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十章 钱都给我

第三十章 钱都给我

  清风道长听后忙连连点头:

  “是,是,多谢师姐出手,等回去我给师姐买个包,LV的。”清风道长一副讨好的模样。

  “我现在喜欢香奈儿。”那小女孩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好说,好说,香奈儿那就香奈儿……。”清风道长不住地点头。

  这个小女孩什么来历?我看着这个身穿一身白色道袍,个子不足一米五的小女孩满脑子是疑问。

  这清风道长叫这么一个小女孩师姐,这也太乱套了吧?

  难道这茅山派的辈分不看年龄,而是看道术的高低?

  我也懒得多想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庄子哥怎么样了,所以我看着那个小女孩,指着地上的庄子哥对她问道:

  “那个师姐,我朋友他没事吧?”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她,所以我也跟着清风道长一样叫她师姐。

  “你是谁?”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问道。

  清风道长忙抢在我之前说道:

  “师姐,他叫左十三,是我新收徒弟。”

  “哦?”那个小女孩听了清风的话,饶有兴趣的打量了几眼接着问道:

  “天生阴阳眼?”

  清风道长摇头:

  “不是,天生克父克母命,改命之后意外所生。”

  “这可有趣了,他可是百妖修炼的好炉鼎,你以后可有的受了。”小女孩看着我对清风道长饶有深意的说道。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那个清风道长的师姐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实在是担心庄子哥的安危,他之所以到了现在这幅模样,完全是拜我所赐,他本无需留下来。

  所以我又问了一次:

  “师姐,我朋友他到底有没有事?”

  “叫我真人。”那个小女孩依旧冷冰冰。

  还真人,感情就是你真人,我们是假人?我虽然心里不爽她这口气,但是也只得改口问道:

  “真人,我朋友他没事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抬头是SB,碰到屋檐会很疼的……。

  那小女孩听我换了称呼,这才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只是被阴魂上身而已,多休息几日便无大碍。”

  听到这句话,我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没事就好。

  而她也没有再理会我和清风道长,一转身,朝着那具石棺走了过去。

  随着那小女孩的靠近,那子母凶煞所在的整个石棺竟然开始抖动了起来,之前那往外渗出的血,再次流了出来。

  只见那小女孩她把道袍袖口一挽,走近石棺,拿出了几张符纸,朝着那石棺之上就快速地贴了上去。

  每贴一张,她嘴里便喊一个字:

  “九!”

  “晨!”

  “破!”

  “秽!”

  “道!”

  “邪!”

  “精!”

  “灭!”

  “亡!”

  九个字喊完之后,石棺之上也被她贴被贴上了九张黄色的符纸,或许是因为一旁火堆的原因,我竟然发现那九张符纸微微发着淡淡的光晕。

  小女孩贴好符纸之后,快速地退后几步,双手熟练的的结出几个手印,嘴里喊道:

  “九凤破秽罡!敕!!!”一声令下,那九张贴在石棺之外的黄符,竟然同时穿透了石棺,进入石棺之内!

  随之里面便传出一阵阵女人的嘶嚎和孩童的哭叫声。

  极为尖锐刺耳。

  我第一次感看到,原来这道术竟然会这么厉害!

  “闭上眼!心中默念不停默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九个字!”一旁的清风道长对我提醒道。

  也许是因为极度的恐惧,让我的潜力发挥了出来,那九个字清风道长只对我说了一遍,我就牢记在心,闭上双眼,不停地在心中默念。

  说也奇怪,在我闭上双眼来回默念那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九个字的时候,从那石棺发出的尖锐刺耳的惨叫声慢慢的变小了,直至消失……

  “吾以日洗身,以月炼真,生阳辅我,日月佐形,干邪万秽,逐水而清,急急如律令!!”随着清风道长他那个师姐的这声轻喝之后,四周一片寂静。

  许久,都没有人说话,我只听到有人在来回的走动。

  “师父,我能睁开眼了吗?”我闭着眼问道。

  “那子母凶煞都让我师姐搞定了,你还闭着眼干啥?装什么深沉?”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睁开眼睛之后,我发现清风道长正在那石棺之前烧着纸钱,而之前那个小女孩却不在了。

  “庄子哥他怎么样了?”我朝着躺在地上的庄子哥走了过去。

  “他没事。”清风道长头也没回的对我说道。

  走到庄子哥身旁,我摇晃了他几下,硬是没晃醒。

  “掐他人中。”清风道长说道。

  我忙用大拇指按在了庄子哥的人中穴上,不一会儿,庄子哥就缓缓地睁开了眼,看着我楞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小道长,我……我这是在哪?”

  “你忘了?咱俩一块儿在这里看石棺啊。”我看着庄子哥提醒道。

  “哦,对了对了,我想起了来,不过俺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庄子哥摇了摇头,用手拍了两下问道。

  “你之前被那子母凶煞给上了身,刚才清风道长的师姐帮忙把那子母凶煞给收服了,现在没事了。”我看着庄子哥说道。

  “我师姐那只是辅助,主要还是靠我。”清风道长看着我和庄子哥插嘴道。

  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呐。

  就在我准备扶庄子哥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很急促。

  我们三人相互对视一眼,一起躲到了石棺之后,朝着那些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着,静静等着。

  没过多久,之前那阵脚步声越来越近,好似有一大群人,伴随着脚步声,我也听到了有人低声急促的交谈声。

  顺耳仔细一听,有些熟悉,好像……好像是村长的声音!难道是他领着人来了?

  我还没听明白,清风道长便当先从石棺之后走了出去。

  “你们还藏着干啥?自己人。”清风道长看着还在石棺之后的我和庄子哥说道。

  等我俩从石棺之后走出来,便遥遥地看到了前面小路上有好几道手电筒的光束时隐时现,不时还有阵阵的狗叫声。

  看样子村长带着不少人来了,不过他们怎么突然来了?难道是因为刚刚跑回去的方子燕她叫来的?

  估计多半大约或许是这样。

  我心里想着,村长带着村子里的村民便从小路里走了出来,我一看,好嘛!这村里的汉子们差不多都来了,个个手里拿着家伙,其中还有人牵着自家的黑狗来了,有人拿着木棍,有人拿着铁锨、绳子,还有人拿着锄头、铁镐、只要是能当武器的家伙事儿都给带上了。

  当然,方子燕也在其中,她在人群后面一眼就看到了我,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没有看她,而是打量着这一群着急赶来的村民们。

  他们现在这么个阵势,要是有过路不知道情况的人那不得吓坏?还以为黑社会火拼呢。

  “道长,你们没事吧?那、那僵尸在哪?”村长手里握着一把菜刀带着众人一脸警惕的看着那石棺问道。

  那气势,如果不看那张忠厚老实的脸,光看背影的话,整个就是一黑社会老大哥的派头!

  清风道长看着众人摆了摆手说道:

  “乡亲们,没事了!这子母凶煞已经让本道长用道术制服焚化,各位以后放心,绝对不会再有自己把自己给活活咬死的情况发生了。”

  我此刻真想上前问问清风道长,这树要是没了皮还能不能活?

  众人听了清风道长的话,都不免长出了一口气儿,总算是解决这个石棺的问题了。

  村长则是上前几步,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道长,那……那这块儿地我们现在能用了吗?”

  清风道长一听村长这句话之后,脸色马上就变了,看着村长义正言辞地说道:

  “我说老村长,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有些道理你比我懂,其实我不想说你,但是人呐,活着不能光看钱,我们要学会尊重生命,尊重死人,抢占墓地虽然听起来不如强拆民宅那样粗暴,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起码让多年前的古人不得安宁,更没有得到必要的尊重。
其实,话说通了,这尊重死人就是尊重自己的先人,也就是尊重你们自己。你们挖坟掘墓其实是开个坏头,以后这个地方的后人,只要自己高兴,只要有钱有势,就可以去挖别人家的祖坟,变为自己的田地,民风不古,挤占古墓循环下去,不仅法律得不到维护,任何人的先人都无法善终,死人和活人都没了尊严,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这清风道长说起来还真一套一套的,我自己以前这么没发现自己的师父这么有口才?

  清风道长看着村长说出了这么一通大道理,听的村长直点头,嘴里一个劲的“对对对。”的答应着。

  “道长说的对,俺们就是一些种地的庄稼汉,不懂这些道道,现在听了道长这么说,俺们也就明白了,这墓俺们再也不挖了。”人群中有人附和道。

  清风道长见此一点头继续看着村民们大声喊道:

  “咱把话说白了,什么地不地的,归根结底不都是钱的问题吗??本道长现在多言几句,你们能听进去就听,听不进去拉倒,这钱可以买房子但买不到家,能买到婚姻但买不到真情,可以买到钟表但买不到时间,钱不是一切,反而是一切痛苦的根源,钱就是那万恶之源,乡亲们把你们的钱都给我,就让本道长我一个人去替你们承担这所有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