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十二章 死没死

第五十二章 死没死

  站在祠堂门前的王道长,听的出来之前的那数十道阴魂的惨叫声中带着很强的怨气。

  这些带有怨气的阴魂惨叫声,也正好提醒了他,这个村里子的村民全部都死在了这个祠堂之中,而死之后的阴魂也被困在里面,无法投胎轮回,想必这祠堂里定是有什么极其阴邪的鬼怪之物!

  祠堂里的阴魂惨叫并没有让王道长心生惧意,反倒心中升气一股怒火,爆喝一声茅山道术心诀,收敛心神,推开了祠堂的大门,抬腿跨步走了进去。

  刚一进祠堂大门,这个明响阴阳两界的汉子就被里面的场景给震惊地呆在原地失了神!

  只见整个祠堂里面,密密麻麻、横七竖八地躺着四五十具干瘪的尸体,全部都是被吸干了精血的村民!

  整个祠堂里面就如同是人间地狱!

  看到这幅场景,王道长也不禁倒吸了好几口凉气,火也蹭蹭蹭地往上长!

  到底是什么阴邪之物,敢在天道之下干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

  王道长不禁四下扫看,果然在祠堂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这个一头略宽,一头略窄的棺材上面还躺着好几具干枯的死尸,整个棺材散发着阴森幽冷的气息。

  王道长看到这具棺材,隔着老远,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是王道长不光本事过人,胆子也大,死在他手里的僵尸恶鬼,没有一百也得八十!

  所以王道长只是稍一愣神,便朝着那口棺材走了过去,势必要看看那棺材里面躺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道长靠进那棺材之后,直接一脚就把那棺材盖踢开,往里一瞧,里面竟然躺着一个日本死人,从穿着和军衔上看,是部队里的的一个将军!

  只一眼,王道长便看出这个日本将军早已成为僵尸,所以他当即就做了一个决定,马上连同这棺材把里面的僵尸给烧掉。

  但是王道长还没来记得关上棺材盖点火,里面的躺着那个日本将军直接就从棺材里跳了出来,发出一声极为尖锐的声音,朝着王道长就扑了过去!

  这个情况下,王道长别无选择,只能冲上去与那日本将军交手,这一交手,王道长便感觉这个日本将军比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些僵尸厉害的多。

  他不但力气奇大,身体的灵活度也极为敏捷,而且中重要的是,他和别的僵尸不同,有自己的思想和自主意识!

  别的僵尸只为吸食人或者动物的精血,没有自主意识,即使力量再大,也很容易对付,这个日本将军则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交手之后,王道长把自己压箱底的功夫都拿了出来,依旧制服不了那日本将军,还把自己的半条胳膊折了进去。

  无奈,王道长宁愿逆天请仙上身,也不能让这个日本将军继续留在世上继续祸害平民百姓。

  所谓的请仙,就是用自己的阳寿为代价,请来一位仙家帮助自己驱鬼降妖,请来的仙家越厉害,阳寿折损的越多。

  接下来《茅山道术大全》中的记载就有些模糊了,而且一些字体根本看不清了,好像是被人故意划掉一般。

  只能大体的看出,那日本将军被王道长请来的仙给制服,王道长也因此不久后撒手人寰,整个关于二战时期日本将军变成僵尸的这一段记载,也到此戛然而止。

  至于王道长请来的是什么仙,那日本将军所变成的僵尸有没有被彻底消灭,却不得而知了。

难道那个棺材里以前躺着的就是那个日本将军?时隔将近百年,他又复活了?

  “三哥,到东店了,咱在哪下车?”这时雷子突然看着我问道,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听后,忙把手里的《茅山道术大全》放了起来,朝着车窗外看了出去。

  “师父,就在前面那十字路口停一下车,我们在那里下车。”我看到前面的十字路口处,有一个公用电话厅,忙对卡车司机说道。

  “好咧。”卡车司机答应了一声,在路口处停了下来。

  下车的时候,我和雷子给那卡车司机钱的时候,他说啥也不要,脚下一踩油门,开着车走了。

  雷子看着那开远的卡车对我说道:

  “三哥,这是好人呐,谁说现在人情冷漠?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行了,别感叹了,先跟我去给清风道长打个电话,让他来接咱们。”我对雷子说着,朝着一旁的公用电话厅就走了过去。

  投币之后,我拨通了清风道长的手机号码,没响几声,清风道长的声音便从电话筒里传了出来:

  “哪位?”

  “师父,是我十三。”我说道。

  “十三?!好你个小子!这一整天跑哪去了?我打你电话也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清风道长在电话着急地问我道。

  “师父,我真遇到事了。”我说道。

  “什么事?你先别着急,慢慢跟我说。”清风道长问道。

  就这样,我在电话里,把我和雷子打林森开始,再到被抓到派出所,看到在十大凶地之首的白虎煞凶地复活的二战时期日本鬼兵,和被带到那个诡异村子里的一连串发生的故事,都仔细的讲了出来。

  清风道长听到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我问道:

  “这些事不简单,你们现在在哪?我马上去接你们。”

  我把我和雷子现在所在的详细地址报给了清风道长,然后清风道长让我和雷子在原地等他,便挂断了电话。

  此时天已经大亮,我和雷子在原地等了约莫能有两个多小时,一辆出租车才停在了路旁。

  清风道长在从出租车里伸出脑袋,对着我和雷子喊道:

  “上车!”

  上车之后,清风道长便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师傅,去一下东店派出所。”

  在车上,我马上把从棺材里找到的那块儿黑乎乎地东西递给了清风道长,对他问道:

  “师父,这是不是尸菌?”我现在着急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尸菌,因为它关乎安如霜的命运。

  清风道长从我手里接过那块黑乎乎地东西之后,看了一会儿,用手摸了一圈儿,然后又用鼻子闻了闻,才带着惊异的语气对我问道:

  “你小子可以啊,这还真是尸菌,怎么让你给找到了,行了,先收好,这件事儿,回去之后再说。”清风道长说着把尸菌连同包着它的衣服递给了我。

  不到十分钟,出租车便在东店派出所大门前停了下来,清风道长付了车钱,带着我和雷子朝着派出所里面走了进去。

  “十三,我带你们去找这所里的所长,你确定其中那个开车带着你们出去的警察已经死了?”清风道长一边走,一边对我问道。

  “确定,我亲眼看到他的脑袋被放在了一个坛子里面。”我对清风道长说道。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都后怕不已。

  清风道长听后再没说话,带着我和雷子径直朝着派出所的大厅门前走去,好似他早已联系了所长,我们三个刚走进派出所大厅,就迎面走来一个警察,给我们在前引路。

  他把我们带到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之后,清风道长门都不敲,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在办公室里,一个体态肥胖的中年人此刻正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前,低头写着什么。

  他听到开门声之后,带着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抬头朝着我们看了过来,当他发现开门走进来的人是清风道长之后,之前的不耐烦马上变成了笑脸,从办公桌前站起身子,迎了过来。

  “哎呀,道长您来了,坐、坐,小王倒茶!”从这个所长的表现和语气中我看的出来,他和清风道长很熟。

  清风道长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墙边的沙发上,我和雷子也跟着坐了下来。

  “张所长,我也不和你绕圈子,在你们所里昨天死的那个警察你知道了吧?我就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那个张所长听了清风道长的话,一下子愣住了,脸上带着疑惑地忙问道:

  “潘道长,昨天我所里死过警察?我怎么不知道?”直到现在,我才从张所长的口中得知,我这个师父原来姓潘。

  不过张所长这一句话,把我和清风道长还有雷子都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