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十七章 身后有鬼

第五十七章 身后有鬼

  清风道长听了安如霜的话之后,自己没说话,反倒看向了我。

  “十三,问你呢!她说这什么钟情不钟情。缘不缘的,你信不?”

  “我信!”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你信个兔崽子!之前为师我怎么教你的?!见色忘本是不是?我要告诉你多少遍你才能记住,这鬼说的话一句都不能信!”清风道长看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那你说鬼说的话一句都不能信,为什么你还要问她?”我看着清风道长很迷惑地问道。

  “我……我那就随便问问,行了,你赶紧带上它走吧走吧。”清风道长说着把符纸从玉佩上拿了下来,还给了我。

  “那我先出去了。”我接过玉佩,挂在了脖子上,带上随身背包,朝着屋子外面就跑了出去。

  “等一下!”清风道长从屋子里跟着走了出来,叫住了我。

  “师父,怎么了?”我回头问道。

  “你把虎子也带上,让它跟着你出去溜达溜达,老是圈在道观里都圈绵羊了(不凶)。”清风道长用手一直院子里还在那里撒欢地虎子说道。

  “好嘞!虎子!!”我对着院子里的虎子叫了一声,它马上朝着我跑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狼狗长得就是快,而且它自己吃得也多,才来道观没几天,整个大了好几圈,看上去跟个半大狗差不多。

  领着虎子刚走出道观的大门,我正好摇摇地看到了雷子骑着自行车朝着道观这边赶了过来。

  我忙带着虎子迎了上去,这虎子虽然第一次出门,但是也听话懂事的很,一路上一直跟在我身旁,从不乱跑。

  和雷子碰面之后,他从自车子上下来,看着我开玩笑般地问道:

  “三哥,你这咋回事?出门还带个保镖,你这狗叫啥名?”

  “叫虎子!”我笑着说道。

  “虎子!”雷子叫了虎子一声,谁知虎子看了雷子一样,示威性地翘起了尾巴叫了一声:

  “汪!!”

  “卧槽,这还不认生人。”

  “行了,咱赶紧走人吧,一人带人骑一半,我先来。”我说着把自行车从雷子手里接了过来,骑了上去。

  就这样,虎子跟在我们后面跑着,我蹬着车子,带着雷子朝着他二叔所在的那个林场赶去。

  “我说雷子,包里都是啥?去看个林场怎么搞的跟出去旅游一样?”我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问雷子道。

  “都是咱俩吃的零食,还有我妈做的糖烧饼和烧鸡,她让咱俩在林场的木屋里吃,对了我临走的时候,还顺了我爹一瓶红星二锅头,咱俩今天晚上去林场喝点。”雷子笑呵呵地对我说道。

  “行啊雷子,我这一趟没白陪你去啊,这有吃有喝的,不过你又是鸡又是酒的,也太腐败了吧?”我笑着说道。

“三哥,这就是你不对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我和雷子一路说说笑笑地朝着林场赶去,路骑了一半,换成雷子在前面骑自行车带我。

  当我俩骑到林场附近一条河流上桥头的时候,一只跟在后面的虎子上了桥以后,却不走了。

  我看到后,任我怎么叫它,它都站在桥上一动不动,双眼死死地盯着桥下面的河面上,脊背上的毛发全都立了起来,呜呜呜地低头吼个不停!

  “三哥,虎子是怎么回事?咋不走了?”雷子停下车子看着桥上面的虎子疑惑地问我道。

  “我也不知道,我过去把他弄过来。”我说着下了自行车,朝着虎子那边跑了过去。

  “虎子!虎子!虎子……”我一边朝着虎子走过去,一边叫它。

  可是虎子就好像在桥下看到什么死对头一样,死死的盯着桥下面,理都不理我。

  难道虎子在桥下面发现了什么不成?这清风道长曾经对我说过,这每条狗都是天生阴阳眼,莫非它在这桥下面发现了什么脏东西不成?

  水鬼?

  想到这里,我顺着虎子所低吼的方向看了下去,河水上虽然清澈,但是流动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我一把直接把虎子抱了起来,站起身子就往雷子那边走去。

  这不管这桥底下的河水里有什么东西,我都不准备去招惹,这俗话说的好,不作死就不会死。

咱既然没那个没事,躲着好了,等回去,告诉清风道长,让他来看个究竟。

  虎子虽然被我抱着下不去,但是那双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我身后,不停地低吼,我开始没理会,因为这林场马上就到了,我也没上雷子的自行车,直接抱着虎子就朝着林场走,怕它中途再跑回桥上去。

  可是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发现不对劲了,无论我和雷子走离那座桥多远,虎子依旧是死死盯着我身后低吼,到现在直接吠叫了起来,身上也微微地颤抖。

  我每次回头看,什么都没发现,只有一排排挡住光照的银杏和楸树,越往林场走,这林子就越密。

  “三哥,我……我怎么感觉虎子不太对劲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跟在咱后面?”雷子也看出了虎子的不正常,时不时地回头,神态紧张。

  “这大白天的哪来的脏东西,别乱说。”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也有些相信雷子的话。

  要不这虎子一路上这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虎子!别叫了。”我摸了摸虎子的脑袋,对它说道。

  毫无效果,虎子依旧死死地盯着我身后叫个不停,见此我越来越怀疑在我和雷子身后有什么脏东西跟着我我们。

  所以我留了个心眼,直接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一小盒朱砂粉末,一边走,我一边倒在了地上。

  倒了小半盒之后,我把朱砂收了起来,又和雷子往前走了几十米,虎子便不叫了,脊背上立起来的毛发也顺了下去,但是依旧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身后。

  见到虎子有这个反应,我心里有底了,八成是那河里有脏东西,现在跟着我和雷子,被我用朱砂挡住了它的路,所以虎子这才安静了下来。

  不过那一直跟着我和雷子身后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跟着我俩?

  “三哥,到了,你看就是前面那两小木屋。”雷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果然在前面不远处有两个用木头盖起来的木屋。

  其实这看林场也不是什么累活儿,和看大门差不多,也就是为了防止别人来偷盗伐木。

  见到了目的地,我把虎子放了下来,虽然虎子现在算是个半大狗,但是这一路抱着它走来,胳膊也是有些酸了,好在虎子下地之后,恢复了正常,不再对着后面叫唤。

  还没等我俩走近木屋,在里面就走出来俩人,其中一人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大爷,另外一个我认识,正是雷子的二叔。

  他见我和雷子来了,忙从木屋旁推着自行车迎了过来。

  “雷子和十三来了?”雷子的二叔看着我和雷子笑呵呵地问道。

  “叔,我俩来帮你看林场了,你有事就赶紧走,千万别耽误了。”雷子说道。

  “那行,我就先走了,你们小心,别乱跑,有啥事儿的给我打电话,或者问你们李大爷就成。”雷子的二叔说完之后,便又和我打了个招呼,急匆匆地骑上自行车走了。

  “俩小伙子,来替大人的班?”那个叫老李老大爷看着我和雷子笑呵呵地问道。

  “对,替我二叔来看一天,大爷你也在这里看林场?”雷子看着那个老大爷问道。

  “我都在这里看了十多年了,木屋都换了三次了。”老大爷看着雷子说道。

  “这样啊,那我先和我朋友去收拾收拾,把东西都给放下,过会儿我们去你那屋找你拉呱。”雷子说着便带着我朝着他二叔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只不过在进屋之前,我隐隐地听到了那个叫老李的大爷叹了口气,低声自言自语道:

  “唉!造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