行,入行之后,命理就不再完整,必受五弊三缺之灾祸,不再有正常人完整的命理,你真想清楚了?”清风道长又一次问道。

  “想清楚了。”钱都给到你口袋了,我要是再想不清楚,那不是傻蛋吗?

  清风道长点头,也没再说什么,领着我给祖师爷上了香,在上香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清风道长表情极为庄重和尊敬,上香请祖师爷的动作也小心谨慎,是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上过香,我这才算进入了道家的大门,成了他口中什么茅山龙虎宗宗主的首席大弟子……

  爷爷见我拜了师,又和清风道长客套了几句,这才带着去三轮车里拿我的行李,背着行李,我听了爷爷嘱咐了半天,要听清风道长的话,勤快儿点,多长眼力劲之类的话,这才骑着三轮车回家了。

  看着爷爷远去的背影,我发现他真的老了,也发现自己真的长大了。

  有时候,时间过的真的很快……

  时间有时候是世界上最有情的,因为它可以带走一切伤痛。

  时间有时候也是世界上最无情的,因为它也可以带走一切美好。

  任谁,也无可避免。

  目送爷爷远去,我回到了青竹观,清风道长早就在屋子里等着我了。

  见我回来,摸着自己那撇山羊胡子笑着对我说道:

  “徒弟啊,这俗话说的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师父我既然收你为徒,也得有礼物送给你,这本茅山道术大全,就当是为师送给你的见面礼!”清风道长说着从他的道袍下面拿出了一本泛黄的书。

  我打眼一瞧,这本书封面上写着三个大字“金瓶梅”!

  “我……我说师父,你好像拿错了吧?……”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啊?!这……为师博览群书、学富五车,是抱着文学的态度对待一切名著书籍,文学态度!”清风道长说着把金瓶梅收了起来,从道袍里重新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顿时就想把这本《母猪配种注意事项与技术》拍在他那的大脑袋瓜子上!

  “徒弟,看一件事情,不要光看表面,打开看看,为师这本祖传的茅山道术大全,很是珍贵,表面当然需要伪装了。”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我抱着忍一时少挨揍的心态,打开了这本《母猪配种注意事项与技术》,在第一页,果然看到了一行大字“茅山道术大全”。

  再往下翻,则是各种降妖抓鬼的方法,还有一些类似于武功秘籍的图解,包括记载了很多我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植物、器物,以及这些东西的使用方法,用来对付各种鬼怪。

  里面甚至还有一些如何给人看面相,看房屋、墓地风水的知识,看到这里我心里不免暗喜,这里要是学会了看墓地风水,肯定就能找到那养尸地。

  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多学本事,至少遇到了尸变的僵尸,也有还手和逃走的能力。

  “怎么样?师父我送你的见面礼不错吧?”清风道长看着我问道,同时从身上拿出了一盒烟,抽出一根,刁在了嘴上:

  “抽烟不?”

  我摇头问道:

  “师父,你们道士也能抽烟吗?”

  “怎么不能?现在尼姑都特么买避孕药了,你师父抽烟有什么奇怪的?!”清风道长说着拿出打火机,点上了烟,深吸了一口,然后看着我继续说道:

  “把茅山道术大全随身带好,千万别弄丢了,行李先放在这里,跟我来。”

  听到我这个的清风师父的话,我只好跟在他身后走出了屋子,来到了后面。

  在后院的一片菜园子旁停了下来,清风道长指着菜园子里的菜对我说道:

  “这些给我看好了,按时浇水、施肥、除草、抓虫,还有那边的鸡也别忘记喂,前面那间屋子的是厨房,有煤气灶,做饭在那里面,对了今天晚上我想吃个红烧茄子和丝瓜汤,六点之前都得给我做好。”

  听了清风道长这些话,我当时就有生气和抓狂了,看着他就说道:

  “你这是收徒弟,还是找保姆?”

  “对了,晚上吃过晚饭,再把洗澡水给我烧开了。”清风道长好似听不到我说的话,继续自顾自地对我吩咐道。

  “不干!”我一口回绝,我也是有底线的男人。

  “啥?我是师父,你是徒弟,师父让徒弟干点儿活怎么了?”清风道长一脸吃惊地样子看着我,好似我要是不干,就得应该枪毙一样。

  “我不干,我是来学道术的,不是来喂鸡种菜的。”我说道。

  “不干我就不教你道术,你干不干?”清风道长看着我问道。

  这一中年大叔,和我这孩子耍起了无赖!世界上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我看着他那张既无赖又欠揍的脸,无奈地拿起了一旁的锄头,朝着菜园子那边走了过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反正以后跟他学会了道术,找到养尸地,然后用尸菌救安如霜,让安如霜好好整整他!

  我不信他这个沉迷游戏的瘦猴道长,能是我女鬼媳妇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