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十九章 你叫我师父

第十九章 你叫我师父

  “那我以后怎么办?让你说的我都不敢出门了。”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谁知他却哈哈一笑:

  “哈哈,看把你吓得,这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妖怪?在说了你是我徒弟,只有本道长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死在我前头。”

  听到清风道长对我这么说,我心里对他崇拜了起来,眼里都差点儿感动的留下来,只感觉清风道长此时太帅了!

  “你要是死我前头了,谁给我喂鸡种菜,做饭洗衣?”清风道长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我顿时就想化悲愤为力量,给他来上一脚。

  清风道长走了之后,我翻出了手机,充电之后,开机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方子燕打给我的,我直接翻过去,找到了手机相册,打开一看,顿时吓出了一声冷汗!

  之前的给蛇精变化成的“方子燕”拍的照,现在都显现出了原型,手机里都是那条黑色巨蟒对着镜头吐着蛇信子,用一双阴冷的三角眼看着我,我忙把整个儿相册全部删了,把手机丢在了一旁。

  不过那长虫精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拍照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算了,先不想了睡觉!

  我这一在床上一躺就是两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下床之外,基本都是在床上度过的,这清风道长每天除了给我送饭之外,也不多待,因为没有wifi,我无聊的时候就拿出了《茅山道术大全》看了起来。

  这两天我发现这本《茅山道术大全》不光是记载了各种道术,甚至里面还有各种符纸的画法和用途,包括各种稀奇古怪东西的用法,就连给别人看阳宅阴宅风水之术都有。

  我看的时候,心里就在暗想,要是以后学会了这书中的看风水之术,等大学毕业了,我去当个看风水先生,也能大赚一笔。

  不过在这之前,还得先跟着清风道长学习降妖除鬼的道术,找到尸菌,救安如霜才是首要之事。

  两天之后,我勉强能不用拐杖自己下床走路,这两天在床上早就把我给闷坏了,这一能走,哪肯还在床上呆着。

  我走出屋子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清风道长抱着一条小狼狗走观门外走了进来。

  “腿好了,能自己下床了?”清风道长看着我问道。

  我点头:

  “好的差不多了,师父,你怎么突然买了个小狗?”

  “这狗是给咱报信的,经过上一次的事情,我发现咱道观警卫力量严重不足,所以我去挑了个警卫队队长回来,这狗可比咱人对鬼怪的感知度要高得多,说白了,每条狗都天生生了一双阴阳眼!”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我听他这句话,怎么那么像是骂人呢?

  “那你就是狗的师父,简称狗父。”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被人这么明显的攻击,咱不能不还击。

  “我又没说你是狗,对了,我先告诉你怎么从观察狗的反应来判断是不是有脏东西来了。”清风道长说着把小狼狗放在了地上,它马上摇着尾巴撒欢般地围着我俩乱跑。

  “这狗要是见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会有很多不同的反应,比如半夜1~3点的时候阴气最重,若这断时间小狗狂吠,那多半是有不干净的东西经过咱道观,但是没有进来,只不过是路过。要是吠声长达半个小时以上,多半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停留在附近不肯离去。若是狗只在吠叫时后腿人立,尾巴下垂,则来的为厉鬼,而且这个时候狗的眼睛里沁出泪水,浑身发抖,证明厉鬼有极大的怨念,它出现的地方,必有人死!最后,如果狗半夜吠叫的方向有黑色的人影不停的晃动,那你可千万得注意了……!!”清风道长说道这里,故意停了下来。

  我忙问道:

  “注意什么?那黑色的人影又是什么?”

  “那可能是小偷。”清风道长看着我认真地说道。

  我:“……”

  清风道长对我说的这几种情况,到底以后会不会出现,我不清楚,不过现在我只知道工作又加了一项:

  喂狗。

  就在清风道长逗这只小狼狗玩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发现了他那只还缠着绷带的左手,因为天热绷带只缠绕了几层,我清楚地看到他左手上少了两根手指头!!

  “师父,你……你的手指头怎么没了?”我看着清风道长的左手声音发颤地问道。

  “啊?少了就少了呗,那么大惊小怪的干什么?”清风道长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好似少了那两根手指的人不是他。

  “是不是为了救我?”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他笑了笑摇头,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

  “为了正义……”

  听了清风道长这句话,我心里越加不是滋味儿,不用他说,我也猜的出来,他左手上那两根断掉的手指,一定是因为救我才断掉的。

  “对……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该对清风道长说些什么,大恩不言谢,对于清风道长为了所做的事情来说,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的,要不是我,他的两根手指也不会断,但是我却还是说出了口。

  “什么对不起?!再说这样的话,你就别认我这个师傅,对了你腿好的怎么样了?”清风道长看着我问道。

  “好的差不多了,现在自己能走了。”我说道,心里却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清风道长不过才和我认识几天而已,他却为了救我而断掉了两根手指,无论清风道长对他自己的断指表现的多么不在意,我心里也一阵不是滋味,所以我接着问道:

  “师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清风道长听了我这句话笑了,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说道:

  “因为你叫我师父。”

  清风道长这句话,永远刻在了我脑海中。

  一阵风吹过,我看着他那少了两根手指的左手,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从我眼眶里流了下来。

  这个我认为不靠谱的师父,却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救了我的命,他却为此断掉了两根手指,左手一辈子残缺……

  “行了,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对了,今天你再休养休养,明天师父我带你去见见世面。”清风道长用手擦干了我脸上的泪住对我说道。

  许久我才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忍住眼泪,好奇地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世面?见什么世面?”

  “有一个富豪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让我明天帮他宅子驱鬼,我顺便带着你去长长见识,到时候你可别我丢人啊。”清风道长说道。

  “行,师父你收了他多少钱?”我随口问道。

  “五万。”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啥?!多少?!”我听了清风道长的话之后,表示被深深地震惊了,这五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我父母上班一年也存不下五万啊。

  “五万,还是定金。”清风道长说出了这句让我血脉偾张的话,也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做个道士也是有前途的。

  俗话不是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我入这一行算是入对了。

  有钱途啊!

  “对了,师父,你是驱什么鬼?”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穿衣走出了房门。

  习惯性地先去喂鸡,喂狗,忙完之后,我在院子里朝着清风道长的屋子瞅了一眼,发现里面没人,我便向道观后院的练功台走去,清风道长此刻肯定是在那。

  他有个习惯,就是早上起来,先是背一会儿道家思想,然后便去练功台盘腿打坐,风雨无阻。

  到了练功台,我便看到清风道长盘腿坐在练功台的正中间,好像正在入定打坐。

  我见此也不好上前去打扰,只要耐着性子做到练功台的边上,等着他。

  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我竟然听到了他的呼噜声!

  我忙走上前,把清风道长摇醒:

  “师父,师父……”

  “啊、啊?几点了?”清风道长被我摇醒之后,晃了晃脑袋看着我问道。

  “快七点了。”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他们差不多也应该来了,行了,你去打开观门,在那里等着,我去换套衣服就来。”清风道长说着从练功台上起身,朝着自己的房子走去。

  当我把观门打开的时候,顿时被外面的景象给下了一跳,因为在道观的门外空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挺着两辆豪车,一辆宝马,还有一辆车子什么牌子我不认识的,但是就看那外形,也便宜不哪去。

  前面那辆车上的人见我打开观门,马上开门走了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皮鞋和头发锃亮的中年人带着两个身强力壮地保镖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小师傅您好,我叫林森,昨天我给青竹观的观主清风道长打过电话预约今天来接他,这不我一大早就来等着了,我想问一下,清风道长他大约什么时候能出来?”那个带头的中年汉子看着我语气毕恭毕敬地问道。

  我人生中第一次被开着宝马车的人这么尊敬过,只感觉自己腰板也直了几分,清了清嗓子看着那个中年男人九分装逼地说道:

  “我师父清风道长过会儿就出来,你先在门外候着。”

  “好、好……”那中年男人他连忙点头,话也不多说,直接带人站到了一旁。

  没过一会儿,清风道长便换好了衣服,从道观里走了出来,我见到他现在这幅打扮,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