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十章 农村诡事

第二十章 农村诡事

  清风道长此时换掉了以往宽大的道袍,而是穿上了西装皮鞋,系上了领带,头发上也摸了发胶,手腕上还带着一块儿亮闪闪耀人眼的大金表,活脱脱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这道士出去驱鬼,不都是穿道袍的吗?清风道长穿这一身出去,我怎么看着不像是去驱鬼,而是像去参加婚宴。

  一直站在门外的那个中年人看到清风道长出来之后,忙快步上前,迎了过来。

  “道长,您可出来了,咱现在就走?”那个中年人说着就向清风道长伸出了手。

  清风道长看了一眼,才慢吞吞地伸出了手,象征性地和他握了一下,语气十分冷漠地说道:

  “现在走。”

  不对劲,这清风道长怎么突然转性了呢?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那中年人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忙跑到宝马车前,恭恭敬敬地打开了车后门,让我和清风道长上车。

  就在我和清风道长准备上车走人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前面道观这条路的尽头有一辆驴车朝着这里赶了过来,车子上还坐着俩人。

  我见此,忙对车里的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那是不是来找你的?”

  清风道长坐在车子里往外一瞧,也看到了那辆驴车,便从轿车里下来,看着那辆驴车对我说道:

  “这条路只通咱青竹观,不是来找你师父的,还能来找谁?”

  之前坐在车上的那个叫林森富态中年人,同时也到那正赶过来的驴车,便对清风道长问道:

  “道长,那是?……”

  清风道长看了林森一眼语气不冷不热地说道:

  “你们在车里等着就行。”

  就在说话间,那辆驴车便来到来到近前,赶车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从他那黝黑的皮肤可以看出,是个庄稼人,经常下地干活。

  而驴车的后面坐着一个老头,看那年纪倒是和我爷爷差不多。

  驴车停下之后,清风道长看着那两个人轻声说道:

  “这两个人身上带着一股墓地的土腥气儿,他们之前绝对挖了别人的墓。”他说话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对我说。

  我听了清风道长的话,也是一愣,眼前这两个刚从驴车里下来的人怎么看都是一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怎么会是挖人掘墓的贼人?

  “师父,你说的这么玄乎真的假的?我不信你的鼻子比狗的都灵。”我看着清风道长有些怀疑的问道。

  清风道长听了我话,并没有在意,而是笑着说道:

  “你以后要是有机会下墓地,那里面味道儿会让你记住一辈子。”

  我刚想开口问问清风道长墓地里到底是啥味儿的时候,那两个人便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其中那个老头上下打量了清风道长几眼之后,才指着青竹观的大门问道:

  “请、请问这青竹观里有没有人?”

  “里面没人,我说老大爷,你来这青竹观干啥?是来送香火钱还是来送香火钱?”清风道长看着那老头问道。

  听了清风道长这句话,我估计那老头要是说来送香火钱的,他马上屁颠地给人跑去开门泡茶。

  这两人要真是挖坟盗墓的贼人,肯定经常去道观送点儿香火钱,求个平安。

  老头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先是摇头叹了口气,然后看着他身后的那个庄稼汉子说道:

  “唉!庄子你说……你说附近就这么一个道观,这里面没人可怎么办?咱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那个赶车的庄稼汉子也是一脸愁容,语气有些丧气地说道:

  “村长,咱现在肯定是来不及了,咱村附近就这么一个道观,要是往远了找,天黑之前肯定赶不回村子哩!”

  听了那两个人的谈话,清风道长插了一句问道:

  “你们来青竹观有啥事?和我说说。”

  “这几天俺们村里出了大事,村里扩地,那片地中间有一个不知道啥年代的古墓,我们村里一合计就想把古墓里棺木连同尸骨一起给挖出来,挪个地方,给死人换个位置,谁知道这刚一挖,棺材还没挖出来,村子里就开始死人了,一到天黑就有人死,三天死了七个,个个都是自己活活把自己给咬死的,你说这吓人不吓人?老头俺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有人自己能把自己给咬死,而且一死就是七个,这报警之后警察也查不出个头绪,所以这不俺们才想请青竹观里的道长去我们村子里给看看,要不再这么下去,俺们村子里还得死人!可不乱套哩!”

  到现在,我这才明白了清风道长之前说确定的没错,他们还真挖过墓,不过却不是什么盗墓贼。

  清风道长听了那老头的话之后,眉头一挑,看着那老头问道:

  “那棺材是石棺还是木棺?”

  “石棺。”老头答道。

  “棺头朝北还是朝南?”清风道长问道。

  老头想了一会儿,说道:

  “朝北!”

  “那石棺附近有没有死树?”清风道长听到“朝北”这两个字的时候,脸色就是一变,忙接着问道。

  老头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满是不解地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

  “大爷你先回我话儿,有还是没有?”清风道长表情极为认真。

  “有、有,那块地儿地势洼,一到阴天下雨就积水,把附近的树都给涝死了。”老头忙回答道。

  清风道长听此冷哼一声说道:

  “哼!那些树真要是涝死的,你们村就不会死人了,我再问你,你们挖那个石棺的时候,在附近有没有挖到七根半米长,四指宽的柳木?”

  “啊?有!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那老头一脸吃惊地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我就是青竹观的观主、兼茅山龙虎宗宗主,道号清风道长!”

  “我是他徒弟,青竹观下一任观主。”我上前插了一句。

  清风道长伸出手朝着我脑袋就是一下子:

  “你小子,劳资还活得好好的,哪来的下一任?!我看你是皮痒了!”

  “你真的是青竹观的观主?”那老头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认真地打量的清风道长之后,有些怀疑地问道。

  的确,他现在这幅样子,让人看一眼只会往暴发户身上想,绝对跟道士搭不上钩。

  清风道长一听那老头的话就不乐意了,看着他问道:

  “咋地?是不是长的太帅就不能当道士了?要不我把青竹观的房产证拿出来给您瞧瞧?”

  我想吐,而且想吐在清风道长他脸上!

  “那倒不是,您要是真是青竹观的观主,能不能帮忙到俺们去村子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人要是再这么死下去,那可了不得。”老头看着清风道长心有余悸的说道。

  清风道长还没说话呢,那坐在车里的林森倒先不愿意了,从车窗里伸出脑袋看着那老头说道:

  “我说老大爷,不是我这个人多嘴,我跟您说句实话,这清风道长不是你们能请得起的,而且什么事儿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对不对?我们今天就是来请清风道长的,你们还是改日吧。”这林森虽然嘴上说的客气,但是语气中却透露出一股看不起人的味道,配上他那一双三角眼,让我对他有些反感。

  那老头和庄稼汉听了车子里林森的话之后,两人脸上都漏出了无奈地表情,看着清风道长,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清风道长这时朝着车子里的林森说道:

  “你们先回去,等我电话,我给你打电话你们再来接我。”

  “道长,你这……咱都说好了,我今天啥事没干,专程来接您,都等了一上午了,您这样怎么说也说不太过去吧?”林森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极为不情愿地说道。

  “你卡号发我手机,我把定金退给你。”清风道长说道。

  “别!我们马上走,等你电话,走走……”林森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吓得赶忙催促司机开车走人,看着那两辆绝尘而去的豪车,清风道长不屑地说道:

  “哼!有钱,有钱怎么样?有事还不得求着老子?”

  “十三,师父现在跟你说,咱干这一行的,越是跟有钱的人打交道,你越得对他们爱理不理,对他们一热情,他们就认为你是骗子,越是对他们爱答不理,他们越尊重你。”清风道长低声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深有体会。

  等林森那伙人走了之后,清风道长这才看着那老头继续问道:

  “老大爷,帮忙之前,有件事我得先问清楚了,那石棺你们有没有打开?”

  那老头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忙摇头摆手道:

  “没有,这还没挖上来就死了七个了,谁还嫌命长敢去把棺材给打开?没有打开。”

  清风道长屡了屡胡须,点头说道:

  “行,待本道长去看看。”

  就这样,清风道长先是回道观拿了一个黄色的背包让我给他背着,然后我们便直接从观门上了他们的驴车,朝着他们的村子赶去。

  在车上,我问清风道长,为什么今天要穿成这幅模样?

  清风道长只回了我一句话:

  “你懂不懂什么叫与时俱进?”

  我无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