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八十二章 准备

第八十二章 准备

  我就这么一直跟在清风道长的身后,走出了这栋专门办补习班的楼房,因为死人缘故,整幢楼里也没几个人。

  出了楼,清风道长先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报了一个地址,然后朝着那里开去。

  车子行驶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才在一个小区大门前停了下来。

  “师父,那瘦猴子就在这个小区里?”下车之后,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对,B17,404室。”清风道长说完便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那你准备怎么对付那瘦猴子?”我有些担忧地问道,不管你瘦猴子是不是想杀我,我都绝对不能让清风道长为了我去杀人。

  “让他日子过不下去。”清风道长说着带着我来到了这小区的B17号楼,找到了404室的后窗。

  走到一块小区花园里的土地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面小镜子,在那小镜子之上还画着一些什么奇怪的纹路。

  只见清风道长接着又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了一个刮胡刀片,放在了镜子之中,然后拿出一张黄纸夹在了镜子和刀片中间,最后用一根红色的绳子绑在了一起。

  “师父你这是干啥?”我不解地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一边用钥匙挂上的小刀挖着土坑,一边对我说道:

  “镜子为煞,刀片为杀,我把那瘦猴的姓名八字都放在这煞与杀之间,他以后的日子还能过安慰了?”清风道长说到这里,把手里的那个镜子放在了挖出的深坑里,然后镜面对准了瘦猴家里的后窗。

  “今天为师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不动一兵一卒,杀人于无形之中,这就叫兵不血刃!今天先整他,剩下的人一个都跑不了。”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这东西应该波及不到瘦猴子他的老婆孩子吧?”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不管怎么说,那瘦猴子再混蛋,毕竟祸不及家人。

  “那镜子上面又没他老婆孩子的八字,他们肯定没事。”清风道长这句话让我放下心来。

  把那面镜子埋好之后,清风道长带着我走出了这个小区,出去之后,我俩先是一起去吃了顿饭,然后找了个小旅馆我俩暂时住了下来,只等晚上去找那吸人精血的老太太。

  在旅馆里,清风道长把东西放下后,二话没说,就开始铺桌子画符,我怕打扰到他,只好一个人在床上倒立着背道术炼己口诀。

  背着背着,我就在心里想,不行,以后得找个机会在跟清风道长学点儿别的道术,这炼己术充其量只能算是个防守的道术,真得学点儿遇到什么妖魔鬼鬼多少能还手的道术了。

  要不光靠这子宸五甲驱鬼符,太被动了,而且一旦这符没用了,我可就抓瞎了。

  心里想着呢,我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忙翻身把手机拿了起来,一看是雷子给我打过来的。

  “喂,雷子有啥事?”我走出了屋子问道。

  “哦,三哥啊,你现在在哪呢?”雷子问我道。

  “我在东店市里呢?怎么了?”我问道。

  “没……没事,我就是打电话给你说一下,你交待我的事情,我都给你办妥了。”不知道为什么,雷子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刻意加大,好像在说给他身边的人听一样。

  “我交待你什么事?”我问道。

  “那瓷碗,我给找地方埋了,挖的坑挺深。”雷子说到这里,不等我答话,继续问我道:

  “三哥你在东店干啥呢?什么时候回来?”

  “明后天就回去了吧,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没,我就是问问,你回来的时候跟我联系,咱在谈谈那边的生意。”我一听雷子今天不对劲啊,他这都说的啥玩意啊,我咋听不懂。

  不过我再一心思,哦~~~一下子就全明白了过来,估计雷子这小子,拿到之前那个少妇送我们俩的苹果手机后感觉老牛X了,这会儿肯定在家冲家里人显摆呢。

  可是他认识的人又不多,只好打给我了,还跟我讲谈什么生意,其实根本就是这个家伙借机猪鼻子上插葱,装象呢。应付了雷子机子,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放下了手机。

  “铃铃……”我手机刚放进口袋里,又响了起来。

  草!这小子装X装起来没完没了了是吧,我想着拿出了手机,一看,原来是方子燕打来的。

  我看着她的手机号码,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接还是不接?

  其实方子燕为什么会穿通林穆鑫等人害我,不用她解释我也猜的出来,和她的父母绝对扯不开关系。

  所以,想了想,我直接把方子燕的电话挂断了,然后直接关掉了手机。

  回到屋子里的时候,清风道长已经把今晚所需要的符纸都画好了,然后拿出一张符纸递给我说道:

  “把这张符纸随身带着,要是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就用它。”

  我把清风道长给我的符纸接过来,贴身收好,然后看着他问道:

  “师父,那老太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会是吸血鬼吧?”

  清风道长坐在了床边,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说实在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一听清风道长这句话,差点儿没栽倒过去。

  “师父,你不知道那老太太是啥东西,你在李局长面前装的那么懂干啥?”

  “十三,你这为人处世还早着呢,现在这个社会,有些事情,你不明白也得装明白,而有些事情呢,你明白,也得装作不明白,你明白不明白?”

  “不明白。”我心想你这说的就跟绕口令似得,我上哪明白去?

  不过我却明白另外一个道理,这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方才百战百胜,我担心的是,现在清风道长他自己连那吸人血的老太太是什么东西都不清楚,怎么去制服她?

  “我说师父,你这分明是让我给你探路踩地雷啊,那老太太万一是个道行极深的妖怪或者凶鬼,我就算有一百个复活币也得挂啊。”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哎,十三,你这此话差异,此话差异呀,所谓万物不离其根本,这鬼怪妖魔也只不过为阴邪之物,根本为阴,所谓阴,则惧阳,我们只需要懂得这么一个大道理就OK了。”清风道长摇头摆脑地对我说道。

  “真的假的?别到时候OK不了,咱俩让那老太太给KO了。”我有些担心。

  清风道长摆了摆手,示意我放心。

  就这样,我和我师父清风道长一直在旅店里看着电视,熬到了傍晚,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李局长给我师父打了个电话,说他要的那些东西全部都准备好了。

  清风道长挂了电话之后,便带着我走出了旅店,打了个车,朝着那幢补习楼赶去。

  到了楼下,李局长早就准备好了,把一笼子蛇和一笼子大活鸡从车上拿了下来,放在了请风道长的面前。

  我打眼一瞧,笼子里鸡有五只,而另外一笼子蛇,最少得有三十条,只多不少,不亏是局长,这事情办的,超额。

  清风道长看着这两笼子活物,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张局长说道:

  “李局长,你先叫人把这两笼子活物抬到前面拐过弯那一条小路旁,待会我有用。”

  李局长听后,忙吩咐人把那两笼子活物给抬走了。

  “潘道长,这是你要茅台酒,我给带来了。”李局长说着从车子里拿出了两瓶酒递给了清风道长。

  “这……这酒实在不便宜,我自己掏钱买了两瓶,两瓶够不?”李局长有些尴尬的问道。

  从李局长那句“这酒实在不便宜”,我可以判断出,这李局长绝对不是个作奸犯科的人,至少要比那张所长强得多。

  “够了够了。”清风道长笑着接过的茅台酒。

  之后又寒暄了几句,李局长便带着人开车走了。

  剩下我和清风道长两人在这灯光昏暗,静无一人的街道上。

  “师父,这酒有什么用?”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啊?这酒啊用处可大了,比那些蛇和公鸡的用处都大。”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那有什么用?”我好奇的问道。

  “喝!”清风道长说着,跟变戏法一样,从包里拿出了一包酒鬼花生,在我面前晃了晃。

  看到这一幕,我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