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十一章 一朵怪花

第六十一章 一朵怪花

  雷子说完之后,砰砰砰地一个劲朝着那蜈蚣脑袋猛砸,手里的那块骨头砸断,马上从地上再捡起一块接着砸……

  开始那条蜈蚣还在我手里不断地扭动挣扎,渐渐地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直到彻底停止了下来,一动不动……

  “行了,行了,雷子别砸了,都死透了!”我对雷子喊道。

  雷子听到之后,又不放心的狠狠地砸了那条蜈蚣脑袋几下,这才停了下来。

  喘着粗气站在我身旁问我道:

  “三哥这……这到底咋回事?这是哪,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先把这条脑袋被雷子砸的满是血水的蜈蚣丢到一旁,甩了甩发麻发胀的双手,这才看着雷子说道:

  “你刚才让这条蜈蚣给勾了魂,直接朝着这里面走了进来,我跟在你后面就来到这里了,接下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雷子显然没反应过来,看着我不解地问道:

  “勾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别管这么多了,咱赶紧出去,这是个古墓,里面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我说着就把手机从骨头堆里捡了起来。

  就在我刚刚拿起手机的时候,不经意间扫了一眼那条已经让雷子给砸死的蜈蚣,发现他的身子突然动了一下!

  我心里就是一咯噔!难道那条蜈蚣他刚才没有死,刚才不动是在炸死?!

  想到这里,我忙对雷子低声提醒道:

  “雷子,那条蜈蚣好像还没死,小心点儿,别让它给糊弄了过去。”

  雷子听到之后,忙从地上摸起一块骨头,对我说道:

  “三哥,你用手机照着,我过去给它再补几刀。”雷子说着就要走过来。

  我忙拦住了他:

  “雷子,你先别过来!”

  “咋了?”雷子停了下来,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聚精会神地看着那条蜈蚣的身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在那条巨型的蜈蚣身子下面。

  捡起一块较长的骨头,我慢慢地把那蜈蚣的身子挑开,只见一朵妖异的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整朵花成暗黄色,叶子则是诡异的红血色,让我觉得更加恐怖的是,在这朵花的花朵上面,有一张类似与人脸的图案!!

  此刻花朵上面的那张“人脸”正在盯着我看,甚至还漏出了一丝奇特的笑容,在这古墓里看到这么一朵花,能不让人胆战心惊吗?!

  “三哥,你看什么呢?”雷子在我身后,有些着急的问道。

  “你在那等着啊,这里有朵怪花,我估计都快成精了,我先把它弄死!”看着这朵怪花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刚才那股勾人的怪味儿是怎么来的了,就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

  这朵怪花利用自己身上能散发出这种勾人的怪味,把人或者动物吸引进来,然后一旁的那条蜈蚣就把趁他们神志不清的时候,咬死吃掉,这一个植物,一个动物,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

  要不是我进来之前连了茅山道术心法,炼己术,估计我和雷子的下场也和脚下的这些白骨一样!

  想到这里,我看着这朵怪花,心里生出了一股杀意。

  直接走了过去,抬脚朝着那朵怪花就踩了下去,可是还没等我这一脚踩下去的时候,方子燕的身影突然出现了在我面前,正咯咯咯地看着我笑呢。

  我一下子愣住了,方子燕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对!肯定是那朵怪花为了保命,而弄出的幻术。

  所以我忙对雷子问道:

  “雷子,你看看我前面有没有别人?”我故意把手里的手电筒朝着方子燕的方向照了过去。

  “三哥,你说啥呢?你这时候可别吓唬我,这里除了咱俩还有谁?”雷子听到我的话,很是疑惑地问道。

  听了雷子的话,我这才放下心里,闭上眼,朝着刚才那朵怪花所在的位置,就狠狠地踩了下去。

  等我这一脚踩下去之后,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便看到了那朵早已被我踩烂的花,而方子燕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看来刚才的的确确就是那朵儿怪花用来迷惑我心神的。

  蜈蚣和那朵怪花都被我和雷子给解决了,我不免松了一口气,不过之前因为注意力都被它们所吸引,现在我再看着这四周满地的白骨,心里还是不免觉得渗人的紧。

  此地绝不宜久留,所以我忙招呼雷子赶紧走人。

  可就在我和雷子刚从这堆白骨中走出来,朝着来时的路走去的时候,雷子突然踩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低头拿了起来,对我喊道:

  “三哥,你用手机帮我照一下,看看这是个什么?”雷子对我问道。

  用手机照了过去,我发现雷子手里拿着一个瓷碗,上面的花纹倒是像一些青花瓷。

  我还没说话呢,雷子自己先喊道:

  “卧槽,三哥,咱……咱今天算是发了,这是古董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先别管它是不是古董了,咱俩先从这古墓里出去再说。”

  说着我和雷子就朝着墓道那边跑了过去,好在一路再也没有遇到什么意外,进了墓道,在里面又走了十多分钟,终于走到了头,看到了久违的亮光!

  把手机放了起来,我和雷子先是在这墓道口边上适应了一下光线,然后一前一后地爬了上去。

  从这墓道里出来,我和雷子心有余悸地瘫坐在一旁的草地之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缓了好一会儿,我才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下午3点多了,便开口对雷子说道:

  “雷子,趁着天没黑,咱赶紧回去,今天太要命了,咱俩差点儿没挂在那墓室里面。”我现在心跳都平静不下来。

  雷子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顺手把他的那个瓷碗拿了起来,对我说道:

  “三哥,我现在腿都软了,走路都发飘……”

  我和雷子一路上谁也没说话,只顾赶路,不一会儿就回到了林场木屋。

  刚走到林场附近,李老大爷估计在屋子里看到了我和雷子,从他的木屋里走了出来,隔着老远就对我和雷子打招呼,问我俩逮到了啥野味没。

  我和雷子相视一眼,无奈地笑了。

  唉,这一切尽在不言中……

  和李大爷打过招呼,我俩就一起回到了雷子二叔所住的木屋里,一进屋,雷子把手里的那个瓷碗往桌子上一放,整个人一下子趴在了床上。

  虎子见我回来了,一下子跑到我脚下,一个劲的摇着尾巴围着我转圈儿。

  “三哥,我现在整个人都虚了,刚才那也太刺激了,我整个人都不好。”雷子趴在床上对我说道。

  “我说雷子,我突然想听你唱歌了。”我我把虎子抱了起来,摸着它脑袋对雷子说道。

  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我对之前所以的东西都怀念了起来。

  “真的假的?我以前只要一唱歌,你就说我跟狼嚎一样,你今天是咋了?”雷子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我问道。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而雷子还真唱了起来: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卧槽,雷子我就跟你开开玩笑,你赶紧打住,虎子吐白沫了!……”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我和雷子的情绪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我俩在木屋里休息了一会儿后,便开始用木屋外面的一个土质灶台烧火做饭。

  我俩决定今天晚上大吃一顿,再喝个痛快。

  我烧火热冷馒头,雷子则是开始把桌子和椅子都从屋子里给搬了出来,然后从包里拿出了烧鸡、牛肉干、花生米等下酒菜,白酒二锅头也摆在了桌子上面。

  “我说雷子,你去把李大爷叫过来,和咱一起吃个饭。”我对雷子说道。

  “好咧,这就去。”雷子说着朝着李大爷那个木屋里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