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十一章 学习道术

第三十一章 学习道术

  看着清风道长那副厚脸皮子,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怎么我就拜了这么一个没谱的师父?!现在别说有地缝了,没有地缝我都想一头扎到土里去!

  这还要不要脸了!!我都替他脸红!

  方子燕这时却在一旁轻轻推了我一把,看着我问道:

  “十三,你……你没事吧?”

  我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

  “对、对不起,我……我之前太害怕了,你会原谅我吗?”方子燕看着我留下了泪。

  要是一个女孩在你们面前流泪,你们会不会原谅?

  反正我的心是软了下来,不管怎么说,这一切都不是方子燕的错。

  “这又跟你没关系,你道什么歉?”我看着方子燕说道。

  “我……”方子燕说了一个字,便停了下来,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清风道长那激扬的“演讲”也终于说完了,村民见没什么事儿,各自散去,我让方子燕也跟着村民们回去。

  没多一会儿,整个石棺旁就剩下我和清风道长两个人了。

  清风道长看着这具石棺,悠悠地说道:

  “十三,你也应该学点儿真本事了……”

  我一听,大喜,忙开口激动的说道:

  “师父!我早就做好学道术的准备了!!”

  “道术?什么道术?”清风道长一脸茫然地看着我问道。

  “你不是说我应该学点儿真本事了吗?你不是教我道术吗?”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谁要教你道术了?我的意思是让你多学学做菜的本事,别老是就那几样,换着花样和口味做,鲁菜、川菜、淮扬菜、粤菜都是要学一些的。”清风道长语气平淡的对我说道。

  我自认为我自己的脾气还算不错,此刻却连掐死他的心都有了,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对了师父,我有件事要问你。”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也不管他是不是要教我道术了,忙对清风道长问道。

  “什么事儿?”清风道长回头问道。

  “那石棺里有没有尸菌?”我问道。

  清风道长听后,微微地摇了摇头说道:

  “这尸菌哪有那么好寻?首先必须是养尸地里的棺材,其次这棺材里必须有尸变的僵尸,再一个就是棺材必须为木质,以阴沉木出现尸菌的次数最多。”

  听了清风道长这一席话,我不免有些失望,但是失望归失望,我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放弃,只要我学够了本领,即使挖遍中国所有的养尸地,也一定要找到能救安如霜的尸菌。

  “对了师父,你那位师姐呢?”我想起之前的那个小女孩,对清风道长问道。

  “早就走了,唉!你师伯也不喜欢用手机,要不也不用那么麻烦,直接给她发个微信报个地址就成了。”清风道长说道。

  “我那个师伯看起来也才十多岁,师父你怎么会叫她师姐?”我继续问道。

  “哈哈……”清风道长听到我这句话大笑了几声,笑完之后才看着我说道:

  “十三,我告诉你,这人可千万不能貌相,你那个师伯看似和孩童一般,实则已经四十有五!”

  “啥?!!真的假的?”我真被吓到了,那个看似只有十二三岁的女孩,竟然四十五岁了!难道修炼道术的人还能返老还童不成?

  “你个小兔崽子!师父骗你干什么?有些事情我现在告诉你你也不明白,等你彻底踏进这道家大门之后,慢慢的就什么都就懂了。”清风道长说道。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

  “唉!真是麻烦,不光折了三年寿,回头还得破费给我师姐买包,这都是钱啊。”清风道长一边把之前放在地上的铜钱一一收起,一边感叹道。

  当我听到清风道长说为了除去这子母凶煞,自己折寿三年的时候,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师父,折寿三年是什么意思?”

  清风道长看了我一眼说道:

  “你以为这子母凶煞随便就能解决了?没人折寿就连你师伯来都不成!她今天用的符纸上,写着生辰八字,用过之后,那生辰八字上的人就会折寿三年。”

  听到这些,我真的有些心疼清风道长了,我实在没有想到,他为了救别人甘愿折掉自己三年的阳寿,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让我对他从地心产生了崇拜之情,忍不住地开口对他说道:

  “师父,我崇拜你。”

  “崇拜我干啥?那符纸上的八字又不是写的我的。”清风道长站起身子,把手里的铜钱收好说道。

  “不是你的?那是谁的?”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还能有谁的?你的。”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去他个西瓜兔子的!他大爷的!我要跟这老东西玩命!用我三年阳寿,经过我同意了吗!

  我当时的心情,那就如同r了整个生物链,这清风道长也特么太损了,这一下子少活了三年,我那心就如同冰箱里的西瓜,透心凉!

  “怎么了?不就少活三年吗?苦着个脸干啥?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儿事都承受不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你那么不拘小节,怎么不用你的阳寿?”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我自己的生辰八字没背过。”清风道长看着我说出了这么一句差点儿没把我气吐血的话!

  他自己的没背过,偏偏背过我这么个倒霉徒弟的!谁信?!拿我当猴糊弄。

  “行了,这里没什么事了,咱也应该回去了。”清风道长说着朝着村子里走去。

  我忙跟了上去,在路上清风道长对我问道:

  “十三,我问你,之前你有没有听到一段话?”

  “什么话?”我问道。

  “为什么同是石刻,青砖只能被人践踏,而石像却受万人膜拜?因为同样是石头,青砖只受了六刀痛苦,石像却经历了千锤百炼!”清风道长说道。

  我点头:

  “听是没听过,不过以前在网上经常看到过这句话。”

  “那么你认同这句话?”清风道长对我问道。

  我依旧点头:

  “认同啊,这就好比形容人,只有付出和努力才能得到回报。”

  清风道长却笑了,他笑着对我说道:

  “石头若有灵,又何尝会在意受万人膜拜或万人践踏?人不过万般生灵中的一种,人于石施为六刀或千锤百炼,石还是石,本质本心不变,又何尝来痛苦?石刻受人类膜拜,又何尝来荣耀?浩瀚宇宙,比人智慧过之的物种或许多如繁星,石为石,人为人,不为外物所迷,唯本心而。”

  清风道长的话,虽然听起来深奥,但是细细一想,却有一番道理。

  “听懂我说的话吗?”清风道长问道。

  “听懂一点儿。”我如实答道。

  清风道长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道:

  “所谓修道,从心开始,本心不变,方能抵制鬼怪邪灵……”

  之后,清风道长带着我一起回到了村子里,我们两个在村子家里借宿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村子便安排大壮哥赶着驴车把我和清风道长送回了青竹观。

  期间清风道长又接到了那个叫林森的电话,也就是之前开着宝马来接他的那个中年人。

  清风道长在电话里和林森约定好,明天一早再来接他,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回到了青竹观,我便迫不及待地对清风道长威胁道:

  “我说师父,你到底什么时候教我道术?你不教我道术,我就不学做菜,天天给你炖土豆片子和白菜吃!”

  清风道长听后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把我领到了观内的大厅里,看着三清真人的石像旁的墙壁上对我说道:

  “今天一上午,你给我把墙上所写的《周易》的六十四卦言背熟练,什么时候背熟了什么时候吃饭。”清风道长说完就走了出去。

  我也没有想,既然清风道长他让我背这个,肯定有用,我走近墙壁,看着上面刻着的字背了起来: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云雷屯,君子以经纶。山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云天需,君子以待阴阳结合天水讼,君子以作事谋始。地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

  好不容易背到中午十二点多,我终于把墙上的《周易》的六十四卦背了个滚瓜烂熟。

  当我从大厅里走出去的时候,发现清风道长正坐在一个石阶上悠闲的抽着烟。

  “都背过了?”清风道长见我出来对我问道。

  “嗯。”我点头。

  “那跟我来。”清风道长也没检查我是否真的背熟了,便带着我来到了道观之后的练功台上,用手一直上面的一个木桩问我道:

  “会倒立不?”

  “会。”我说道。

  “倒立在这根木桩上。”清风道长说道。

  我忙走了过去,打了个倒立,双手撑地,双脚朝天,倒立靠在了那木桩上面。

  这时清风道长走了过来,双手就跟变戏法儿一样,多出了一条绳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把我的双腿绑在了木桩上面。

  “师父,你干什么?!”我看着清风道长不解的问道。

  “一惊一乍的,师父还能宰了你不成?我是怕你中途坚持不下来。”清风道长说着手上绑绳子的动作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