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十三章 虎子救命

第六十三章 虎子救命

  这三种降头术中,其“药降”是一切降头法师必须学习的第一个步骤,它和我国苗疆一带所盛行的“放蛊”非常相似。

  苗疆一带的苗蛊师将蛇、蜈蚣、毒蜘蛛、青蝎子、癞蛤蟆这五种最毒的蛊类,同放入一个坛子中。任由它们在里面互相攻击、咬食惨杀,等到最后都死光,而且糜烂干燥后,研制成粉末,这就是所谓的“蛊毒”,将蛊毒下在欲害的人身上,可以使人精神错乱、癫狂,或者肉体疼痛难忍,以至于死亡,这就是药降。

  而降头术之中,最狠毒的手法就是第二种:

  “飞降”!也俗称“飞头降”,通常练成这种飞头降的巫师,只有在夜晚才会出来为害,白天与平常人没什么两样,每当夜晚来临时,降头师的他头颅就能与身体分家,四处飞行,寻找胎儿和未成年小孩的鲜血吮吸。

  传说胎儿是由阴阳精血所凝成,吸食越多,不但能延年益寿,而且法力会更加高强,所以这飞头降,简直已成为孕妇和孩子最恐怖的梦魇,幸好练此飞头降的降头师多数都被茅山派、灵宝派、清微派,三个道术宗派高手所诛杀,到现在寥寥无几。

  最后一个降头术则是“鬼降”,马来西亚地区有的降头师专门“养小鬼”,就是所谓的“鬼降”,养的小鬼可以帮降头师做事,施法时当助手,而且他们来无影去无踪,若有他人欲袭击或陷害,又可以通风报信。

  有的降头师还将自己养的鬼让渡给普通人,若是经商懂得,则生意兴隆,事业一帆风顺,这都靠这小鬼帮忙。

  很多达官贵人,明星商贾,都喜养小鬼,这种养小鬼的俗称实则为鬼降头!

  我看完这《茅山道术大全》上记载的这降头术,把我给吓得不轻,忙对一旁的安如霜问道:

  “如霜,那你知不知道是谁想用这降头术害我和雷子?”

  安如霜沉默了几秒之后,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休息的雷子,才对我说道:

  “正是雷子的二叔。”

  听了安如霜这句话,我顿时就愣在了当场!

  虽然我之前从李大爷口中猜测出雷子他二叔让雷子来替他看一天林场,肯定是没安什么好心,但是我实在是没有预料到雷子他二叔竟然会这么祸害自己的亲侄子!

  他到底和雷子家里有什么深仇血恨,居然要用降头术这种残忍凶狠的巫术来对付他。

  “咱……咱去外面说。”我说着带着安如霜走出了木屋。

  走出木屋之后,我反手关上门,看着安如霜低声问道:

  “难道是雷子他二叔会降头术?他为什么要害雷子?”

  安如霜摇了摇头,对我说道:

  “雷子的二叔他会不会降头术,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这屋子里被人给下了降头术是真的,而且我能确定,雷子的二叔绝对知道这件事情,因为我在木屋东南角发现了一层香灰,正是下降头术时所留下的,而这个下在这个木屋里的降头术,正是鬼降!”

  听了安如霜说的这些话,我忙下意识地问道:

  “鬼降?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木屋里现在有小鬼?!”

  安如霜微微摇头:

  “屋子里没有鬼,但是一到晚上子时,就会有小鬼从外面进到木屋里害你和雷子两人的命,而且这下鬼降头的小鬼并不算正常的阴魂,所以你身上所带的那些符纸和朱砂起不了多大作用。”

  “那……那我们怎么办?现在走还来得及不?”我有些急了。

  “躲的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而且现在天都黑了,你们又能去哪?我虽然不懂道术驱鬼之法,但是我却能知道怎样避开鬼,我有个办法可以先让你们避过这一难。”安如霜对我说道。

  “什么办法?”我急忙问道。

  “用一根红色的绳子,绑在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上面,然后你们俩个今天晚上躺在床底下睡觉,便能躲过那个小鬼。”安如霜看着我说道。

  “好!我这就和去和雷子说。”我答应道。

  “那行,我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回玉佩了,你们一定小心点儿。”安如霜说着身子一闪,消失在了我面前。

  等我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雷子人家早躺床上睡着了,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子心也宽,跟没事人似得。

  把雷子叫醒,我跟他把安如霜之前告诉我的话都说了一遍,雷子听了之后,一时有些接受不了,看我问道:

  “三哥,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我二叔他能害我?!”

  “是不是你二叔害你,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也只是猜测,但是过了今天晚上,就一定有答案了。”我看着雷子认真地说道。

  雷子听了我话,也只好点了点头,看着我问道:

  “那三哥咱今天晚上怎么整?”

  “先去找根红绳子绑在左手的大拇指上面,今天晚上咱俩在这张木床底下睡觉。”我说着开始在屋子里找了起来。

  果然在柜子里找到了一个针线盒,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棉线,绑在我和雷子左手的大拇指上面。

  准备好了之后,我和雷子又把凉席搬到了床底下,吹灭了煤油灯,衣服都没脱就躺在了木床下面。

  虎子见我和雷子躺在了床下面,它也来凑个热闹,挤着我就身边趴了下来,时不时地还舔我两下。

  我一直对这很听话的虎子喜爱的很,所以也就由着它和我睡在一起,再一个那狗的警觉性可比我和雷子强多了,有虎子躺在我身旁,我心里更踏实一些。

  “三哥,你……你这招到底管用不?”雷子看着我有些没底气的问道。

  “这招是我鬼媳妇教我的,肯定错不了,你就尽管去找周公他女儿聊天,把心放回肚子里。”我对雷子说道。

  “三哥你可拉倒吧,你千万别说这句话,你每次让我把心放回肚子里,准成出事!”雷子动了动身子说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少说一句能憋死不?!就你那张嘴一开口,咱俩今天不出事也得让你说的出点儿事!”

  和雷子斗了半天嘴,他也累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手机电量还剩百分之四。

  直到现在我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我这手机屏幕左上角被摔碎了,估计是之前在墓室里跟那跳巨型蜈蚣打斗的时候给摔的,大半个触摸屏都不好用了,看来又得换手机了,肉疼啊。

  把手机收起来,我也有些身乏意困,躺在凉席上,靠着虎子,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雷子从这个木屋里的窗户上爬了出去,朝着林场外面走去。

  在梦中我和雷子一直漫无目的在一片白茫茫地雾中走着,往前走不知多久,我突然感觉双脚传来了一阵凉意。

  再往前走了几步,就感觉整个脚脖子以下又凉又软,接着往下走,这股凉意漫过了膝盖,到了大腿。

  我正纳闷怎么回事的时候,胳膊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接着就听到一阵狗叫声:

  “汪!汪!汪!!”

  我被这疼痛感一刺激,我猛地睁开了双眼,这一看,我当时就吓的叫出了声:

  “卧槽!!”

  因为我发现我现在正站在一条河里面,河里的水正好漫过了我的腰,而虎子就在我身旁看着我不停地叫,原来刚才是虎子咬了我一口,救了我的命!

  我抬头一看,发现雷子还在继续往前走,我忙上前两步,对着他那后脑袋瓜子就是狠狠地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雷子给打醒了,当打睁开眼看到自己此刻正是河里面的时候,也是给吓了一大跳,楞了半天,才回头看着我问道:

  “三哥,这……这怎么回事?!”

  我没回答雷子,直接带着他还有虎子走回了岸边,看了看四周,这条河正是我和雷子来的时候,虎子朝着河面上一个劲叫的那条河!

  心里不免多了一丝恐惧感,当下什么也不管了,忙招呼雷子一起往回跑。

  我俩带着虎子跑回到林场木屋的时候,发现那屋子里的窗外还开着,看来之前那不是个梦!

  因为木门在里面插着门栓,我让雷子从窗户里爬了进去,然后抱起虎子递给了屋子里面的雷子,我这才爬进了屋子。

  进屋之后,我忙找出煤油灯点燃,等有了亮光,我这才发现一直跟在我身后的虎子走路一瘸一瘸,两个前爪和嘴上满是鲜血,特别是嘴巴上,鲜血还一个劲地往下滴。

  看到虎子这个模样,我忙朝着那扇打开的窗户看了过去。这窗户离地一米多高,虎子它现在绝对跳不出去,我和雷子是从当时是从窗户那里爬出去的,那被锁在屋子里的虎子它又是怎么出去的?!

  想到这里,我朝着木门那里一看,便看到木门最下面的一个角落里,多出了一个足球大小的洞窟窿!

  这个洞窟窿旁边满是鲜血,我猜的出,虎子是因为发现我和雷子不对劲,爬出了屋子,它竟然为了救我和雷子,硬生生地用它的前爪和利齿在木门上挖出了那么个洞口,钻了出去。

  我忙朝着趴在地上的虎子蹲了下去,把它满是鲜血的两只前爪轻轻地拿起来一看,我心里就是一阵绞痛!

  因为虎子的两个前爪之上都被扎满了木刺!鲜血淋漓,没一块儿好肉,甚至还有几个指甲完全被磨断,带着血丝的肉都翻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鼻子一酸,流下了泪!我不知道它究竟是忍受多大的痛楚才用这双满是鲜血的爪子追上我和雷子,我不忍心往下想了,看着虎子因为疼痛而不停颤抖的身体,哇的一声,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