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十五章 送走死人

第十五章 送走死人

  方伟这么说并不是没有道理,小时候我也听爷爷跟我讲过,这人死之后,是不能让猫、狗等动物靠近尸体,别说是猫狗,就连耗子都不行。

  一来是怕那些动物兽性发作,咬坏了尸体。

  二来就是怕那些畜生劫了死人的气,让死人诈尸!

  按照民间的说法就是,人活一口气,人要是死了那口气也就没了,万一不巧刚好让尸体旁边的猫狗劫了过去,死人就会产生怨念,科学点儿讲,就是这种怨念会和猫身上的静电产生共鸣,从而形成诈尸!

  诈尸之后,死去的尸体就会“活”过来,见到人就冲上去紧紧地抱住,力气出奇的大,几个成年汉子都拉不开,一直到勒死人都不松手。

  清风道长请了方伟的话之后,有些微怒地说道:

  “我让你抱过来你就去抱过来!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本道长修道数十载,还会让一只猫儿反了天不成?”

  谁知方伟却面露难色地清风道长说道:

  “道长,我爹死了之后,我媳妇嫌弃猫身上有国子(跳骚),怕咬到孩子,让她用木棍给敲死了,就……就埋在院外的树下……”

  清风道长听到方伟的话后,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指着他就骂道:

  “你们两个不义不孝的畜生!要不是你们平日里对老爷子不管不顾,他至于找只猫作伴?这下好了,人刚死,你们就作践他的心头肉,你们这么做,是诚心不让老爷子安心的走!”

  方伟听了清风道长的话,紫一块红一块的,当下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赶紧去把那猫的尸体挖出来带过来!”清风道长看着方伟说道。

  方伟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忙从院子里找了一把铁铲朝着院子外面就跑了出去,方伟人刚跑出去,这时院子里的那口血红色的棺材再次传出了一声闷响。

  “砰!”

  这声闷响顿时把院子里还在议论纷纷的人群打断,所以有都看向了那口棺材,双眼中充满了恐惧。

  胆子小的人,见此都悄悄走人回家,剩下的胆子大、好奇心强的人,也是离着那口棺材远远的,谁也不敢上前。

  清风道长走到那个棺材旁转了一圈,然后看着我说道:

  “十三,你过来。”

  我听到清风道长这句话之后,当时的心情那可是。梨花带雨、涕泗滂沱、椎心泣血!

  你说你叫谁不好,偏偏叫我过去,我是你亲徒弟不?那万一棺材里的老爷子蹦出来,给我来上一下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分分秒能绝了我家后!

  想到这里,我双手忙一捂自己的肚子,面带痛苦之色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不行了,我……我突然肚子疼,我先去上厕所!”说完之后,我也不管清风道长答应不答应,转身就跑。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站住!别给老子装!今天你要是跑了,从今往后天天睡坟圈子!!”清风道长的怒火在我身后传了过来。

  听到清风道长的话之后,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暗叹这姜还是老的辣,这清风道长实在没人性!

  我极不情愿地转过身子,缓缓地迈动步子,朝着清风道长和他身旁的那口棺材走了过去。

  越走近这口血红色的棺材,我心就跳的越厉害,这他娘的怎么越看这口棺材,我越感觉不对劲呢?

  你说这方伟买什么颜色的棺材不好,非得买个血红血红的,生怕不够渗人?!

  不过我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或许他自己知道他爹死的时候带着怨气,这传言红颜色能辟邪,所以他才买了这么一个颜色的棺材。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走到了棺材的面前,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来这头搭把手,和我一起把这棺材盖给推开!”

  听到清风道长这句话,我此时不光是肚子疼了,心都碎成片了,让我推开一个随时都有诈尸可能的死人棺材,这不难为人吗?!

  我还是个孩子……

  “还愣住干啥?!赶紧用力推!”清风道长看见我再发愣,朝着我的脑袋就是一下子。

  “师父,这男人头,女人腰,不是情人不能碰!”我抱着头虽然嘴上抱怨,可还是走到了他身旁,和他一起用力,把这个棺材盖子给慢慢地推了开来。

  棺材打开之后,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极为强烈的寒意从棺材里冒出来,这大热天硬是让棺材边上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是闭着眼睛推开的棺材盖,而且推开这棺材盖之后,我立马退后好几步,生怕这棺材里的死人突出窜出来,跟我来个亲密接触。

  倒是那清风道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眼睛一直盯着棺材里面的死人看。

  “这尸身都发福了,赶忙把猫找来!”清风道长说着便对着门外吼道。

  不一会儿,方伟便一手拿着铁锨,一手提溜着满是泥土的死猫跑了进来。

  “道长,猫来了,猫来了。”方伟跑到清风道长面前,把那是死猫递了过去。

  清风道长只是扫了一眼,说道:

  “把它洗干净,用白布包起来,再给我送过来。”

  方伟现在是吓破了胆,清风道长说的话,哪里敢不听?二话不说,忙带着死猫的跑进了屋子,不到十分钟,便用一块白布包着洗干净的死猫从屋子里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清风道长从方伟手里接过死猫之后,对着棺材里的死人说道:

  “老爷子,这人有人道,鬼也有鬼路,我知道你死的冤屈,但是人死万事了,就应该安心的走,你儿子再怎么不对,他不还是你儿子吗?就不要为难了,就让这猫,陪着你一起上路吧!”清风道长说着把那只死猫轻轻地放进了棺材里面。

  “十三!合棺!”

  我忙上前,闭着眼和清风道长把棺材盖合上,关于里面的那个死人,我可不敢看,之前在屋子里的那张相片就把我吓了个够呛,要是在看这死人,万一他猛地一睁眼,能把我魂儿吓飞到蒲家村去!

  “换绳子,重新起棺!”合上棺材之后,清风道长看着众人喊道。

  这时有几个人上前把早已准备好的绳子绑在了棺材上面,绳子打结,绳扣套上抬棺木,八个抬棺材的汉子同时站好,就准备等口令,抬棺出殡。

  “起棺出殡。”随着之前那个老大爷的一声喊话,八个汉子同时用力,直接把这口红色的棺材抬了起来,晃晃悠悠地从院子里抬了出去。

  看热闹的众人,见棺材抬了起来,不免都松了一口气,棺材刚出大门,院子里的大黄狗便不叫了,回到窝里面趴了下去,看样子也把它累的够呛,我估计它要是会说话,此时肯定会骂一句:

  “可他妈抬走了!”

  抬棺的人,跟在举旗和纸扎队的后面,慢慢地朝着墓地走去。

  清风道长站在门口一直盯着出殡队伍走出去许久,才对我说道:

  “十三,没事了,咱也该打道回府了……”

  ……

  “快点儿跑!晚上还想睡墓地是不是?就你这体质还想当道士,还想抓鬼除妖?再快点!今天晚上不想吃饭了是不是?!跑快点!馒头在招手,包子在呼唤!”清风道长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回头对正在跑步的我喊道。

  我现在的看到清风道长那欠揍样儿,就想把他脑袋拧下来当球踢,本来这路就挺远,他还故意绕路,他自个儿倒好,骑个自行车,我这连着跑了四五里地了,能不累吗?

  好不容易跟着清风道长,跑回了道观,刚想回到屋子里躺下休息休息,这腿都跑肿了一圈儿。

  “先去喂鸡,然后做饭烧水。”清风道长的话在我进屋之前,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当时就想爆发,来闹个革命,叫个地主,咱农奴翻身做次主人,但是转念一想,闹革命也得需要本钱啊,哥们儿咱现在啥也没有,拿什么闹?

  就算叫地主,咱也得有一副好牌不是?总不能拿着十七张单牌叫地主吧,省的翻牌一看,好嘛,又多三张单。

  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俗话又说的好,男子汉大丈夫,能伸能屈,喂鸡做饭去!

  一直忙活到晚上,吃过晚饭,洗过澡,我才有空休息,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床上,我一边揉这肿胀疼痛地双腿,一边把脖子上的玉佩给拿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安如霜出事之后,我没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的就会莫名的想她,这种想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带着思念,也带着忧虑……

  我自个儿忧虑了许久,才把玉佩放回了脖子上。

  看着除了一张床就是桌子的空档房间,我有些怀念外面的花花世界了。

  这清风道长也太抠门了,不说给我配台电脑,最起码给我整一台电视看也行啊,让我也能时刻了解国家大事,人生百态,不至于和这个发展飞速的社会脱节。

  得了,明天就去跟他提提要求,要不天天晚上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不得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