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一十章 活过来的死人

第一百一十章 活过来的死人

  我就站在原地,一直看她抬着尸体朝着殡仪馆走进去后,心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无缘无故怎么会来到这里搬运尸体?

  看到这里,我忙把手机先放了起来,准备跟这那女孩后面进去看个究竟,说不准之前那几具尸体丢失,和她有关系,毕竟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来干这种搬运尸体的活儿,的确让人生疑。

  跟在他们两人的后面,我走进了殡仪馆,刚一进去我就犯难了,因为大门后,就是一个向上的楼梯,而楼梯口的下面,是左右两个通道,之前抬着尸体的那两个人完全不见了。

  站在楼梯口,我根本分不清他们是去了哪里,就在我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应该往哪里走的时候,在左边的楼道里传来了一阵开门的声音。

  听到后,我忙朝着那边的楼道跑了过去,正好看到了之前抬尸体那个女孩儿从一间屋子里跑了出来,朝着楼道里的垃圾桶那边跑了过去。

  那女孩跑到垃圾桶旁后,忙摘下脸上的口罩,一张嘴“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心里更加迷惑了,她这分明是被刚才那个死人给吓的恶心吐了出来,她既然那么害怕死人,为什么还要干搬尸工这种活儿?

  心里想着,我赶忙朝着那女孩走了过去,走到她身旁的时候,她也同样认出了我,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嘴角,有些吃惊地看着我问道:

  “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一笑,说道: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你一个小女孩干嘛跑到这殡仪馆当起了运尸工?”

  “我……我……”她听到我的问话后,忙低下头,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

  看她那副支支吾吾的样子,我马上就觉得眼前这个姓白的女孩儿有些不对劲,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既然这么害怕看到死人,为什么还要干这种活儿?”我看着她继续问道。

  “我……我来这里工作,就是需要钱,马上就要开学了,我得给自己赚出开学的学费来……”她抬头看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一下子愣在了当场的话。

  对啊!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忽略了,这个女孩儿她的爸爸被那降头师所害,现在她只有自己靠自己。

  “那你也不至于干这个啊,你一女孩儿干什么不好,偏偏来这里搬尸体,你看你都吐成什么样了。”我看着她说道。

  “这个活儿给的工资最高,干十天就能赚到三千块钱呢,我没事,现在还不习惯,再过几天也就好了。”那女孩说着擦了擦她那张苍白脸上的汗水,站了起来。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有些内疚,不管说什么,她爸爸虽然不是我给害死的,但是死因也和我有关系,要不是没有我,她爸爸根本就不会被那个日本的降头师给害死。

  “好了,先不跟你聊了,我还有事儿,得去忙了,下次再聊。”那女孩说着戴上口罩,对我摆了摆手朝着楼道里的一间屋子里走了进去。

  看着她走进去的身影,我有些怅然,她现在被迫为了学费而干搬尸工这种工作,一切全都是因为我,我得想办法帮帮她,最起码不让她因为上学的学费而发愁。

  想着,我直接给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三哥,你到了?”雷子接了电话问我道。

  “你现在赶紧来这殡仪馆的后门,我在后门等你。”我说着就挂断了电话,朝着后门走了过去。

  站在后门等了没一会儿,就老远看到了雷子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三哥,你前几天都跑哪去了?我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雷子跑到我跟前,喘着粗气问道。

  “你先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赶紧跟我回去。”我说着就拉着雷子的胳膊朝着后面外走去。

  “三哥,有钱不赚不是你的风格啊,再说了,饭我都吃了人家的了,这要是啥都不管拍屁股走人,也说不过去啊。”雷子看着我说道。

  “卧槽,你能不能靠点谱?!这事儿警察都查不出来,咱能看明白?!”我看着雷子喊道。

  “那可不一定,我来这里之后,都打听过了,有人看到那些死人是自己从这殡仪馆走出去的。”雷子看着我说道。

  “你别跟我在这瞎扯,那死人自己走出去,监控录像它会看不到?”虽然雷子没有说谎的习惯,但是我现在是一点儿都不相信这话,雷子这小子指不定让谁给忽悠了。

  “三哥你还别不信,我这都是跟在这里看大门的大爷问到的,那大爷是个实诚人,根本不可能忽悠我,要不我带你再去问问。”雷子见我不相信他的话,有些急了,拉着我就要去找那看门的大爷。

  听了雷子的话,我有些动摇了,要是这殡仪馆里真有什么死人活过来的事情发生,我还真得留下来看看,最起码搞清楚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到时候就算我不行,也能让清风道长来这里看看。

  “行了,我跟你去问问。”我一把甩开了雷子的手,跟着他一起朝着那看门大爷所住的屋子里走去。

  其实到了现在,我却不想走了,一来我的好奇心上来了,想查看的究竟,二来我现在急切的想赚到一笔钱,先替那女孩儿把学费给交上,每当想起她趴在垃圾桶旁呕吐恶心的样子,我心里就一阵不是滋味。

  其实她就算在这里赚到三千块钱,也没多大用,三千块钱估计连她生活费都不够,大学学费更是不用说。

  所以,我才打算留下来帮忙看看,真要是有什么脏东西,就给除了,赚这殡仪馆老板一笔再说。

  雷子带着我来到那看门老大爷屋子后,我从那老大爷口中得知,原来他在前天晚上,远远地看到有一个死人从殡仪馆里走了出去,吓得他一直躲在门口动都不敢动。

  “大爷,你可得看清楚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是死人?可别看错了。”我看着老大爷问道,这殡仪馆里就是给死人化妆的地方,有的死人给弄的跟活人根本分不出来,所以我才这么问。

  “我能看错吗?那死人走路的样子都和活人不一样,身子硬的很,走路腿都不带打弯的。”老大爷急忙对我说道。

  看着老大爷他说话的样子,并不像是胡吹乱扯,难道这死去的人是诈尸了不成?要不他们怎么会自己从殡仪馆里的停尸间走了出去。

  “我说大爷,你们这个殡仪馆晚上都不锁门啊?”我对大爷问道,要是锁着门,那尸体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自己偷摸跑出去。

  “锁着呢,怎么能不锁,这吓人就吓人在这里,我第二天早上再去检查的时候,那些锁着的门都自个打开了,你说它吓人不吓人?!我都不打算搁这里继续干了,这大晚上的谁能受得了?!”老大爷看着我心有余悸地说道。

  听了老大爷的话,我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这死人诈尸,根本有没有独立的思想,更不可能自己把锁给打开,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

  “大爷,这事你以后可别去到处乱讲啊。”我看着那大爷说道。

  “你就放心吧,我说出去都没人信,也就你们俩个小伙子肯听我说这些,唉!”老大爷说着叹了一口气。

  听完老大爷讲的话,我忙叫着雷子从看门大爷的屋子里跑了出去,让雷子在前面带路,朝着这殡仪馆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里面,雷子带着我找到了这个殡仪馆的老板,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相互介绍之后,我得知这个男人名叫胡啸波,在他名下还有一个火葬场。

  “小师父,我这殡仪馆也开了两三年了,一直都没发生什么怪事,就最近这段时间,老是有死尸接二连三的离奇消失,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胡啸波说着给我和雷子各自递过来一根烟。

  我摆手示意不会吸烟,看着他问道:

  “我说胡老板,你这里消失的那三具尸体,生前都是些什么人?”

  “小师父,你这可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最近那三具丢失的尸体,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年轻的女人!!”胡啸波从座椅上站起来看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