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七十七章 怒火中烧

第七十七章 怒火中烧

  坐在开往东店市区派出所的警车里,坐在我左右两旁的那两个警察在车子里,二话不说,对着我就是一顿狂扇,我死命的低下头,抬起双臂,把脸挡住,巴掌拳头大部分都打在了我头和双臂之上。

  哥们咱可是靠脸吃饭的,要是让人给把脸打花了,以后还这么混?

  “草!苏队长,你可真没说错!这小子手脚就是不干净,上次打架你把他逮进去,这才隔着多久他又打人,那人我看没救了吧?都被打死透了。”坐在我左边的那个警察朝着我脑袋上狠狠地砸了一拳,对另外一个说道。

  “小子,你不是牛逼吗!你师父不是认识所长吗!这次你栽在老子手里,等着掉层皮吧,今天你可是杀了人!”另外一个警察对我着我骂道。

  我一听到这个警察的声音,马上就知道了他是谁了,正是上次带人在审讯室打我和雷子的那个瘦猴警察苏瑾!

  妈的!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我今天落在了他的手里,肯定又免不了受一顿皮肉之苦。

  不过我从他这个瘦猴警察的话里,更加确定了我是被林穆鑫勾结这瘦猴警察把我套进来了。

  要说刚才那被降头术控制住的农民工让我几拳就给打死了,我死都不信,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我动手打他之前,那农民工就已经死了,这绝对是个圈套!

  再仔细一想,从方子燕叫我去KTV遇到林穆鑫开始,再到毫无预兆出现的那个中年男人胖大海,这一切就好像连锁反应,带着我一步步顺着他们布下的局走,直到我现在被这瘦猴警察带着人当场抓住。

  别人还好说,但是我实在难以相信方子燕她竟然会帮着林穆鑫一起来陷害我,这让我怒火中烧,自己真是瞎了眼!

  车子行驶出去,到了东店市区后,那俩警察不知道是打累了,还是手打疼了,对我骂骂咧咧几句之后,不再动手。

  我只感觉整个脑袋都是昏沉沉,脖子一阵阵地疼,我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手上黏糊糊的,估计是被他们挠出了血。

  “草泥马,你小子给老子等着,得罪了我们有你够受的!现在是整你,到时候我让你全家不得安宁!!”瘦猴警察看着恶狠狠地骂道,一股恶臭的口气带着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从上车到现在,我都是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理,一忍再忍,但是当我听到那瘦猴警察说要我全家不得安宁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火蹭的窜上了脑门,朝着他的胳膊上就死死的咬了下去!

  “哎呀!卧槽!!”那瘦猴警察被我咬的发出一声惨叫。

  这一口我是使足了劲,咬下去之后,嘴里马上流进一股腥锈黏稠的血液。

  “卧槽!!停车!这疯狗咬人了,给我把他拖下去打!往死里打!!”瘦猴警察被我咬得全身哆嗦,一边用另外一直手使劲地捶打我的脸,一边喊道。

  车子马上停了下来,前面开车的两个警察马上过来,拉着我用力一扯,直接把我从车子里给拽了出去。

  “你们给我打!特么的怎么不动手?!!”那个瘦猴警察捂着满是鲜血地胳膊从车子走了出来。

  其中一个警察听了瘦猴的话,忙用手往车子后面一指:

  “苏副队长,这……这里有监控摄像头……”

  瘦猴顺着那警察手指的方向一看,气得用脚狠狠地踢了一下车子,指着我凶恶地说道:

  “你特么等着回到所里,我有你受的!”

  “瘦猴子我草泥马!有种你就把老子给弄死!!”我看着那瘦猴破口大骂,我现在完全失去了理智,要不是双手被手铐给锁住,我肯定找块儿转头把他给砸死。

  “你以为你还能活得了?今天你是杀人了!杀人就得偿命!你就安稳的等死吧!”那瘦猴说到这里,然后看着另外压着我的那俩警察说道:

  “你们把这条疯狗给我带上车送派出所去,我坐后面那辆先去医院。”瘦猴警察说着上了后面那辆警察。

  我则被那两位警察压上了警车,关门再次朝着派出所开去。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原因,那个坐在后面那个看着我的警察主动和我保持开了距离,不打也不骂,就如绅士一般……

  “左十三,你不要意气用事,现在你要学会隐忍,要是有人故意用过分的语言激你,你马上就动手,以后会很吃亏。”安如霜的声音从我身旁传了过来。

  我转头一看,发现她此刻正坐在之前瘦猴警察所在的那个位置。

  “安如霜,你不怕他们看到你?”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微微一摇头:

  “我们鬼体是可以控制的,我想让谁看见,不想让谁看见都能自己说的算,当然我说的话同样也是,你放心,他们看不到我。”

  “哦,我刚才就是太生气了,一下子没忍住……”我对安如霜说道。

  “你小子跟谁说话呢?!我告诉你,别想装精神病逃脱死罪,得罪了林家,就算是真是神经病,也能搞死你。”那个警察看着我冷冷地说道。

  我没有理会他,这时安如霜继续对我说道:

  “其实不光是你生气,我刚才也气得要命,看到他们打你,我却一点儿都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心里就难受的要命。”安如霜看着我语气有些低落。

  我知道,她这又开始自责了,其实这些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但是安如霜就是喜欢把责任都往她自己身上揽,她这样让我觉得更加对不起她,对于古代女子的思想,我也是了解一些,男尊女卑,所以安如霜她才会为帮不上我而自责。

  我看着安如霜那张绝美的面孔,心中突然多出了一丝异样的冲动,吐了一口气,鼓起勇气,伸出手把她的手握在了手里,看着她说道:

  “安如霜,答应我,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要自责,我全家人的性命是都你救的,所以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永远都是我欠你,永远。”这是我第一次拉安如霜的手,她的手虽然有些凉,但是握起来柔若无骨,我忍不住又用了些力气。

  安如霜却在这个时候,身子一下子消失了,接着我听到身旁她的声音响起: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忘耍流氓,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我先出去想办法联系到你师父,让他来救你。”

  “安如霜,你先别走!安如霜?安如霜!……”

  “你特么能不能安静点儿!瞎嚷嚷啥?!到了所里有你叫唤的时候!!”旁边那警察看着我喊道。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

  “你印堂发黑,目态失神,眼眶凹陷,近犯亡阳,我提醒你以后多行善事,要不早晚会死于非命!!”

  我说这些可不是故意吓唬他,而是这个警察的面相太阴也就是俗称的阳寿将近之面相,这人很可能在最近一段时间,死于非命。

  那警察被我这么一说,先是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指着我就是一通骂,不过他估计是被我刚才咬瘦猴那一口吓怕了,要不就冲他那尿性,早就冲上来打人了。

  很快,车子就驶进了东城派出所,停下之后,我直接被压着送到了审讯室。

  这次的审讯室和我上次来的不一样,明显正规多了,最起码这里有个监控录像,他们也不敢随便打人,此时在我对面坐着三个警察,一个审讯,一个笔录,另外一个手上拿着一个杯子站在窗边冷冷地看着我。

  “刚才法医鉴定结果也都通知过来了,确定那个农民工是被你打死了,说!为什么要杀人?!”那警察说着狠狠地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对我问道。

  看他那么用力拍桌子,我都替他的手感到疼。

  “我没有杀人!”我看着那警察回答道。

  “没有?!我们所里那么多警察都亲眼看到了,你还狡辩!!我告诉你,在我们这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是不说实话,哼!我们有的是办法整到你说实话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