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十九章 怪癖土豪

第六十九章 怪癖土豪

  本来我就有些担心这个瓷碗不太好卖,虽然我和雷子都不了解古董这个行业,但是多少也明白一些基础。

  因为这个瓷碗毕竟是雷子从古墓里给倒腾出来的,现在的人不管是收集古董还是藏品,都讲究一个“干净”,来源干净,东西干净。

  这来源干净,也就是说古董是不是盗墓贼违法偷盗来的,现在可不是以前,这盗墓可是能枪毙的大罪。

  而东西干净,这么说吧,相信不少人也听过,因为有些人爱收藏古董古玩,发生过很多奇怪而且难以解释的事情。

  以前我小时候,曾经听我爷爷给我讲过一个关于墓中古董的故事,因为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爷爷跟我说在民国时期,有一个姓丰的大地主,家里特别有钱,他有一个儿子,名叫丰永康,这丰永康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患上了一种怪癖,特别喜欢收藏明清时期未嫁夭折女子身上的东西。

  小到项链耳环,大到下葬时所穿的贴身丝绸和裹尸布,只要那些布料没有腐烂严重,他都要,无论卖家开多少钱,只要货好,连价都不带还的。

  用一句现在的词语来形容,那丰永康就是任性的变态土豪。

  因为这个怪癖,在那丰永康的房间里,到处都放满了从死尸身上扒下来的半腐烂衣服布料,还有那些陪葬的首饰珠宝更是不计其数。

  也亏着这丰地主家里家大业大,才经得起丰永康那么折腾,要换成一般的小地主,早就给败光了家业。

  而那丰永康自从开始收集那些古董之后,便整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那些衣物首饰寸步不离,那简直比对他自己都上心,外人看了,整个就一精神病。

  丰地主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精神可能有问题,但是四处求医问药,看了很多大夫郎中,都治不好自己儿子的病。

  这么多年过去了,丰地主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只能任由自己的儿子去了,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只要他好好的活着,不偷不抢,以后娶个媳妇儿,安稳过日子,再给自己生个大胖孙子一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毕竟在那个年代,私自收集那些古董衣服文物在也不是什么犯罪的勾当。

  可是坏它就坏在这里,这丰永康自从迷恋上收集那些古墓里的衣物和首饰之后,整个人就变了,变的越来越内向,话也越来越少了,整天就是对着那些衣服首饰看个不停,有时候丰地主晚上起夜小便,路过儿子的房间,发现他屋子里亮着灯,正对着那些古董自言自语……

甚是吓人。

  这些还不算,最重要的是,每当那丰地主给自己儿子说起娶媳妇的事情,丰永康脸色就沉了下来,说什么都不娶。

  你越说他越气,根本就是没有一点儿商量的余地。

  你说这怪不怪?在当时那年代,可也不是现在,没有那么多基友,这男人不想娶媳妇可算是怪事了。

  丰地主见自己儿子这么个样子,暗自叹气,饭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心道自己一辈子靠本事赚钱,没干过什么缺德事,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

  难道是上辈子作孽?左想右想,丰地主就觉得自己儿子收集那些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兴趣爱好,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所以丰地主在第二天,去了附近的一个道观里,请来了一个专门抓鬼驱邪的道士,让他来家中看看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那道士年岁也得有五十上下,在道观修道数十载,也算有些能耐,当他跟着丰地主走进家门的时候,他的脸色马上就阴沉了起来!

  地主见状,忙问那个老道士看出些什么来。

  老道士废话也没多说,直接伸手指着其中一间屋子说了一句话:

  “要想你儿子以后能娶媳妇儿,现在马上就把那间屋子给烧了!”

  丰地主抬头一看,老道士手所指的那间屋子,正是自己儿子的那间,顿时就觉得有些为难,便对那老道士说道:

  “道长,不是我不听您的,主要是我那儿子把它屋子里的东西看的太重了,我要是那么一下子把他的那些命根子全给烧了,等他回来还不得跟我这当爹玩命?”

  老道长却摇头说道:

  “你尽管放心的去烧,火越大越好,我保证你儿子回来之后不会找你事,他连问都不会问。”

  老道长说这句话的时候胸有成竹,那丰地主也是豁出去了,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了,就试试!

  当下叫人点火,直接把那间屋子烧成了一片废墟。

  老道士见火停下之后,便对丰地主说道:

  “从明天开始,你儿子那间房子就改成一个祠堂,里面摆上三百个灵牌,什么名字都别写,就供在里面,每月初一十五都要去生香点烛、烧纸祭拜。”

  丰地主只能点头答应。

  这大火刚停不到一刻钟,丰永康就从外面回来了,丰地主见自己的儿子回来,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要是他看见自己屋子被烧了,指不定得和自己这么闹腾了。

  可是让丰地主奇怪的事,自己儿子回家之后,看着那烧成黑灰废墟的房间,好奇地对丰地主问道:

  “爸,我屋子怎么起火了?”语气中除了吃惊和好奇之外,听不出一丝一毫地生气和愤怒。

  丰地主当时就傻眼了,自己这儿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就转性了?平时拿着当命根子的那个古董珠宝给他烧了一点都不生气,甚至都不过问。

  当下,丰地主对他请来的那个老道士便高看了好几眼。

  把老道士送走之后,丰地主也没有犹豫,当天就花钱雇来手艺好的工匠,用了不到十天,就盖起了一个很有气势祠堂。

丰地主也按照那老道士所讲,里面摆上三百个没写名字的灵牌,每逢初一十五,上香烧纸。

  从这之后,那丰永康再也没去收集古董衣物,而且也答应娶妻生子,之前的那些怪癖再也没犯过。

  其实这个故事,说白了并不是有鬼怪作祟,而是古董器物的问题。

  这只是历史长河中的多数例子中的一个罢了。

  甚至有些历史上很著名的古董首饰,落到谁的身上,谁就不顺利,而发生一系列的灾祸,这绝对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所以,我和雷子那从古墓里拿出来的那个瓷碗,没人敢收,我估计,多半是因为那瓷碗“不干净”。

  看着手里的《茅山道术大全》,我找了半天,把目录从头看到尾,再从尾看到头,压根就没有找到关于古董方面的记载。

  看来这《茅山道术大全》也不是什么都有,把书合起来,装在背包里,雷子便凑上来,一脸期待的问我道:

  “怎么样三哥?你查出啥来了不?”

  我叹了口气,对雷子说道:

  “没查出来,我那书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跟古董有关的记载和解释。”

  雷子听后,不免有些失望,坐在一旁,有些丧气的说道:

  “三哥,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能陪着我一起出来到处跑。”

  “雷子你说啥呢?咱俩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给钱就好了嘛。”我对雷子开了个玩笑,试图让他情绪缓和一些。

  就在我和雷子准备起身先去吃点儿东西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奥迪轿车朝着我和雷子这边开了过来。

  我俩对视一眼,都不明白来的是什么人,我和雷子也不认识开这种名车的人啊。

  难道是林森的人来找麻烦?想到这里,我忙对雷子小声说道:

  “雷子,准备好,看到不对劲,赶紧跑人。”

  红色奥迪在我俩身前不远处停了下来,车窗放下,一个妩媚的少妇脑袋从车窗里面伸了出来,看着我和雷子喊道:

  “喂!小伙子,你们俩上车。”

  我一看,她不就是刚才那个“藏宝阁”古董店里的老板娘吗,她怎么又找我和雷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