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八十九章 蛊术

第八十九章 蛊术

  陆真人见到那降头师老太婆拿出匕首朝着自己心脏处刺去的时候,马上停下了身子,不前反退,身形极为快速的朝着我这边退了过来。

  “自残?!”陆真人一脸疑惑地看着那降头师,此刻她干枯的手掌上那握着的匕首整个刺进了自己左胸之上,匕首直没到柄把,那血就跟水龙头一样的往外涌,看我的直倒吸凉气。

  那老太婆刺中自己后,接着又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罐子,双手一用力,直接摔在了地上,罐子里马上飞出来一大片黑乎乎的东西。

  那些东西发出“嗡嗡嗡”的响声,就好似一大群蜜蜂聚集在一起所发出的声音差不多。

  不过我心里却知道,那一大群黑压压从罐子里飞出来的不明虫子,肯定不是什么蜜蜂!

  “陆真人,那……那些都是什么?!”我看着站在我身前的陆真人问道。

  “蛊。”陆真人头也没回,对我冷冷地说出了这么一个字。

  蛊?那是什么东西?难道也是降头术的其中一种?我听到陆真人说的这个字之后,心里满是疑惑,虽然我听过说这蛊术之说,但是也不太了解。

  “用自身血肉喂蛊,让蛊虫护自己逃命,好办法。”陆真人盯着那降头术老太婆像是自言自语道,也像是在跟我说。

  听到陆真人这句话,我忙朝着降头术老太婆那边看了过去,这一看,我点没给吐出来,全身发麻!!

  因为那些从摔碎在地的罐子里飞出来的蛊虫,此刻全部朝着降头术老太婆她那流着鲜血的身上啃咬而去。

  也不知道那些黑乎乎的蛊虫多久没吃东西了,只一会儿,那降头术老太婆身上的衣服就被啃了个精光,接着就是皮肉,很快就啃到了白森森的白骨上。

  “哇——!!”我身后突然传来了之前那个白姓女孩儿的呕吐声,回头一看,发现她脸色煞白,弯着腰一个劲的干呕不停,全身也直打哆嗦。

  “没那个心理承受能力,就不要看!”我叮嘱了那女孩一句。

  那就在这个时候,那蛊虫发出的“嗡嗡嗡”的声音,朝着我们这边越来越近了,听到这里我心里就是一惊!

  待我看回去的时候,那一大群黑乎乎地蛊虫朝着我们那边飞了过来,在它们身后,那降头师老太婆此时正剩下了一个人头,全身上下被那些蛊虫啃的连块儿骨头渣子都不剩!

  陆真人见此,也不慌乱,双手一挥,从清风道长身上摸出几张符纸,朝着那些蛊虫扔了过去。

  数张符纸在半空中与那些蛊虫相撞,直接崩发出了数道火光,噼里啪啦的不断有蛊虫被烧死摔在地上,火光四现,暂时延缓了那些蛊虫的前进之势。

  可是陆真人见到这个结果,却是摇了摇头,好像并不满意,接着她就从清风道长背包里拿出几张空白的符纸和一盒朱砂。

  “接着!尿在朱砂盒里。”陆真人把手里的那个朱砂盒里朝着我就扔了过来。

  我伸手忙接住了陆真人递给我的朱砂盒,背过身子去解开裤子就准备往盒子里尿,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紧张还是别的原因,虽然我憋得慌,可就是尿不出来。

  “好了没?”陆真人抬眼瞧着那些蛊虫问道。

  “没……”我话音刚落没一会儿,终于尿了出来,可是还没等我尿完,陆真人突然跑了过来,一手就从我手里把朱砂盒给拿了过去。

  我正在那尿着呢,被她突然来了这一下子,差点儿没给吓阳痿了,忙提上了裤子。

  “长得就跟豆芽似得,有啥好挡的。”陆真人从我手里拿过朱砂盒之后,丢下一句话就拿着朱砂盒蹲在了地上。

  我一听陆真人她说的这句话,差点没给气吐血了,我怎么就长得跟个豆芽似得?!这也太特么损人了吧!!

  “陆真人,你这句话也太损了吧?我发育正常的很,像你这种人就属于撸完了嫌弃女主丑的人。”咱又不是没去过大澡堂子,要是我的是豆芽,那百分之八十的男人都得算是金针菇了。

  陆真人听了我的话,直接无视我,也不说话,用手指快速的在朱砂盒搅拌了一下,然后双手沾着朱砂就开始画符。

  左右双手同时画符,那画符的速度快到离谱,从始至终,一笔而下,符纸之上,朱砂指痕如一条蛟龙,短短数秒,地面之上就画好了四张的符纸。

  此时的陆真人站起身子,微微一跺脚,四章符纸同时从地面之上弹起,弹到半空后,陆真人手指一弹,轻喝一声:

  “四斗诛罚,除去凶殃,去!!”

  四章符纸如流星一般,带着一条黄色的尾巴,朝着那一群已经飞过来的蛊虫急射而去。

  “砰砰砰!……”符纸与那些蛊虫相撞在一起,马上爆炸了开来,这次和刚才的那几章符纸不同,符纸爆炸所发出的火光竟然透露着一股红黄之色,而且火光比之前更胜。

  接下来,我只听到噼里啪啦蛊虫被烧死掉落在地面上的声音,空气中也开始弥漫出一股焦糊的味道,而且这股糊味中还带着一丝血腥之气,让我一阵反胃。

  等那些蛊虫全被烧死之后,我再一看,整条街道上,除了一片蛊虫被烧死的尸体之外,空无一物,而之前的那降头师老太婆的人头早已消失不见。

  看来到底是让她给跑了。

  “陆真人,那胖子他没事吧?”我见暂时没了危险,看到之前那胖子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便有些担心的问道。

  “陆什么真人,是我!”这次是清风道长的声音传了过来。

  “师父?你刚才去哪了?怎么陆真人上你身了?”我问道。

  “哪都没去,你师伯把那俩家伙都搞定了?”清风道长看着四周各种打斗所留下的痕迹问我道。

  “灭了一个,跑了一个。”我说道。

  “跑了一个?哪个跑了?”清风道长回过头看着我问道。

  “就是那个老太婆降头师。”我答道。

  “她还能在你师伯手底下跑了?!”清风道长满脸吃惊。

  “对,她最后把自己的身体全都喂了蛊虫,只逃走了一个脑袋。”我指着前面不远处被陆真人所烧死的那一片蛊虫对清风道长解释道。

  “这样啊,有些麻烦了,这要是放走了那降头师,后患无穷啊。”清风道长拍了拍脑袋,正好看到了那个小女孩。

  “她是谁?”清风道长不解地问道,之前因为他忙着打斗,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站在一旁的那个女孩儿。

  “她是那个白姓农民工死者的女儿。”我说道,

  “没给吓傻吧?”清风道长看着那个女孩说了一句。

  我听到后,便朝着那个女孩走了过去。

  “你没事吧?”我看着她问道,此刻她小脸煞白,全身还在微微打颤。

  她摇了摇头,一句话没说。

  “之前谢谢你啊。”我对她道谢道,毕竟不管怎么样,人家之前也救过我。

  “没……没事。”那女孩说着坐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喘息着。

  “对了,你以前不是盼着我死吗?怎么突然想起来救我了?”我看着眼前这个女孩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之前那些警察跟我解释,我爸不是你杀的,是被一些会邪术的人所害,然后控制了他的尸体来陷害你,才出现了那么一段错改是非的视频录像,他们还让我保密把这件事情保密。我之前以为是那些警察都被你给买通了,用如此低劣的借口应付我,不过经过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我开始相信了那些警察的话,所以……”那女孩一直低着头,没有接着说下去。

  “哎呀,老天终于睁眼了,这背黑锅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听到眼前这个女孩说出来的话,我长出了一口气,这憋屈了这么久,总算是被人死者家属给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