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七十九章 陪你否定整个世界

第七十九章 陪你否定整个世界

  我强忍住肩膀上的疼痛,低头看着那个死死咬住我的女孩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说她爸爸不是我杀的?说她找错人了?没有任何人会相信我说的话,在这些“铁证”面前,我的解释在别人眼中不过是狡辩与笑话罢了。

  “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畜生!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那女孩这时被两个赶来接我的警察从我身上拉走。

  那个女孩被架走前,她看我的双眼中充满仇恨和憎怨,本来一张秀气的脸庞此时也变得扭曲,嘴边挂满了鲜血,这种对我仇恨,已经在她的心底生了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如果换成是我,只会比她更疯狂。

  我低头看了看肩膀上那两排依旧往外流血的牙印,却感觉不到疼痛,只有一阵麻木,从心里到身体的麻木,我知道那个女孩现在一定比我疼的多,身上的疼,怎么可能比得上心里的?

  上了警车之后,车子开出了东店派出所,我被押送到了东店南面的看守所里,接管我的警察先是把我身上除了衣服所有的东西都没收装在了一个小袋子里。

  之后我就就被单独关在了一间带铁栏杆的小屋子里,不过条件还可以,木地板墙壁都是软软的,在这里想自残不太容易,而墙上也贴着一个自伤自残告知书,意思就是死了白死。

  那些警察走之前,又扔给我一瓶矿泉水和一个大面包,此时我也是饿了,坐在地上就着矿泉水啃起了面包,然后静等法院收到移送的案件,开庭审理,作出判决。

  吃完东西之后,天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也不知道安如霜有没有找到我师父清风道长,如果找到的话,他现在应该来救我了吧?

  这小屋子里可没有床,我只好靠在墙边上坐在,此刻白天穿的短袖到晚上还挺冷,有个值班的警察给我扔过来一个椅子的上的坐垫,要我坐上面,这才好了一些。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朦朦胧胧中,我听到了有人在叫我。

  “左十三,左十三……”我睁开眼睛一看,是安如霜。

  “你怎么样?他们没有打你吧?”安如霜上下打量这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摇摇头:

  “没有,怎么样了,我师父他来了吗?”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嗯,他让我先来找你看着你,他让你放心,肯定会救你出去。”安如霜点头对我说道。

  “嗯。”我答应了一声。

  之后,安如霜便坐在的身旁静静地陪着我,我俩相顾无言,不免有些尴尬,我咳嗦了一声,看着安如霜问道:

  “如霜,我问一件事啊。”

  “什么事?”安如霜转头看着问道。

  “你们唐朝都不是越胖越漂亮吗?你怎么一点儿都不胖?”我打量着安如霜那几乎完美的身段问道。

  “你傻啊,什么年代都会有胖人和瘦人,怎么可能全部都胖,亦或全部都瘦呢?”安如霜说着用她那根修长的手指点轻轻地戳了一下我的前额。

  “哦,这样对,还有,那……那我能不能问问你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也憋在我心里多少年了,一直没时间问,而且这个问题属于敏感话题,所以我之前一直都忍着。

  安如霜听到我这句话后,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对我说道:

  “我的死因真的不能跟你说,至少现在还不能,因为你还不够强大,我现在只能告诉你我的八字是:庚辰,庚辰,庚辰,庚辰,剩下的以后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一定会全部都告诉你,你不会不开心吧?”

  “不会,我有那么小气吗?不过如霜怎么样才算是强大?”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嗯……怎么说呢,至少也得像你的那个师伯陆真人一样。”安如霜轻声说道。

  “哦……我师父那样行不行?”

安如霜笑着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之后我俩又是沉默……

  “如霜?”

  “嗯?”

  “我现在心里很难受。”

“你怎么了?”

“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我,我的朋友也背叛了我,现在就连死者的家属都认定我是杀人凶手,我该怎么办?”我看着安如霜说道。

  安如霜低头想了想,然后一双极美的丹凤眼于我对视,看着我认真地说道:

  “左十三,你千万不能这样消沉下去,你至少还有家人和朋友,还有你师父,还有我,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有一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否定了你,那么我也会陪着你一起否定整个世界。”

  我听到安如霜这句话,心里莫名地涌起了一种感动,差点儿没看着她哭了出来,我何德何能娶这样一个好媳妇儿。

  “如霜,我……”

  “十三,你先别说话了,有人来了。”安如霜看着铁门打断了我的话。

  果然,安如霜她的话音刚落,我便听到了走廊那边有很多人的脚步声,而且很急。

  不一会儿,我便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接着从外面进来了很多人,最起码得有十几个,而我师父清风道长也在其中,还有上次那个东店派出所的张所长也跟在后面。

  那群人的中间是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也就三十出头,可是从他眉宇间的气质来看,这人绝非一般,面貌刚毅,不过在他的左眼之上有一道五六公分长的刀疤,幸运的是并没有伤到眼球。

  “潘道长,他就你徒弟?”那个中年他指了指铁门之后蹲在小黑屋里的我对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连忙点头:

  “对,他就是我徒弟。”

  “好了,李局长,张所长,我岳明给这个小子担保他没有杀人,能不能放?”那中年人回头看着那两个人问道。

  “这……”张所长面露难色,看向了一旁的李局长,这局长可比所长大了不止一级,所以现在张所长根本没有了任何决定权。

  “岳队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个人他……他犯了命案,谁说话也不行,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先别说话,你看完这个再说。”那个中年人说着把一份资料袋递给了那个李局长。

  李局长接过去之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张白纸,看了一会儿,脸色马上就变了。

  “这……这怎么可能?!!”李局长满脸吃惊地看着那个中年人问道。

  “这是那个白姓死者的尸检报告,是死于三天之前,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中年人语气冰冷地对李局长说道。

  “这……”李局长看着手里的这份尸检报告一时语塞,忙回头看着张所长厉声问道:

  “老张!这份尸检报告你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所长此刻早就满头冷汗,这派出所同林家一起陷害我,他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不过他们想瞒天过海,却没有料到清风道长能请来这么一尊佛。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脸上有刀疤的中年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从言语中,我听的出他是个什么队长,这队长怎么能在局长和所长面前说话如此有分量?而且我还看得出无论是那个李局长还是张所长,都对这个队长低头哈腰。

  这时清风道长也走上前,看着张所长说道:

  “老张,你们所里的人还真有能耐,先故意陷害我徒弟是不是?!”

  “不……不是,这是个误会,绝对是个误会,我回去一定好好查查,查清楚,查仔细,这潘道长,岳队长你们放心,我……我肯定彻查!给你们,还有那个小伙子一个交代!”张所长此刻说话的语气都结结巴巴。

  “好,我等你查出个结果,给我个交代。”那刀疤中年人说完后,朝着我这边一眼,然后转头看向了安如霜所在的位置,当我看到他看安如霜的时候,心里就是一紧,难道他能看到鬼?!

  “小子,你先好好地在这这里待一晚上,有什么需要尽管提,你只要没有杀人,我保证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刀疤中年人给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转身带着人走了,李局长和张所长也紧跟其后,就如两条狗腿子。

  此时的屋里只剩下两个值班的警察和我师父清风道长。

  “师父,谢谢你。”我看着清风道长道谢道。

“谢啥谢?!你个兔崽子还欠我钱呢,要是就这么被枪毙了,我找谁要去?!”清风道长对我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