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十九章 阴兵拜棺

第四十九章 阴兵拜棺

  本来我早已做好了看到一切恐怖或者恶心尸体的准备,可是结果却恰恰出乎了我的意料!

  因为在这个半打开的棺材中,除了中间有一个黑色封着黄布盖子的坛子之外,再无它物,更没有腐烂活着骨化的尸体。

  看着棺材里的那个坛子,我心里有些迷糊了,这棺材里面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个坛子?而且在这个坛子和别的坛子不一样,除了封口之外,坛子的整个上面都布满了一些看不懂的文字。

  我把这个坛子从棺材之中拿了出来,仔细辨认起了这些坛子上面的文字,这好像……好像都是日本字!

  一个刻满日本字的坛子怎么会放在棺材里,看着棺材被打开,好像这个坛子是放进棺材里不久,而把这个坛子放进去的又是谁?

  在这一连串的问题下,我忍不住想看看这坛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里,我忙把手里的坛子放在的地面之上,双腿夹住坛身,双手握住坛子上面的那个黄布盖子,同时用力,直接把这个坛子上面的盖子给拔了下来!

  盖子打开之后,坛中马上就蹿出一股刺鼻的腥味儿,这种腥味中还带着一种淡淡的血腥之气。

  往坛子里一看,一团黑色的东西正在这坛子里,为了保险起见,我看了一下四周,从地上找到一根枯枝,拿在手里,伸进坛子里戳了几下,试探出这坛子面装着一个硬邦邦地东西,不像是活物。

  把坛子拿在手中,晃了晃,好似一个圆形的皮球在坛子里面一样,该不会是……

  想到这里,我不敢接着往下想了,不管是不是那东西,倒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心念至此,我直接把整个坛子反了过来,口朝下,那坛子里的圆滚滚地东西一下子就从这坛子中给落了下来。

  “咕噜咕噜”在地上滚出去好几米,才停了下来。

  不用仔细看,我也马上认出来了,刚才从这坛子中掉下去的东西,正是一个人头!

  看着不远处的那个静静待在地面上的人头,好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压在了我的身上,害怕、震惊、好奇、恐惧各种心理全部都涌了上来。

  这个人头会是谁的?这个村子里,只有我和雷子来了,该不会是他的吧?

  想到这里,从未有过的窒息感充斥着我的全身上下,这种窒息感里面,带着绝望和的无助。

  不会是他!绝对不会是雷子,绝对不会……

  我怀着一颗极为忐忑不安的心,慢慢地朝着地上的那个人头走了过去。

  走到那个人头面前,当我看清那人头上头发的时候,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这不是雷子,因为雷子是寸头短发,而这个人却是分头中发。

  但是这个人他又是谁?怎么脑袋会被割下来装在之前的那个坛子里?

  心里想着,我慢慢地朝着这个人头面前走着转了过去,走到人头的正面,我站着依旧看不清是谁,因为头发把他的大半张脸全部都挡住了。

  那个人头的脸上外漏的皮肤在路灯的照射下,能清楚地看到布满了褐色的尸斑,脖子处的伤口早已干瘪凹陷,甚至都能看到气管和食道,这不免让我心里一阵恶心干呕,差点儿就当场吐了出来。

  不过为了看清这个人头的面貌,我只好强压下恐惧和恶心,蹲下身子,朝着那个人头上挡在脸上的头发伸出了手。

  当人把那个挡在人头面部上的头发掀开之后,一双瞪大地双眼死死地盯着我看!直接把我吓得蹲在了地上,当场差点儿没给尿裤子里!

  虽然只是看了一秒,而且我也被吓得够呛,但是我却认出了这个人是谁,正是那个叫苏瑾的瘦猴警察!

  他不知为何脑袋被割了下来,装在了这么一个坛子里,又放进了棺材里,弄的死不瞑目!

  难道是因为之前他的灵牌位上渗血的缘故?在那桌子上有四个灵牌位,这里同样东南西北各摆放了一个棺材。

  这些连起来要是说是巧合,打死我都不行!


  那个瘦猴警察苏瑾被杀死,人头放在了其中的一个棺材里,我估计是因为之前他的灵牌位渗血的缘故。

  瘦猴警察死了,那我和雷子还有那女警察王玲的命运呢?

  一阵寒意从脚底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想现在、马上、立刻就从这个村子里跑出去,一分钟、一秒钟我都不想多待!

  不过这种想法马上又被我自己给打断了,不行!雷子还在这村子里,我不能撇下他自己走人。

  而且我绝对相信,雷子他同样也不会抛下我一个人从这个村子里逃出生天。

  所以我现在面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得去看看其它的那几口棺材,确定雷子有没有出事。

  心里有了决定,我便不再浪费时间,马上行动,朝着离我最近的那一口棺材走了过去。

  走到棺材前,我用劲全力把棺材盖给推开,往里一看,只是一个空棺材,什么都没有。

  心里稍安,朝着下一个棺材走了过去,再次推开,第二个棺材里也是一样,只是个空棺材。

  深吸一口气,朝着第三个棺材走了过去,打开棺材盖子之后,里面依旧和前两个一样,什么都没用。

  到现在我才彻底安下心来,这三口空着的棺材,最起码能证明现在雷子并没有出什么意外。

  四处一打量,我看着中间那剩下的那唯一一口棺材,有些犹豫了,那个棺材看起来比这四个要大的多,到底要不要去把那个棺材也给打开看看?

  还是算了,有句话,我十分认同,那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所以我想先到别处找找雷子,找到他赶紧从这个村子里出去。

至于棺材里有什么,是谁?哪里还能管那么多,能活着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决定之后,刚想转身走人,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种无形的力量把我的身体给拉住了,同时心中响起了一个声音,一直在对我说:

  “转身走过去打开那个棺材,打开那个棺材……”

  身体跟着这个声音,不受我控制地朝着中间的那个棺材走了过去。

  卧槽!这……这算是哪回事?!我这想走还走不了!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虽然脑子清醒,但是我的双腿却自己朝着那棺材一步步地走了过去,现在我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有种走投无路的无望感!

  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渺小,以为学了几天道术就能抓鬼降妖,实在是笑掉别人的大牙!

  也弄得雷子跟着我一起倒霉,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责任全都怪我!

  不过现在就是我再自责和后悔都无补于事,这些换不来我和雷子的死里逃生。

  眼看我距离那个棺材越来越近的时候,棺材里面突然砰的传出了一声闷响。

  接着棺材盖子猛地被掀翻了过去,落在地面之上,砸起了一阵尘烟,与此同时,棺中也冒出了阵阵黑烟。

  随着棺材的打开,我的身体恢复了控制权,那股拉着我走的无形巨力,随之消失。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在我的身后突然由远至近地传来了一阵整齐统一皮靴踏在地上的声音!

  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了,正是之前我在审讯室里看到荒地上的那群日本鬼兵!

  回头一看,果然,正是他们!此时那群日本鬼兵分成两队,面无表情地朝着我这边齐步走了过来。

  他们怎么来到这里了?难道这棺材里的死人,就是那群日本鬼兵所跪拜的?

  想不明白,而且我现在全无了招法,两边无路,往前走有棺材挡着,往后走,有一群日本鬼兵走来,此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现在害怕已经没用了,反正横竖都是死,我还不如在死之前踹几脚,骂几句这些日本鬼子,也总好过一直害怕着被他们给折磨死!

  想到这里,我回过头,对着那群走近的日本鬼兵就准备张口大骂,可是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刻,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只感觉此时自己的全身的血液也跟着瞬间凝固了。

  因为,我在那群日本鬼兵的最后面,发现了同样面无表情、眼神空洞,踏着统一步伐的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