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九十六章 刺猬精

第九十六章 刺猬精

  “不用,我要是哪天真写完作业了,班主任她还觉得不正常了。”我看着方子燕笑着说道。

  “哦,那你师父清风道长呢?我怎么没看到他出来?”方子燕问我道。

  “他出去有点儿事,不在道观里。”我说道。

  “那你一个人在这里不无聊吗?”方子燕说着走到枣树下,身子靠在枣树上看着我问道。

  “不无聊,这不有虎子陪着我吗?”我说着又摸了摸虎子的头,这家伙的确听话,而且讨人喜。

  “它叫虎子啊?这是什么狗?叫起来挺吓人的。”方子燕看着虎子双眼中还带有一丝惧意。

  “牧羊犬,它可听话了。”就在我和方子燕讨论虎子的时候,虎子它突然耳朵一动,好像听到了什么时候,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前面的观门处叫了起来。

  我忙朝着观门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中年妇女从观门外四处张望着走了进来。

  她先是朝着观门对面的正厅看了几眼,然后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当她发现方子燕的时候,脸上一喜,快步走了过来。

  “燕子,你怎么也在这?”那个妇人走过来看着方子燕问道。

  “虎子!别叫了!”我喊住了虎子。

  “我来找我同学玩,婶,你怎么也来了?”方子燕看着那个妇人问道。

  看来方子燕和这个妇人她们两个认识,估计是一个村子的。

  那妇人一听方子燕问这话,脸色就沉了下来,摇头叹气的说道:

  “唉,别提了!我家那倒霉孩子闯了大祸,把一窝刚出生的小刺猬给活活打死了,从前天开始,我就发现他不对劲,晚上老是睡不着觉,一直跟我说屋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吱吱吱的叫,我和孩子他爸倒是啥也听不着,但也起来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可是那孩子就是不睡觉,非得说屋子里有东西一个劲的在叫,都三天没闭眼了,去镇上的医院开了安眠药都不行,再这么下去孩子非得出事不行,我这不听说青竹观有位道长挺厉害的,就寻思来看看。”那妇人一脸着急的对方子燕说道。

  我在一旁,一直没有言语,听到那妇人对方子燕说的那些话之后,我多少猜出了她孩子肯定是被老刺猬给缠上了。

  小时候,我就长听爷爷经常跟我讲,在农村忌讳打狐黄白柳四仙,所谓狐黄白柳,分别为: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四仙。

  那个妇人的孩子把四仙之一的刺猬幼崽全部活活打死,那老刺猬怎么肯罢休?他家孩子要说不出事,那才就怪了。

  “喂,十三,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帮帮忙?”方子燕看着我问道。

  “燕子,他不是你同学吗?怎么也懂这个?”那妇人看着我一脸好奇的问道。

  “他就是这个道观观主的徒弟,也是我同学。”方子燕解释道。

  谁知那妇人一听我是这个观主的徒弟,忙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看着我问道:

  “小道长,你师父呢?”

  “出去办事了,大姐你和方子燕是一个村子的?”我问道。

  “对,我家就在燕子家后面,小道长,你师父估计什么时候能回来?”那妇人估计是真急了,手死死的抓着我。

  “具体什么时间我师父没跟我讲,我也不清楚。”我实话实说。

  “这可怎么办?那……那小道长你会驱邪吗?你帮我家孩子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什么老刺猬来找他,天天看孩子那个样子,我现在这个当妈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天天不能睡觉,这不折磨人吗!”那妇人看着我一脸期待。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就有些于心不忍,可怜天下父母心,孩子犯的错,还得父母去四处求人。

  不过咱话又说出来,我对这刺猬缠人还真不太懂,要是遇到个鬼,我道还能给她画个子宸五甲驱鬼符,加以克制,但是这刺猬我就没啥招了。

  所以我看着那妇人如实说道:

  “大姐,不是我不帮忙,关键是这刺猬什么的我还真不懂。”这种事情可不能瞎糊弄,到时候弄出人命可就真麻烦了。

  咱没那金刚钻,就不揽那瓷器活。

  “小道长,你可不能这样啊,我这大老远跑来一趟也不容易,你去帮忙看看,多少钱我家里给。”那妇人以为我不答应就是钱的问答。

  这时方子燕也走到我身旁对我说道:

  “十三,你就去我婶家帮忙看看,能看出什么来最好,要是实在看不出来也就算了,毕竟你也是刚学嘛。”

  “对对对,小道长,你就去帮我家孩子看看,看不出来我们钱也照样给。”那妇女现在是病急乱投医,拉着我胳膊就是不松手了。

  见此,我也没了办法,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咱可说好了,我就是去看看,要是看不出什么来我就走,你的钱我也不要。”我对那妇人说道。

  “行,行,小道长咱现在就走?”那妇人也是心急。

  “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拿点儿东西。”我说着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把牛眼泪、墨斗线、朱砂、毛笔、黄符全部都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对那老刺猬有没有用,先带上再说,把背包背在身上,我走出了屋子。

  和方子燕还有那妇人出了观门后,我把虎子锁在了院子里,直接上了那妇人的电动车,而方子燕也是骑着电动车跟在后面。

  坐在电动车后座上,我就一直在想,这方子燕他们那个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接二连三的发生怪事?

  就我来到青竹观这段时间,都发生过好几次怪事了,第一次是那鬼火和猫头鹰一起去索命,第二次是那个躺在棺材里一直不肯走的老头,这次又碰上了这么一件事,这些连在一起,足以证明这个村子多半是有什么问题。

  一个村子里要是不停地发生怪事,要么是风水上面出了问题,要是就是人不和,土散,气不聚。

  这一路上,我一直思考这个问题,中途路过一棵柳树,我又让那妇人停下来,顺手摘下来几片柳树叶放在了口袋里。

  之后便继续赶路,不知不觉中,那妇女骑着电瓶车就带着我到了她们的村子。

  刚一进村,我就感觉不对劲,因为这村子里有股生气好像被什么东西钉死了一般,如果在这样的村子里长期生活下去,轻则发生口角,重则家庭不和、分裂。

  不过到底这股生气在哪里,被什么给钉死,我则看不出了,毕竟我是刚从这《茅山道术大全》上学了个皮毛。

  看来以后我得跟清风道长讲讲,让他来看看,估计村子生气被钉,绝对没有太久,否则清风道长他上一次来,一定会看出来。

  进村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那个妇人的家里,她带着我和方子燕走进院子,朝着屋子里走去。

  刚一进屋,我便看到一个男人拿着一瓶白酒坐在桌旁喝着闷酒。

  估计他就是那妇人的男人。

  “回来了?怎么样了?”那男人看着妇人问道。

  “请来了,就是这位小道长。”妇人指着我说道。

  “啥?!他能懂个屁!就这小毛崽子还道士?!我估计就是来骗咱钱的!!”那男人看了我一眼,一脸不信,鼻子都能上天了。

  我当时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里就有一阵不爽,不是你老婆一个劲的劝我来,你以为哥们我愿意来蹚这浑水?!艹!

  “晓伟,你喝了点儿驴尿长能耐了是吧?你会不会说话?!这位小道长位可是青竹观的实打实的道士。”那妇人眉头一竖,看着自己的男人说道。

  “得,你让他去给道洋看看,我告诉你啊,要是看不好,一分钱你也甭想要。”那男人说着又猛喝了一口白酒。

  我也懒得跟他置气,既然咱来都来了,那就去看看,所以我就直接对那妇人问道:

  “大姐,你家孩子在哪屋,我这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