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十八章 子母凶煞

第二十八章 子母凶煞

  说完之后,我看着庄子哥问道:

  “庄子哥,我之前给你的那根香烛呢?你没弄丢吧?”

  庄子哥听后一愣,脸上的明显肌肉抽搐了几下。

  “你怎么了?”我看到庄子哥这幅样子,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你给我的那根香烛,好像让、让我弄丢了,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是不是值钱的东西?……”庄子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

  我往火堆里扔了几根干树枝对庄子哥说道:

  “没事儿,不是值钱的东西,我就是怕你出事。”其实从我来到现在,我能感觉到这庄子哥和之前有些地方不同,让我心里一直不踏实,所以我刚才才问他那根香烛在不在,他的回答让我更加不安了。

  这时的方子突然推了我一把,看着眼前的那具石棺对我问道:

  “十三,就是这具石棺吧?你说它怎么会渗出那么多血?我今天听到村里人说的,都吓死我了。”

  “吓死你了,你还来?”难道这女人都是这样?真矛盾。

  “我好奇嘛,而且等我真正来了看到了,就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方子燕说道。

  “你们说那里面有子母凶煞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感觉你师父有些不靠谱,哪有道士穿着一身西装革履来作法的。”方子燕看着我和庄子哥问道。

  “那还能有假?今天我们好多人都看到了,那石棺里一直往外渗血,一点儿都不带掺假的。”我说道。

  就在我和方子燕聊之前那具石棺的时候,庄子哥突然站起来,对我俩说要去方便一下,然后一个人走到了石棺之后。

  “那你师父怎么把那渗血的棺材给制服的?”方子燕没有在意庄子哥,继续看着我问道。

  “我师父用了九根鸡骨头,把它们插在地上之后,那石棺马上就停止往外渗血了,你瞧,那九根鸡骨头就是插在那!”我说着用手电筒,朝着之前清风道长在七星定魂桩旁找插好的九根鸡骨头哪里照了过去。

  可是我手电筒刚刚照过去,发现那里除了七个柳树木头,哪里还有一根鸡骨头的影子?!

  一阵寒意从我的脚底窜到了脑门之上!!!

  之前插在地上的那九跟阻隔生气的鸡骨头去哪了?!没有了鸡骨头断生气,那石棺里子母凶煞定然压制它们不住,随时都有可能从石棺中出来!

  “哪里有什么鸡骨头?在哪?”方子燕顺着我手电筒照过去的方向看了许久,并没有发现,所以便对我问道。

  “啊,那……那些鸡骨头都插在土里面了,黑灯瞎火的肯定看不清。”我没敢跟方子燕说实话,怕吓到她,再怎么说,她总归是个女孩子。

  “既然看不到,那你还让我看什么?!”方子燕说完之后,身子往我这边靠了靠,然后凑到我耳边,低声对我说道:

  “十三,你有没有发现那庄子哥有点儿不对劲?你刚才和我聊天的时候,我看他老是用一双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你,特奇怪,你说他是不是喜欢男人啊?”

“你别扯淡!”

  方子燕的话,让我本来就对庄子哥有些怀疑的心,更加增重了几分。

  综合种种,我大脑快速分析,很有可能,在我和方子燕眼前的这个庄子哥有问题!

  “方子燕,你衣服上的那枚装饰扣给我用一下。”我对方子燕短袖下摆上的一枚反光的扣子说道。

  “你要这个干嘛?”方子燕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问道。

  “你先别问这么多,先给我用一下。”我说道。

  “我拿不下来。”方子燕说道。

  “我来。”

  我之所以要方子燕衣服上的那枚扣子是准备当镜子用,我之前无聊的时候翻阅《茅山道术大全》的时候,看到了人如何见鬼。

  其中有四种见鬼方式:

  一,阴阳眼。

  二,用柳树叶沾着牛眼泪抹在眼上。

  三,在屋子里打伞。

  四,用镜子照。

  以上四条都可以在晚上见鬼,(郑重提醒下各位,切误模仿!)

  当我把方子燕短袖下摆上的那枚反光的扣子拿下来之后,庄子哥也从石棺后面走了出来,来到火堆旁,一句话没说,坐了下来。

  火光照在庄子哥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让我看了之后,心里直发毛,压制住自己的恐惧,我把手里拿着那枚扣子,借着眼前的火光,慢慢地朝着朝着庄子哥那边反照了过去。

  当庄子哥模糊的人影出现在扣子里的时候,我仔细一看,虽然看不真切,但是我也能看到,此刻扣子反射出的人影根本不是庄子哥!

  那是一个长头发,穿着一身红衣的女人!!!

而在那个女人的肩头,还有一个光着身子,满是血的小孩!

  这一下子,我再也不能淡定了,呼吸加重,拿着扣子的手也开始发颤。

  “哈哈哈哈……”就在这个时候,在我对面的庄子哥突然看着我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一开始是庄子哥的声音,到之后变成了一个尖锐的女人笑声,再到最后,又变成了一个孩童的哭笑声……!

  “哈哈哈……小子,你还用手里的镜子照我?就你那点儿破伎俩,还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庄子哥一脸阴冷诡异的表情看着我,而他的嘴里发出来的却是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

  这他娘的毫无疑问,庄子哥是被那石棺里的子母凶煞给上了身!

  看着庄子哥这突然的变故,我只感觉头发根都一根根立了起来!忙把手里的扣子扔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握着“定尸符”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向往后退和他拉开距离,却发现方子燕早已吓傻,全身发抖的愣在了原地。

  唉!这女人就是麻烦!见此,我忙上前一把把方子燕从地上拽起来,看着她喊道:

  “都什么时候了?别犯楞了!你先赶紧跑!!”

  被我这么一喊,方子燕这才反应了过来,双眼中充满了恐慌和害怕,甚至还有泪花。

  “十……十三,那……那庄子哥他、他怎么了了?他是谁?呜呜……”方子燕说道最后,竟然吓哭了。

  也难怪,现在这种情况,她又是一个女孩子,不吓尿就算胆大的了。

  “别害怕,有我呢,你怕啥?!我师父马上就回来!你先自己跑!”我一边安稳着方子燕,一边看着那被子母凶煞上身的庄子哥,以防它搞突然袭击。

  我现在准备是豁出去了,要是庄子哥出了啥事,我活着一辈子都得自责,还不如让方子燕先跑,我在这里跟那子母凶煞玩命,拖住她,能活一个算一个,绝对不能把庄子哥一人留在这里。

  就像之前他没有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一样。

  男人,有时候义气比生命更重要!

  “我现在还不想害人,就是想找人说说话,你们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死的?”子母凶煞附在庄子哥身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和方子燕阴阳怪气地说道。

  一个手握着方圆数十里地人命的子母凶煞,要跟你讲讲她是怎么死的,你听不听?

  反正我听了之后,把头点的跟磕头虫一样。

  而方子燕却在这个时候,大叫了一声,哭着就跑,她跑的时候,还不忘拉我一把。

  我见此,心里就是一紧!玩完了!这下全完了!

  清风道长曾经跟我说过,这对付鬼怪僵尸,那就跟对付狗狼一样,你千万不能跑,不管对面的鬼怪僵尸道行有多深,都不能害怕,即使害怕也得装作不害怕。

  只有这样,才能有活命的机会。

  这方子燕现在一跑,则是犯了我们茅山道士这一行的大忌!

  果然,那子母凶煞一见方子燕跑了,双眼之中,凶光一闪,冷哼一声,身子一跃,跳出去得有一丈多远,朝着方子燕跑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方子燕估计是因为害怕的缘故,慌不择路,还没跑出去多远一下子被绊倒在地,摔的爬不起来。

  而那子母凶煞,也不知道是在棺材里待的时间长了,对附近的地形不太了解,还是对庄子哥的身体不适应,第二个起跳的时候,硬是撞在了一根交叉出的树枝上,也摔在了地上!

这拍搞笑电影呢?

  我见是个机会,便什么也顾不得了,全力朝着那子母凶煞就追了上去!

  那子母凶煞刚从地起来,我便追到了他身后,胳膊绕过去,朝着庄子哥的胸前就把那张“定尸符”贴了上去。

  被贴上“定尸符”子母凶煞顿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来是这张“定尸符”起作用了。

  直到现在我才长出了一口气,为了以防不测,我又把庄子哥胸前的那张“定尸符”用力按了按,以免它自己掉下来,然后才朝着方子燕那边走了过去。

  “你没事吧?”我看着坐在地上一个捂着脚腕的方子燕问道。

  方子燕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看着我身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庄子哥,双眼充满恐惧的对我问道:

  “他……他怎么不动了?他是不是被石棺里的死人给附身了?吓、吓死我了!!”

  “对,我现在用“定尸符”,把他给暂时定在了庄子哥的身体了,别害怕了,你脚是不是扭了?”我看着方子燕的左脚问道。

  “嗯……”方子燕点头。

  这下麻烦了,一来这扭了脚我不会治,二来大家也都知道,这扭了脚可不能拖,越拖越厉害,要是有什么软组织损伤的话,更麻烦。

  我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想帮方子燕先看看严重不严重,要是马上肿了起来,那真的想办法了。

  可就是我刚蹲下的时候,在我身后,突然“砰!”的一声轻响传来,我心道一声不好,忙回头看了过去,只见我刚在帖子庄子哥胸口上的那张符纸自己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