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七十二章 赚钱

第七十二章 赚钱

  那算命老头被众人这么一看,自觉无地自容,他自己身上有什么病,比谁都清楚,所以那算命老头丢下一句场面话,灰溜溜地挤出了人群走了。

  “三哥,你就这么把那老头给放走了?”雷子看着那老头背影有些不甘心。

  “那你还能把他咋样?算了,让他走吧。”我说着又和雷子重新坐在了地上。

  而之前看热闹的那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见那算命老头走了,没了热闹看,也都各自散去。

  只剩下刚才那个在我和算命老头中间做证人的中年人,他见人都走了,凑上前,在我和雷子身旁蹲了下来,看着我问道:

  “小兄弟,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你有这本事,你们是第一次来这三木古董街?”说着他那口袋里掏出了一盒中华烟,抽出一根递了过来。

  我摆手,意思是不会,他又把眼接着递给雷子,雷子同样摆手。

  “我们是第一次来,你要是有什么事直说就行。”我看着那个中年人问道,像他们这种人,太精明了,无利不起早,无缘无故跟我又是套近乎又是递烟,肯定有什么事。

  那中年人一笑,把烟放回了口袋,看着我和雷子问道:

  “两位小兄弟,这里人多口杂的,也不是个讲话的地方,现在刚好是个饭点,要不两位赏个脸,我请两位小兄弟先去吃个饭,咱有事在饭桌上讲。”

  “不行,这东西没卖,我们不能走。”雷子看着那个中年人说道。

  “东西?”那中年人有些好奇的看着雷子问道。

  “就是这个瓷碗,我们今天来就是卖它的。”雷子说着把那个瓷碗从地上拿了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这个瓷碗卖多少钱?”中年人看着雷子问道。

  雷子听了中年人这句话,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了我,我刚要报价,一个声音就在我之前说了出来:

  “八万!”

  我回头一看,正是带我和雷子来的那个少妇,她此刻正站在我和雷子身后,脸上带着一股笑意看着那个中年人。

  “八万?!”那中年人听到这个价格后,眉头就是一皱,转头看着那个少妇问道:

  “你是?”

  “我是带他们来这里卖瓷碗的。”那少妇说道。

  “哦,这样啊,不过你这价格要的也太离谱了,我还是去别处看看。”那中年人说着就要转身走人。

  他刚迈出几步,想到了什么一样,马上回过身子看着我问道:

  “小兄弟,你手机号码多少,我存你个电话。”

  那中年人记下我的号码之后,头也没回的走了。

  这时雷子看着那个走远的中年人抱怨道:

  “我说大姐,你这要价也太高了吧?卖个五六万就差不多得了,你一开口就八万,人都让你给吓走了。”

  那少妇听了雷子的话,也没接茬,而是看着我问道:

  “小帅哥,你跟我说实话,刚才给那老头看面相,是瞎蒙的,还是真懂?”

  “你觉得瞎蒙能蒙的那么准?”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妇反问道。

  “这样吧,这瓷碗咱就先不卖了,我先请你们去吃顿饭。”那少妇说道。

又是请吃饭?

  “我就不去了,我家里急用钱,我自己在这街上继续卖一会儿。”雷子听了那个少妇的话之后,摇头道。

  “你家里急用多少钱?”那少妇看着雷子问道。

  “两万多!”雷子不假思索地说道。

  谁知那少妇听到雷子这句话之后,莞尔一笑:

  “咱先去吃饭,钱的问题,我帮你们解决。”

  因为少妇的这一句话,我和雷子瓷碗也不卖了,收拾了东西,就再次坐上了那少妇的红色奥迪,朝着附近的饭店开去。

  车子在一个大酒楼门前的停车场停了下来,一下车,我一看这酒楼的规模就知道档次不低,而且这整个酒楼的建筑,带着一股浓浓的中国风,估计要是来这里吃一顿饭,没个大几千块钱肯定不行。

  少妇锁上车,带着我和雷子直接朝着酒楼里走去,酒楼门前的迎宾也是穿着中国古典旗袍工作服,整个酒楼里都充斥着这种古典风格。

  少妇要了一间包厢,让我和雷子点上菜之后,趁着等上菜这个空隙,她对我问道:

  “小帅哥,你那看相之术是跟谁学的?”

  “跟书上学的。”我答道。

  “那……那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看面相怎么样?要是看对了,你朋友那急用的两万多块钱,我就替他解决了。”少妇双手握在一起,看着我问道。

  “你要看什么?”我看着那个少妇问道。

  “你看看我最近财运怎么样?”那少妇一脸期待地看着我问道。

  我一听那少妇这句话,一下子就犯了难,说时候,我这还没学到如何从面相中看一个人的财运,不过我在心里一打算,这少妇的那辆红色的奥迪车很新,而且车子上的红绸子都没去掉,一看就知道是新买的,她既然新换了一辆车,那多半最近财运不错,我只好猜测着说道:

  “你最近财运不错,如果往正北方向发展会更好。”为什么说正北?其实我也是冲着财神正北这句话在胡扯。

  那少妇听到我说的话后,果然双眼一亮:

  “小师父果然厉害,最近我古董店的确是赚到了一些,那你能不能再帮我看看阳寿呢?”那少妇一听我给她说对了,对我的称呼从小帅哥直接升级到了小师父。

  “这个阳寿我还真看不了。”我连忙摆手推脱道,她这人还没完了。

  其实这个女人自从带着我和雷子进入这个包厢之后,双眼一直不定,所以我觉得她问我之前的这些问题,都是试探我,而真正的她想问我的问题她还没问。

  所以我直接看着眼前的这位少妇问她道:

  “大姐,其中你最在意的问题都不是这些吧?你到底想问什么,不如直接开口,我早给你看了,我俩早走人。”

  “小师父果然是慧眼如炬,这一下子让你给识破了,其实我就想问问我的感情,也就是我能不能和现在所谈的那个男人走到一起。”那少妇看着我问道。

  “冒昧问一句,你所说的那个男人,他是否已经成了家事?”我看着那个少妇问道。

其实我之所以有这么一问,完全是因为我刚才给她看了一眼面相,这女人虽然长得妩媚漂亮,身段也不错,但是耳朵外翻、耳廓反,形如箭簇,命理学把这种耳形称箭羽耳,而且她其额部边驿不起,辅贵不见,这种女人往往性执而偏,胆子大、特异孤行、表现欲强,多会出轨或者成为有钱人的小三。

  那少妇听我这么一问,对我更是刮目相看,忙连连点头:

  “对对,小师父你能不能给我帮忙看看,我最后能不能跟那个男人走到一起。”

  草!之前我还只是猜测,但是听到眼前这个女人自己承认了,我不免觉得有些恶心,这种女人,生来就不知廉耻,天生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但是俗话说的好,一个巴掌它拍不响,那男人同样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不过这些事情跟我和雷子没关系,他们搞他们的婚外恋,我和雷子只需从她的手里赚到钱,先解了雷子家里的燃眉之急。

  所以想到这里,我故意咳嗦了一声,学着我师父清风道长平时忽悠人语气说道:

  “大姐啊,这些事情它泄露天机,有些事儿我能说,有些事儿我可不能说啊。”

  那少妇也是个精明人,一听到我这话,马上明白我了话中的意思,一点头,从她自己包里掏出了一叠钱递给了我:

  “小师父,我的一点儿心意,当是给你们的父母买点儿补品。”我打眼一瞧,估计的有一两万。

  “谢了大姐!”我还没开口答应呢,在一旁的雷子倒先站了起来,把钱从那少妇的手中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