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九十二章 瓷碗

第九十二章 瓷碗

  过了能有两三分钟,那胖大海的惨叫声才停了下来,我估计是被吓昏了过去。

  没一会儿,就有好几辆警车鸣这警笛朝着那海城ktv开了过去,估计是那些被鬼吓跑的顾客报的警。

  “哼!能查出来就怪了!十三我们走。”清风道长见此冷哼一声,转身拍了拍我肩膀走人。

  跟在清风道长身后,我俩直接打车回到了之前所在的那个小旅馆里面。

  回到旅馆里的房间之后,先是洗了个澡,然后便和清风道长各自躺在了床上准备睡上一觉先。

  我躺在床上后,翻过来覆过去,就是睡不着,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我早就没了半点儿睡意,而且此刻天已经开始蒙蒙发亮,我索性不睡了,直接从床上面坐了起来,发现清风道长他也没睡,正在盘腿打坐。

  “师父,你在干嘛呢?”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闭目养神。”清风道长眼睛都没睁开对我说道。

  “我有件事想问你。”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但说无妨。”清风道长也不知道是哪个弦打错了,说话净是四个字四个字的。

  “我就是想问一下,之前那个老太婆降头师所放出来的那些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陆真人说是蛊虫,这蛊虫又是什么?”我问道。

  清风道长听了我这句话,嘴角一动,睁开了双眼,也不打坐了,往前挪了挪身子,坐在了床边看着我说道:

  “难道你今天这么好学,我这个做师父的就给你认真讲讲咱这个道上的道道。”

  “道道?什么道道?”我越听越迷糊了。

  “咱道教茅山派分有一百零八个门派,上茅山三十六,下茅山七十二,还有二十四清堂和三鬼派等传承。当然这些门派中的大多数道士都不会抓鬼,道门中人修炼,修心、修身,具超然慧力,得一清静之所,先独善其身,而兼济天下。

  但是,茅山派有一宗,名为龙虎宗,里面高人层出,个个都是抓鬼驱邪、斩妖除魔的高手,这茅山派也只有龙虎宗对外从不公开,而且收徒极为严格,除了五不收之外,还有四不要。”清风道长对我讲解了一个当前茅山派龙虎宗的一个局面。

  我听到练练点头。

  “这就是咱龙虎宗,接下来我就跟你讲巫术大派,苗族派,那里面都是养蛊虫的高手,她们多数为女人,个个精通蛊术之道,绝不好惹。而你今天看到的那个降头师,只不过是苗族派所分支出去的一个早已臭名昭著的小门派而已,多数都藏匿在东南亚、日本等地,修炼降头、飞头等邪术,食人肉、喝人精血,此刻来达到快速提高修炼的目的,这就是降头师。当然了还有湘西赶尸门派,不过现在早已没落,没了气候。”清风道长嘴里说着,穿上拖鞋,下床手从自己背包里翻出了那两瓶李局长送他的茅台酒,扔给我一瓶。

  “我喝不了白酒,上头,你说到现在我都还没明白那蛊术和蛊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说着把那瓶茅台又扔给了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接过之后,直接打开了酒瓶,喝了一口重新坐到床上对我说道:

  “你懂什么?我跟你讲这些,是想先让你明白咱这一行当前的局势,别到时候一个人出去闯的时候,啥也不明白,给我丢面子。”清风道长说完之后又喝了一口酒,忍不住赞道:

  “好酒,好酒啊。”

  “师父,你就是小气,你给那富人家里看一次风水,除一次脏东西,那都赚几十万,想喝自己买得了,还坑人李局长的。”我看着清风道长这幅陶醉的样子,就想刺激刺激他。

  清风道长听了我的话,也没生气,笑着对我说道:

  “这些等你以后就明白了,你现在不是想知道苗族人的蛊术和蛊虫吗?我就跟你仔细的讲一讲。所谓这蛊术也就是放蛊,蛊虫呢,就是那些草鬼婆放蛊时用的毒虫,而蛊的种类大致分为十三种:螭蛊、蛇蛊、金蚕蛊、篾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三尸蛊。这蛊术不仅是可以害人,也可以医病救人,它起源于在云南等地,蛊术中不止只有虫蛊,还有植物蛊,通常厉害的蛊术杀人于无形,提起来就让人闻风色变。”清风道长说完之后,看了我一眼问道:

  “你现在明白这蛊术了吗?”

  “明白一些了……”我点头说道。

  “其实现在会蛊术的真的很少了,在七八十年代,苗族人都是“谈蛊色变”,尤其是在婚姻上最忌讳,儿女要成亲的话,双方父母都要暗地里对对方进行严格审查“清针线”,看其家庭及亲戚干净与否,即有没有蛊,如果发现对方有不干净的嫌疑,就借口婉言拒绝,因此造成不少婚嫁上的悲剧。有些青年妇女,被人怀疑有蛊,只能嫁给有缺陷的或家境贫寒的男子,有的年轻女孩儿甚至为此自杀,由于害怕与有蛊人家结亲,造成有的苗族地区基本上单线开亲,在自己的亲戚之间相互开亲,导致血亲越来越近,人的素质越来越低下。

  现在鉴于蛊术陋俗对苗族社会的严重危害,许多苗族学者感到对蛊的迷信到了非铲除不可的地步,大声疾呼,呼吁移风易俗,革除陋俗。随着苗族地区科学文化知识的普及,医疗水平的提高,蛊术迷信在苗族地区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小,正因为人们没有办法证明或找出苗族蛊术的运用原理,所以就将它归为了迷信,以至于这苗疆蛊术直到今天一步步没落。”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听了清风道长对我说了这么多,我总算是对这苗族的蛊术了解了不少。

  “行了,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也不一定都懂,太困了,我先睡会儿啊,你中午的时候把我叫醒,咱坐车回青竹观。”清风道长说着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不一会儿,便传来了轻轻的鼾声。

  我也只好躺了下去,可是依旧是睡不着,只好拿出手机开机想上会儿网。

  刚打开手机,马上就看到了好几条短信息,我打开一看,有好几条是方子燕打给我的未接来电,再往下翻便是方子燕她发给我的信息。

  “左十三,我知道你恨,我现在自己都恨我自己,对你作出那些事情,我完全是没有办法,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跟你道歉和解释的机会?我们见个面。”这是第一条。

  “左十三,手机开机之后看到我的短信速回复。”这是她发给我的第二条短息。

  看完方子燕发给我的短信息之后,我心里就是一阵不是滋味,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反正我每次看到如何与方子燕有关的事情,心里都不是滋味。

  我并没有恨她,我也猜得出她那么做,完全是因为她的父母,事情都算过去了,我依旧不知道方子燕的父母到底被那林穆鑫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我就不免有些担心了起来,犹豫了一会儿,便给方子燕回了一条短息:

  “你父母怎么样了?”

  发完这条短息之后,往下一翻,发现还有短息,打开一看,正是雷子打给我的未接来电,一共打过三次,我翻到最后一条短信,看完的时候,心中就是一颤,雷子恐怕要出事了!

  因为雷子在最后一条短信息中说道:

  “三哥,你要是看到这条短信就赶快回来,咱上次在古墓里拿出来的那个瓷碗被我埋起来之后,又特么自己跑回到我家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