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零九章 殡仪馆怪事

第一百零九章 殡仪馆怪事

  我一直跟在陆真人的身后闷头赶路,一路上我俩谁都没有说话,这里距离青竹观说远不远,可说近也不近,要是一直走路,没有个五六小时是到不了。

  走了没多久,就走出了那段难走的地方,陆真人又开始跑了起来,我只得咬牙跟上,这一路上,她看我实在跑不动了,就让我原地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跑,等回到青竹观的时候,我特么都快累成虎子了。

  一进观门,看到清风道长之后,我差点儿没当场哭出来,现在在看清风道长那张欠揍的脸,怎么感觉那么亲切?

  清风道长先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看着我衣衫不整,脸上马上闪现出担忧的神色,对我问道:

  “十三,你怎么跟着你师伯出去了几天,成了这幅狼狈样子了?那茅山道术大全没丢了吧?”

  我一听清风道长的话,就想给他一拳,合着他不是担心我,而是担心他那边破书。

  不过我现在早已累的全身酸痛,也懒得跟清风道长扯了,直接走进了道观,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而清风道长则是陪着陆真人去了道观的前殿,当我回屋路过前殿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几个人影,看来那里还有别人。

  来青竹观这么些日子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人同时来到观里,所以我隐隐地觉得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预感告诉我,那这件事情恐怕和清风道长之前从瓷碗里找到的那张神秘的地图有所关联。

  不过既然我师父清风道长他们不准备跟我讲,我也懒得多问,现在我只想回到屋子里马上躺在床上。

  还没回到屋子里,虎子便摇着尾巴朝着我这边迎了过来,我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陪它玩,摸了摸它的脑袋后,直接推门进屋。

  回到屋子里后,我马上就在床上躺了下去,长这么大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感觉这木板硬床如此舒服。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想着好些日子没给家里人打电话了,便把手机拿了出来充上电,等了一会儿,打开了手机。

  我先是给我父母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最近一切都好,让他们都放心,然后又给我爷爷和奶奶打了个电话,在听了奶奶嘱咐了我十多分钟后,才把电话挂断。

  打完电话,我从手里短信里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这三天以来连续给我打了十多遍。

  谁能连着给我打那么多遍电话?

  想着我就给回拨了过去,电话那头响了一会儿,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小师父,我可总算是联系到您了,您这几天都跑哪去了?”

  我一听那个女人说的话,就有些懵了,忙开口问道:

  “你是?”

  “小师父,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就是前些日子带你还有你那个朋友去买瓷碗的那人,你记得吗?你还帮我看过面相呢。”电话那头的女人提醒我道。

  “哦哦,我想起来了,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被她这么一提醒,我一下子就想了起来,现在给我打电话的这个女人,正是前些日子那个开着红色奥迪的少妇,上次我和雷子还坑了人家两万块钱,和两部苹果手机。

  不过,她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难道是因为上次我忽悠她如何从小三上位被识破了?想起这事,我就一阵心虚。

  “我一个朋友那儿最近老是出怪事,所以就想花钱请你过来帮忙给看看,没想到你的电话还打不通,一直联系不上你,我就给你那个朋友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帮忙联系你,谁知道他也联系不上你,我就把那些怪事都告诉了你那个朋友,他说他也能帮忙处理,我就让他过来了。”那少妇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我一听到她说的这些话,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雷子那小子特么怎么回事?!他懂什么,还去处理怪事,要是真遇到什么脏东西,整个有去无回,和送死差不多!

  “你朋友哪里发生了什么怪事?”我忙开口问道。

  “我朋友他开了一家殡仪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最近他那里最近每隔半个月的就会离奇的少一具尸体,而且报警之后,警察也差不出任何线索,监控录像里面也没有任何记录,现在连着丢掉三具尸体了,死者的家属到现还经常去他殡仪馆闹腾,他也没法给人交代,这事花钱都处理不了,这不他前几天来我家里喝闷酒的时候,就都跟我说了,我也觉得奇怪,就想联系联系你,看看能不能帮忙来看看是不是风水上原因……”

  那少妇的话还没说完,我便有些着急的打断道:

  “我那个朋友什么时候过去的?”

  “今天上午我刚开车把他从车站接来,现在他被我那朋友叫出去一起吃饭了。”少妇对我说道。

  我一听,二话没说,就挂断了电话,马上拨通了雷子的号码,打了过去。

  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没谱了,自己几斤几两都弄不清楚,就去装大师,赚这种钱,整不好直接就把自己给折进去了,不过我估计雷子也是因为上次看到我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忽悠了那个少妇两万块钱和两部手机,所以才想自己去试试。

  电话那头响了半天,雷子都没接,我不免有些心急了,继续打了过去……

  连续打了三遍,都没打通,我心里更急了,忙朝着前殿赶去,想跟清风道长和陆真人打个招呼,然后去市里找到雷子把他给拽回来。

  到了道观大殿,我刚想进去,却发现殿门关着,清风道长还有陆真人都在里面和之前的那些人在不停地讨论着什么,我看到这里,也不好意思进去打扰,只好给清风道长发了个短信,然后回屋换了套衣服收拾了一下,朝着观门外走去。

  出了观门,我徒步走到县里,坐车朝着市里面赶去。

  在车上,我先拿出手机,给那个少妇打了个电话过去,跟他说明我现在马上就赶过去,让她帮我先找到雷子。

  车子到了东店市汽车站之后,我下车刚走出汽车站,手机便响了。

  我拿出来,正是雷子给我打过来的,我马上就接了起来:

  “雷子,你特么跑哪去了?!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我怒道。

  “我……我东店市里,刚才手机没带在身上,三哥怎么了?”雷子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还怎么了?!你在市里干啥?是不是准备去帮那家殡仪馆去处理什么怪事?!你是不是没长脑子?!那种事情能随便管?!”我在电话里对雷子吼道,我现在是真的有些火了。

  “三哥,我不是有你上次给我的那张符纸吗?我心思用它就差不多了,所以就来了……”雷子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听到雷子这句话,我先是楞了几秒,然后一下子就想了起来,上次他和我一起去林森那别墅里驱女鬼的时候,我留给了雷子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让他自保防身,没想到他这小子现在想用这张符纸去帮人处理殡仪馆里的怪事。

  “你现在在哪?”我现在懒得跟雷子他多说了,直接问出他在哪,然后找到他,就把他给拽回来,他那牛脾气我了解,我人要不过去,电话里根本叫他不回来。

  “东店殡仪馆。”雷子对我说道。

  我接着就挂断了电话,从路边打了个出租车,朝着东店殡仪馆就赶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开到了东店殡仪馆的后面,我付钱下车,从后面走了进去。

  在殡仪馆的大院里,我掏出手机刚想给雷子打个电话,突然一辆白车从大门外驶了进来,车子停下,从车上面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那两人打开车子后门,用担架抬着一个装在蓝色塑胶袋的死人就朝着殡仪馆里面走去。

  我打量了那两个人一眼,发现其中的那个女孩我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女孩正是之前怀疑我杀死他爸爸的白姓女孩!!

  不过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想到来这殡仪馆当起了搬运尸体的搬尸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