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九十七章 莫道群生性命微

第九十七章 莫道群生性命微

  “小道长,孩子在这间屋子里。”那妇人说着就把我带进了一个房间里,刚一进这房间,我就看到了一个*岁的小男孩呆呆地坐在了炕上,双手一个劲的捂着自己的耳朵,打着瞌睡。

  “洋洋,快跟这位哥哥说说,你到底是听见了什么,那声音从哪传出来的。”妇人对那个叫洋洋的小男孩问道。

  那小男孩听了那妇人的话之后,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用手微微一直衣柜那个位置,才张口说道:

  “就……就在那,刚才还一直叫,现在没有了。”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判断的出这男孩现在身子很虚弱。

  我顺着那小男孩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连忙从背包里拿出了牛眼泪和柳树叶,而后对那妇人和方子燕她们说道:

  “你们先带着孩子出去,我在这屋子里看看。”

  那妇人听到后,忙带着那个叫洋洋的小男孩走出了屋子,方子燕临走的时候,也给我关上了房门。

  我打量着四周,又看了一眼手里的牛眼泪和柳树叶,也不知道抹在眼睛上能不能看到那老刺猬,先试试吧。

  心念到此,我便把沾上牛眼泪的柳树叶抹在了双眼之上,再次睁开眼我朝着之前小男孩所指的那个衣柜看了过去。

  果然,在衣柜的左边隐隐的有一团白灰色的东西。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我都看到你了,自己出来吧。”我冲着那团白灰色的东西喊道。

  我喊完之后,等了许久,那团白灰色的东西依旧在原处,一动不动,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出来的意思。

  “不出来是不是?!好,我用符把你打出来!”我说着就象征性的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黄۰色的空白符纸,对那团白灰色的东西吓唬道。

  其实要是这样它还不出来,我就真没招了,只能把这衣柜给搬开瞧瞧。

  那团灰白色的气体依旧没有动。

  看来人家根本就不摆我,见此我只得把符纸收了起来,慢慢地朝着那个衣柜走了过去。

  幸好这衣柜不算大,我一个人足以移动,等把这个衣柜移开后,我朝着地面上看了过去,让我奇怪的是,衣柜下面什么都没有。

  这不免有些诡异了,我刚才明明在这个衣柜底下看到了一团白灰色的东西,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难道是它藏在衣柜里面?

  想到这里,我赶紧打开了衣柜,往里一看,衣柜里面除了一些衣物之外,再无它物。

  这下子让我有些摸不着头绪了,我低头朝着衣柜下面再一看,那团白灰色的东西依旧还在,并没有离开。

  这可真是怪事了,那东西明明就在这衣柜下面,我却怎么也看不到,难道这牛眼泪只能见鬼,看不到那四仙?

  想到这里我俯下身子,趴在地上朝着衣柜底下看了过去。

  没想到我这一看,就給吓了一跳!

  因为我在这个衣柜最下面的木板之上看到了一只大刺猬,果然是刺猬作怪,见此我忙把整个衣柜靠在床上放倒了过去,当我转头再看那只大刺猬的时候,心里直接抽动了一下!

  因为这只刺猬已经死了,从它身上绑满的麻线判断,它是自己用绳子把自己勒死在衣柜最下面的那个木板上,它把自己和衣柜绑在了一起,所以无论我之前怎么移动衣柜都无法发现它。

  这个刺猬死的时候,双眼圆睁,嘴角上还漏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看的我背后一阵发凉。

  不知道因为什么,在这个大热天,死了几天的刺猬尸体,并没有腐烂发臭。

  看来这个刺猬是为了给自己那些被木棍敲死的孩子报仇,所以它不惜用自己性命来下咒,以此来缠着那个叫洋洋的小男孩,让他过不安宁。

  看着这个早已死去的刺猬尸体,我百感交集,本来就是那男孩作死,干什么不好,非得打死它的幼崽,现在这刺猬找上门来,用自己的命来报复这个男孩,现在我是帮还是不帮?

  站在原地,我想了许久,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道士这个职业并不好当,不光有五弊三缺,而且遇到的问题让人很难作出决定。如果我现在帮他们这个忙,那些刺猬就应该白死?如果不帮,这个叫洋洋的男孩肯定活不了多久,我应该怎么办?

  唉,算了,想了许久,我还是不忍心眼睁睁地见死不救,毕竟他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所以我蹲下身子,慢慢地把那个死去的刺猬从衣柜下面拿了下来,然后把它身子上面的麻线全都解开。

  “冤冤相报何时了,死都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说着便用手托住那早已死去的刺猬肚子,带着它走了出去。

  刚打开房门,一直等在门外的那个妇人就问我道:

  “小道长,怎么样了?你看明白没有?”

  我还没说话呢,一旁的孩子他爸看到了我手里的刺猬,大骂着就冲过来。

  “妈了个巴子!是不是就是这个刺猬害的我儿子天天睡不着觉?!我摔死这畜生!!”那男人冲到我面前就要把我手上的刺猬给一把抢过去。

  见此,我手顺着往前一送,他一把就抓到了刺猬身上的那些刺上面,疼得捂着手呲牙咧嘴。

  “你们还不知道错在哪?!”我看着那个男人就有些上火!

  “知道,知道,洋洋他不应该打死那些小刺猬,我们知道错了。”那个妇人说话倒是讲理。

  我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那个叫洋洋的小男孩一眼,对他们说道:

  “你孩子虽然现在没事了,但是必须得做到一年不吃荤,否则那刺猬精还会回来找他。”我这么说完全是在胡扯,想给这个小男孩吃点儿苦头,让他长长记性,以后别那么作了。

  “好,没问题,我都记住了。”那妇人连忙答应。

  “行了,没啥事就给结账吧,我也该回去了。”我看着那妇人说道。

  “多谢小道长,多少钱?”那妇人看着我问道。

  “两千。”我也没好意思多要,但是也没少要,让他们全家都长长记性。

  “好,我这就给你去拿。”那妇人说着朝着一个房间走去。

  这时那男人却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一身酒气的对我说道:

  “小道长,别着急走,晚上留下来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没空。”我果断拒绝,虽然刚认识不久,但是这个男人给我的印象很差,跟他一起吃饭我还不如回去和虎子一起吃。

  “小道长,你给个面子,让燕子也留下,咱一起喝酒唠唠嗑。”那男人继续劝我道。

  我此时就有些不耐烦了,摆手语气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道观里还有事,喝酒唠嗑找别人去!”

  那男人见自讨没趣,一个人自顾自地走出了院子,一边走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没过一会儿,那妇人就拿着两千块钱走了出来,我接过钱之后,点都没点,直接转头走人。

  方子燕也跟在我身后走了出来。

  “方子燕,我去把这刺猬找地埋了,你就别跟着了,赶紧回家去吧。”我对方子燕说道。

  “那你怎么回道观?”方子燕问我道。

  “路又不算太远,我跑着就回去了。”我说道。

  “我骑车送你吧。”方子燕说着就去推她的电动车。

  “真不用,我走了啊,你赶紧回去吧。”我说着摆手直接朝着村外走了出去。

  走出村子,我找了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在一棵杨树下面用木棍挖了个土坑,把这个死刺猬给埋了进去。

  “入土为安吧。”我看着坑里面那个死去的刺猬说道。

  “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它即使入土也安不了。”陆真人那小女孩般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