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十四章 计划

第六十四章 计划

  雷子见到虎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忍不住流了下泪,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三哥,你先帮虎子把爪子上那些木刺拔出来,我去找药,我二叔屋子里应该有。”

  我对雷子点点头,用手擦了擦眼泪,看着虎子那双满是鲜血和木刺的爪子,心里莫名地难受。

  虽然心疼害怕弄疼虎子,但是它前爪上的木刺要是不拔出来的话,伤口只会更加严重,所以我强忍着心疼,摸了摸虎子的头对它说道:

  “虎子,你可千万忍着点儿,我帮你把木刺给拔出来,你忍着啊……”

  说完之后,我颤抖着双手,朝着虎子其中一直爪子上面的木刺伸了过去。

  我从虎子前爪上面,每拔出一根带着鲜血的木刺,虎子都会低声哼哼,身子也忍不住发抖,但是却一直没叫出来。、

看到这里,我更加心疼虎子了。

  不一会儿,雷子就找到了一个装着各种药木盒子,跑了过来,把木盒往我身旁一放,对我说道:

  “三哥,你快看看这里面有没有能用上的?”

  我接过木盒子一看,这里面除了感冒药、消炎药,便只剩下创可贴,甚至连瓶止血的红药水都没有。

  见此,我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了,这虎子双爪上的血,到现在还在流,而且嘴巴上面也是破了不少皮,就在我急得恨不得马上抱着虎子连夜回道观时候,突然想到了对面木屋的李大爷。

  对了!我得问问他那里有没有止血愈创的药。

  想到这里,我抱着试试的心态,让雷子帮我看着虎子,自己跑了出去,朝着李大爷的木屋里赶去。

  “砰!砰!砰!”随着我一阵敲门声,不一会儿李大爷的声音就从木屋里传了出来:

  “谁啊?”

  “李大爷,是我!”我喊道。

  话音刚落,接着我便听到了李大爷的穿衣服下床的声音,等了一会儿,李大爷打开门之后,拿着一盏煤油灯看着我问道:

  “小伙子,咋地了?你这大半夜不睡觉跑过来干啥?”李大爷问我的话的同时,时不时地朝着我身后看去。

  “李大爷,你屋子里有没有什么止血的药?”我看着李大爷着急地问道。

  李大爷一听我这句话,顿时脸色就变了,忙抓住我手,一脸紧张地看着我问道:

  “咋地了?是不是雷子那小子出什么事了?!”

  我摇头,咽了口唾沫说道:

  “不是,是我那条狗爪子给挠破皮了,到现在还在流血,所以我来问问大爷你这里有没有啥能止血的药。”

  李大爷听了我这句话,忙点头说道:

  “有,有,有!有云南白药,我这就去给你拿,你等一会儿啊。”李大爷说着就回木屋找药去了。

  听了李大爷这句话,我顿时心里踏实了不少,亏着大爷他了,要不我还真不知道大半夜应该怎么办了。

  没多大功夫,李大爷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递给我两瓶黄褐色的玻璃瓶。

  “够用不?”李大爷看着我问道。

  “够了,我先去回去给它上药,大爷谢谢你了啊。”我说着就急匆匆地跑了回去。

  “小伙子,好好对你那狗,可是条好狗,灵性着呢!”李大爷站在木屋门前对我喊道。

  “知道了。”我答应了一声,带着手里的云南白药,跑回到屋子里。

  在屋子里,我给虎子两个前爪,和嘴巴旁划破的伤口上都倒上云南白药的粉末之后,又从雷子二叔的衣柜里找出了一件布料比较透气的衣服,撕成布条,给虎子两个前爪包扎了起来。

  给它包扎好,我把又虎子抱起来放到床上,看着它睡了过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哥,你这狗可真灵精,今天晚上要不是虎子,咱俩可就真给淹死了,唉,看它那爪子,那得多疼……。”雷子看着虎子说着说着声音又梗咽了起来。

  “恩,多亏它了。”我说道。

  雷子他这个人向来大大咧咧,在学校里就是,有一次跟几个小混混打架,他被打的满头是血都没求饶,更没流过一滴泪。

  但是,今天他却为虎子一个劲地流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不过有一点儿,我到现在想不通,为什么我和雷子按照安如霜的所指,在大拇指绑上了红绳子,而且也睡在了床下,还会着了那个降头师的道?

  差点儿没给在梦中活活淹死!

  难道安如霜这个办法被那降头师给识破了?目前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许久,雷子才看着我问道:

  “三哥,你说之前咱俩出去差点儿给淹死,真是被人给下了降头术?难道我二叔真想害我?”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这下降头的人是不是你二叔我不知道,但是整件事情他一定知道,要不他什么时候都不叫你来,偏偏这屋子里给人下上降头术的这天叫你来,你说他是何居心?”我看着雷子问道。

  雷子被我这么一问,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张嘴半天,才气呼呼都说道:

  “等我二叔今天来了,我非得当面问他个清楚!我们家里从来就没和他家里犯过什么事儿,他把我往死里整这算啥?!”

  “你可别冲动,你二叔他又不是傻子,我们又没证据,他死咬住说不知道,咱俩能拿他有什么办法?”我看着雷子说道。

  “那咱怎么办?”雷子问道。

  “你先别着急,让我想想。”我说着,陷入了沉思。

  “有了!”脑还中灵光一闪,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三哥你想到办法了?”雷子看着我问道。

  我看着窗外有些已经开始发亮的天对雷子说道:

  “你二叔不管怎么样,他今天都得回来接班吧?”

  “对!”雷子点头。

  “那咱俩先藏起来,故意伪装成中了降头术淹死的假象,等你二叔回来,咱俩躲在暗处,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找到蛛丝马迹。”我对雷子说道。

  “三哥行啊你,这办法不错!咱就这么办!”雷子拍手答应。

  就这样,我和雷子收拾了一会儿木屋,制造出我俩从窗外爬出去之后,再没有回来过的样子,然后又和李大爷打了招呼,我直接跟他把怀疑雷子二叔想害雷子的这件事挑明了,李大爷听了我的话之后,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小伙子,说实在的,俺之前就看江然那小子有些不对劲,老是半夜起来在屋子烧香,怪渗人的,在你们来之前那天,他烧香烧了整整半宿,我在我这屋看着都不敢吱声,所以你们来了,吃饭我时候,我才那么问雷子那小子。”

  我听后点点头,对李大爷说:

  “李大爷,现在不管怎么样,咱们也只能是猜测,我来这里就是想让你帮个忙。”说到这里,我忙把之前我和雷子昨天晚上的遭遇,和今天计划的事情跟李大爷讲了一遍。

  跟他说好今天等那雷子他二叔程江然来的时候,要是问到我和雷子你就说没看到。

  李大爷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我道别了李大爷,回到木屋之后,看着正在屋子里忙活的雷子对他说道:

  “雷子,你在屋子里先等我一会儿,现在这个时候你二叔也来不着,我先去找几棵紫竹草,给虎子抹上去,光靠那云南白药,见效慢。”

  雷子点头:

  “行,我先虎子送到李大爷他屋里去。”

  我从木屋走了出来,直奔后面的那一片草地,一般在那种地方多数都有那紫珠草。

  这紫珠草别名紫珠,我们那里俗称为止血草,有散瘀止血、消肿的功效,最重要的是它能止痛!

  所以我才准备给虎子找几株紫珠草,给它揉碎放在伤口上,让虎子它少遭点儿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