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十四章 抬棺出殡

第十四章 抬棺出殡

  “俩钟头!”清风道长说完之后,对我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我跟着他去里屋。

  我跟着清风道长走进里屋之后,他从包里依次拿出瓷碗、墨斗、红色的小瓶和几张黄色的符纸,先是把小瓶里的红色液体倒入了瓷碗中,接着又把墨斗里的墨汁倒了进去。

  “十三,你去房檐下面抓一小把土,要干的。”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我听后,忙跑出去抓了一把房檐土带了回来。

  “放在碗里面。”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把土放在碗里之后,清风道长用一根木棍搅拌,一边搅拌,一边对我说道:

  “这屋檐土,也叫百家土,聚百家之气,有驱鬼镇邪之功。”

  搅拌均匀之后,清风道长端着碗对我问道:

  “你还是童子鸡不?”

  “我……我……”

  清风道长见我支支吾吾,便狐疑地看着我问道:

  “这么小就有女朋友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用过左手还算不算是童子鸡?”说出这么隐私的话,连我这厚脸皮也不禁发烫,但是这关乎重要,所以咱得跟他说明白了。

  清风道长听了我的话之后,哈哈大笑:

  “哈哈,那算啥!给我尿碗里,尿满了!”

  “你在这里我怎么尿!”我说道。

  “人不大,毛病不少!”清风道长虽然嘴上怎么说,人却把碗递给了我。

  我拿着碗,跑到厕所里,往碗里尿满之后,端着碗回屋。

  清风道长接过我手里的碗,再次搅拌,然后拿出一只毛笔,放在我面前对我问道:

  “知道这毛笔用什么毛做成的吗?”

  我摇头。

  “黑狗毛,而且必须是童子狗!”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你可拉倒吧,狗是不是童子,你还能问它啊。”我刚对他有所改观,这又跟我扯上了。

  清风道长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接用手里的毛笔往碗里一蘸,开始朝着黄纸上写着什么。

  “十三,你可看好了,这就是六丁镇尸符的画符之术,也是我们修道之人首要学的最基本的画符之术,从上下笔,先画天运,后画子孝,再画正魂,最后画恭逢和虔具,到此一笔直下,不可有断,画符时,心要诚,意要宁,身要正,此符便成!”清风道长一边画,一边对我解释。

  我站在他身后,迷茫了、困惑了,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了……

  因为我既听不懂清风道长在说什么,也看不懂他在画什么。

  “怎么样?会了没?”清风道长停笔看着我问道。

  我看着他刚刚画好的那张复杂异常的六丁镇尸符,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要是会就怪了,当时我画了一个多月才学会。”清风道长又说出了让我想动手的话。

  画好符纸,我和清风道长走出屋子的时候,发现方伟依旧跪在他父亲的遗像前,低着头嘴里还不住地念叨:

  “爹,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

  “行了,跟着我出去,现在就出殡!”

  清风道长带着我和方伟开门走出屋子的时候,在院子外的那群人马上围了上来,清风道长清了清嗓子,对着人群喊道:

  “点主,起哀乐,挽幛、举纸扎,准备抬棺出殡!”随着清风道长这句话,已经等在外面近一下午的人群马上忙活了起来。

  前面有小孩举白旗,后面则是有人举花圈和纸扎,先出了院子,在路上等着。

  而八个抬棺的汉子也早已把绳子绑在了棺材上面,抬棺的木头也插在了绳套里面,随时准备抬棺出殡。

  “死者的长子双膝跪倒!”这时有一老大爷走到棺材前面喊道。

  方伟忙上前跪在了自己父亲的棺材面前,手捧烧纸钱的瓦盆,痛哭失声。

  “摔盆起棺!”那个老大爷喊道。

  方伟大哭一声,站起来朝着地上就把手里的瓦盆摔碎,同时清风道长跑到了棺木前面,把之前所画的六丁镇尸符纸贴在了那个血红色的棺材正前,然后喊道:

  “起棺!”

  把八个抬棺的中年汉子,肩头扛起抬棺木,同时用力,就要起棺出殡!

  随着清风道长的一声“起棺”,八个中年汉子同时用力,就要把这口红色的棺材给抬起来,可是这棺材刚离地面不足五公分,砰的一声巨响,绑在棺材和抬棺木之间的麻绳齐刷刷地全断了开来,棺材落在地上,砸起了一阵尘土。

  抬棺材的那几个汉子,好几个被闪倒在地,围观的人群顿时再次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方伟夫妻不孝,也有人说老头子还有心愿未了不想走,甚至还有人说方伟他爸这是要诈尸!

  总之,出殡的场面乱成一团。

  这一现象,把当时在场的我给吓了一跳,那抬棺材粗麻绳最起码有一成年人的大拇指粗细,怎么抬一个两三百斤重的棺材就断了呢?

  一直跟在棺材后面的方伟回过头,吓得先给跪着给自己的父亲连着磕了几个头,然后才回头苦着脸看向清风道长,此时的清风道长也是双眉紧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口红名棺材。

  马上就要落下的夕阳照在这口大红色的棺材上面,朱漆反射的光芒,使得它在人眼里,更显妖异,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抗拒心理,谁也不愿靠前。

  “砰!”棺材里面突然传出了一阵闷响,一直拴在门口的大黄狗就好像吃错了药,发狂地冲着那口棺材叫个不停。

  刚才棺材里的那一声闷响顿时把院子里的人吓得不轻,虽然天黑没黑,但是这躺着死人的棺材里面发出闷响代表着什么,不用明说,在场的心知肚明,那就是方伟他爹,要“诈尸”!!

  “棺材上的符纸烧起来了!!”人群中不知道哪一个喊了一声,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清风道长刚才贴在棺木上的那种“六丁镇尸符”上看了过去。

  果然,那张贴在棺木之上的“六丁镇尸符”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自燃了!

  清风道长见此,右手快速往口袋里一掏,身子一动,朝着那口棺材就冲了过去。

  我看到这里,心里马上充满了兴奋和期待,我这个不怎么靠谱的师父,现在终于要展现他的真本事了!我得认真点儿好好看,趁机学上两手。

  谁知接下来的发生的一幕,让我差点儿没找块喜之郎果冻撞死!

  这清风道长走近那棺材之后,快速地把棺材上面燃烧到一半的“六丁镇尸符”拿了下来,然后右手麻利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十分装逼的用那张还没有彻底烧完的符纸,给自己点上了烟……

  这特么都什么时候了?他还不忘装逼!我当时就想从地上捡块砖头给他扔过去,让他知道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句话的真实性。

  清风道长点上烟之后,站直身躯,先是深吸了一口烟,故作出一副道法高人的模样,低头深思了一会儿,这才看着早已目瞪口呆地众人说道:

  “大家别怕,这天还没黑呢,有什么好怕的?这爷子只不过是生前还有心愿未了,这和他儿子和儿媳没多大关系,你们有没有人知道这躺在棺材里的老爷子还有什么心愿?”清风道长之所以在这种场合问,是怕他方伟和他媳妇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们。

  众人听了清风道长的话之后,马上开始七嘴八张议论了起来,有人说放不下他那两个孙子,也有人说或许他还有存款死之前没能说出口,总之说什么都有,不过那些人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清风道长听后,忙让方伟把他那两个孩子叫到了棺材跟前跪下,让两个孩子的爷爷了了这最后的心愿,好能安心上路。

  清风道长看着方伟的两个孩子来到棺材前跪下之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符纸,贴了上去,可是符纸刚贴上去不久,自己又烧着了。

  看来这老爷子最后的心愿不光是这两个孙子,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这个时候,就连清风道长也没了办法,一个劲的抽着烟盯着那口大红色的棺材,嘴里还低声自语道: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难道还真得在院子里把他烧了不成?”

  在这种气氛十分紧张的局面下,突然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一个老头走到了清风道长面前,佝偻着身子对他说道:

  “道长,你说我老大哥是不是想他的猫?”

  “猫?”清风道长听到那个老头的话,转头看着他问道。

  “对,我老大哥生前养了一只大花猫,听话的紧,一只陪着我大老哥,他去哪,那猫就跟着去哪,这不我大哥近些年得了病,到后来只能在炕上躺着,人下不来,那只猫也一直在炕上陪着他,别看那是只猫,我老大哥和它感觉可深着呢,我猜我老大哥是不是想临走之前再看看他的那只猫?”那老头对清风道长说道。

  “很有可能。”清风道长听了那老头的话之后点了点头,转身看着方伟问道:

  “你爹的猫呢?赶紧去找到抱过来!”

  方伟听了清风道长的话之后,忙说道:

  “我爹生前是养着一只猫,可是我爹现在都这样了,要是把那玩意放出来,万一诈尸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