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十九章 救兵

第二十九章 救兵

  这一下子顿时让我大脑一片空白,没了招法,那清风道长是不是给我过期的“定尸符”?怎么不到一分钟就他娘的萎了!

  没有了“定尸符”的压制,子母凶煞身形一转,从喉咙深沉发出一声怒吼,朝着我和方子燕这边就蹦了过来!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已那子母凶煞的速度,几个起跳就能来到我们跟前,给我来个掐脖子套餐。

  所以我哪敢浪费一丝时间,刚想把方子燕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她腿一动,把一样东西从地上给踢了出来。

  我一看,这样被方子燕踢出来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之前被庄子哥给弄丢的那根香烛。

  我马上从地上把它捡了起来,同时掏出打火机,咔嚓一声,赶在那子母凶煞之前,点着了那根香烛。

  说也奇怪,那根香烛被我点着之后,子母凶煞顿时停了下来,四处用鼻子吸着什么,愣是一步都不往前走。

  不用想,一定是清风道长给我的这根香烛起了作用,一下子让那子母凶煞找不到我和方子燕。

  这香烛到底是怎么让那子母凶煞找不到我和方子燕的,我并不清楚,不过却多少也能猜出个大概。

  因为记得以前清风道长对我讲过,这尸变的僵尸找人靠的是人身上的生气,我估计这香烛点燃之后,把我和方子燕身上的生气覆盖,才使得那子母凶煞失去了目标。

  子母凶煞虽然找不到我和方子燕,但却不死心在四周逛游,时不时的在空气中闻着什么,一点儿都没有离去的意思。

  看着手里这根的香烛,我大约估算了一下时间,这根香烛最多也就能烧个二三十分钟,要是这跟香烛点完之后,那子母凶煞还没有离去,我俩只得给它出棺第一次开荤练手了。

  此时的方子燕也是大气儿不敢喘,坐在我身后的地上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子母凶煞一动不动。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低头看看手里的那根香烛,看着越来越短的香烛,我整个人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那子母凶煞似乎铁了心要跟我和方子燕过不去,愣是在附近一个劲的瞎转,也不走远。

  见此,我只得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趁着这根香烛没有彻底烧完,慢慢撤退,赶紧走人。

  咱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想到这里,我慢慢站起身子,对身后的方子燕使了个眼神,伸出手扶着她也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俩刚往后退了一步,脚下踩到了地上的干树枝,发出“咔嚓”的声音,那子母凶煞马上回头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啊!~”方子燕冷不防地被那子母凶煞吓得尖叫出声,我见此忙吓得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我的姑奶奶呀,你这叫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虽然我捂着了方子燕的嘴,可为时已晚,那子母凶煞控制着庄子哥的身躯朝着我们这边就扑了过来!

  我见此,也是情急智生,看到脚下有一个石头,朝着它就用劲踢了过去,石块被我这一脚给踢出去老远,滚落在地上发出了一连串的声响,顿时便把那子母凶煞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这子母凶煞倒是走了,解了燃眉之急,但是我的脚可要命了,他大爷的!这一脚踢在石块上,差点儿没把我脚指头给戳下来,疼的我呲牙咧嘴,却只能咬牙闭嘴,身子连动都不敢动。

  这要是被那子母凶煞给发现了,别说脚了,人都的折进去。

  哥们我现在欲哭无泪,一度怀疑是不是上辈子欠方子燕这娘们的,这一晚上不把我玩死透了,她是不准备罢休……

  方子燕被我捂着嘴,她忙用手对了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松手,她缓过劲来了。

  我只好把手从她的嘴上拿开,一把注视着那子母凶煞,一边对方子燕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下次可千万别在叫出声来了。

  方子燕有些歉意地对我点了点头,这时我看了一眼手里的那根香烛,魂差点儿没飞出来!

  因为那根香烛马上就要燃到了尽头!

  和我手中的细木棍之间,还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照这么算,多则三五分钟,少则一两分钟,我手里这根香烛就会烧完!

  看着那一直没有离去的子母凶煞,我顿时有种要玩完的预感,哥们今天恐怕真要牺牲在这里了。

  不过我死了之后,会不会也变成鬼?那之后会不会就可以见到安如霜了?我爷爷奶奶和爸妈知道我要是死了,他们怎么办?还有清风道长他会不会难过?

  越是到了这生死关头,我脑袋里越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时在一旁的方子燕轻轻地推了我一把,在我耳边说道:

  “十三,你快看看你手里的香。”

  我低头一看,发现这根香马上就要烧到头了,我也能明显地感觉到方子燕一直抓着我胳膊的双手还是微微发抖。

  她在害怕,我同样害怕。

  只要还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面对死亡,没有人能安然自若。

  看着手里的香烛,我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反正早晚都得死,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要强!想到这里,我忙把手里的香递给了方子燕,然后轻声对她说道:

  “你拿着,我去把那子母凶煞引开,你自己马上跑。”

  方子燕听了我的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手接过了我手里的那根马上就要燃尽的香。

  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渴望。

  我见方子燕接过香之后,朝着南面跑了过去,一边跑我还不忘朝着那子母凶煞大喊了一声:

  “喂!你爷爷在这,有能耐来追我!”临死前小爷我也得占那子母凶煞的便宜。

  子母凶煞听到之后,猛地回过头,嘴里发出一阵阴寒地冷笑,身子一跃,朝着我就追了过来!

  我撒腿就跑,没命地朝着一个方向就蹿。

  可是我终究跑不过那子凶煞,还跑出去几步,就被那追上来的子母凶煞直接扑倒,被那子母凶煞压在身下,我刚转过身来,便看到了庄子哥那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他冷笑一声,张开嘴朝着我的脖子就咬了下来!

  我忙支起双臂,架在了庄子哥的前胸上,可是庄子哥被那子母凶煞附身,力气那还能小?几秒之后我的胳膊就开始发酸,有种要支撑不住,断了的感觉。

  看着庄子哥那张因扭曲而狰狞可怖的脸,我开始恐惧了,现在我才彻底清楚,一个人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是有多可怕!

  我害怕,真的害怕了,我渴望,渴望活下去!

  我抱有一丝幻想地朝着方子燕那边看了过去,此时的她捂着自己的嘴,看着我不停的落泪,之后摇了摇头,转身跑了。

  看着方子燕跑远的身影,我绝望的闭上了眼……

  就在我闭上眼睛,以为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身上一轻,之前压在我身上的那子母凶煞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忙睁开双眼,从地上爬起来,四下一看,只见那子母凶煞在我对面不远处盯着我身旁左边的位置呲牙咧嘴,转头一看,在我身旁站在一个人,只看他的侧面,我就认了出来,正是清风道长!

  “他有没有咬到你?”清风道长先是一脸紧张的回头看着我问道。

  我连忙摇头:

  “没有,师父你……你总算来了,我以为我今天要死了。”我看着清风道长鼻子有些发酸。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好好学着点!!看你师父放个大招!”清风道长说着,从手里掏出一把木剑,往上面贴上一张黄符,脚下踏着奇怪的步法,朝着那子母凶煞就冲了上去!

  只这气势,清风道长便占了上风!

  霸气侧漏!威风凌凌!

  接下来一秒,我还没从地上站起来,便听到了清风道长一声惨叫,人倒飞了过来,摔落在一旁。

  那子母凶煞恶叫一声,朝着地上的清风道长就扑了上去!

  “师父,快跑!”我话音刚落,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一转天地动,二转六神藏,三转四煞没,四转富火腾,五转霹雳发,迎天无道,并赴五雷魁正,急急如律令!敕!!”

  那个陌生女人的话音刚落,凭空出现的一道烧着的符纸朝着那子母凶煞就急速飞了过去。

  符纸贴在那庄子哥额头的时候,迸发出一道火光,紧接着他便直接倒了下去,同时一道黑影快速从庄子哥身上飞了出来,转眼就飞进了之前的石棺之中。

  那道黑影应该就是附着庄子哥身体里的子母凶煞。

  见那道黑影进入石棺,没了声响,我往四处一看,发现在我和清风道长身后,走过来一个大约十二三岁小女孩。

  “师姐,你可算是出手了,我就说了,我根本不是人家的个,你还让我先上,你这不看我笑话吗?”清风道长苦着脸看着那个小女孩说道。

  清风道长叫那个小女孩师姐?!这开玩笑吧?难道刚才那张直接把子母凶煞打出庄子哥身体的符纸,是出自她手?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扰乱三道的事情要是让鬼差知道,我也得兜着走,这次是破例帮你这个忙,下不为例!”那个小女孩语气十分冲的对清风道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