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零一章 准备

第一百零一章 准备

  听到胡啸波的话后,我刚要说话,一旁的雷子却抢在我前面对胡啸波说道:

  “胡老板,我现在严重怀疑你这个殡仪馆风水上最近出现了问题,以至于死人发生尸变,自己走失。”

  胡啸波一听雷子这句话,脸色马上就变得煞白,只一会儿,他就恢复了正常,看着雷子问道:

  “小师父,你这么说也说不通啊,即使那些死人真的尸变了,自己“活”过来走出去,按理来说肯定会被监控录像给录下来,为什么我这殡仪馆里的监控录像里什么都看不到?”其实这胡啸波虽然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但是心里一直并不相信我和雷子这俩愣头小子。

  听了胡啸波的话,雷子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这里,我马上把话题转移开:

  “胡老板,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查清楚那三具女人的尸体她们到底去了哪里?至于那些尸体为什么会消失,今天晚上我就和我朋友留在这里查个清楚。”

  胡啸波听后,连忙点头:

  “对,小师父你说的对,不过那些尸体到底去了哪里,我这还真查不出来,那派出所都查了好些日子都查不出个头绪来,要不我过会儿再去派出所问问。”

  “行,不过今天晚上你得给我准备些东西来。”我看着胡啸波问道。

  “准备什么小师父尽管说就行。”胡啸波一口答应。

  “两只公鸡,一桶石灰粉,还有一袋朱砂粉。”我对胡啸波说道。

  “行,我这去就准备,两位小师父在这等一会儿。”胡啸波说着就走了出去。

  从窗外看着胡啸波上车朝着殡仪馆大门开去,当他开到大门的口的时候,在那看大门的老大爷突然出来拦住了他,不知道在跟他说些什么。

  虽然听不到,但是我多少也能猜的出来肯定是那老大爷不准备干了,跟胡啸波辞职呢。

  果然等胡啸波开车走了没一会儿,那老大爷就背着大包小包,装在自己的电动三轮车里骑上走了,估计是那“活”过来死人把他给吓怕了,所以都不等工资结了,人就走了。

  “三哥,你不是跟我说你们学道的人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咱这一次可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而且还赚到了钱,简直一举两得。”雷子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对我说道。

  “你可拉倒吧,雷子我告诉你,我怀疑这尸体丢失跟人有关系,而且那人一定是在殡仪馆工作的熟人。”我对雷子把心里所想的说了出来。

  “啥?三哥你的意思是那些尸体不是自己诈尸跑了出去,都是被活人给偷走了?”雷子看着我有些惊愕的问道。

  “对,不过我现在也只是猜测,毕竟那老大爷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跟咱俩瞎扯,所以我猜测肯定是有人能控制那些死人的尸体,让他们“活”了过来,而那个能控制死人的人一定是殡仪馆的熟人,因为只有这里的熟人才会知道这里面的监控死角,从而操控死人躲过监控的拍摄,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尸体自己走出去。”说完后,我又对雷子补充了一句:

  “对了,还有就是殡仪馆每个门的钥匙,如果不是这里面的熟人作案的话,那些诈尸“活”过来的尸体根本不可能自己走出去。”

  雷子听完我分析的这些话后,一拍自己的大腿:

  “三哥你这分析的还真对,照你这么说,看来的确是这里的熟人作案,他奶奶的,你说那人是不是心理变态,他闲的没事偷死人的尸体干什么?!”

  “嘘——!”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雷子先不要说话,因为我听到了房门外面的楼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砰!砰!砰!”紧接着,办公室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进来。”雷子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副大老板的气势对着门口说道。

  门被打开,一个男人带着一女孩儿走了进来,我一瞧,那男的我没见过,那女孩儿正是之前我刚刚遇到的那个姓白的女孩。

  “胡总呢?”那个男人进办公室看到里面是我跟雷子,不禁有些纳闷的问道。

  “去给我跑腿买东西去了,你们有啥事?”雷子看着那个男人问道,他现在又开始显摆了……

  “哦,没事儿,胡总不在就算了,我给他打个电话。”那男人说着就带着那姓白的女孩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关门走出去,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当我看到那个男人脸色的时候,觉得有种阴冷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活着的死人一般,也或许是他们干这一行太久,身上多少难免带着死人的阴气和尸气。

  唉,都说这一行工资高,折寿的很啊,人身上长期带着尸气,健康和寿命都会大打折扣。

  摇了摇头,我并没有再多想。

  “三哥,既然你都怀疑那几具尸体都是人偷走的,为什么还要让那胡老板准备那些驱邪的东西?那什么公鸡、朱砂,对人可没用。”见那两人走了,雷子看着我问道。

  “我那也是猜测,万一还真是诈尸了,咱要是不提前准备,到时候可就抓瞎了,所以肯定要未雨绸缪。再一个就算这真的是人为的,那个人也精通邪术,否则绝对不可能控制死人走路,所以准备那些绝对用的到。”我对雷子说完之后,便把背包从身上拿了下来,放在桌上,拿出纸笔来,准备等胡啸波带会朱砂后,画两张子宸五甲驱鬼符,以备不时之需。

  过了能有半个多小时,那胡啸波开车赶了回来,此时已经是将近下午五点,他把车里的两只公鸡、一桶石灰粉,一小袋朱砂粉从车子上面拿了下来,一起带了进来。

  “对了胡老板,你们这殡仪馆出事的地方,都是在哪里?”我突然想起这么一个细节忘记问了,便对刚把东西放下的胡啸波问道。

  “都是在化妆间,我们这里的入殓师刚把那些死人给化妆好放进冰柜里,第二天一转眼的功夫就没了。”胡啸波皱着眉头对我说道。

  “这样啊……”我点了点头

  ……

  之后,那胡啸波又和我跟雷子讲了一些事情的细节,最后撂下一句家里还有事,就急匆匆地走了。

  胡啸波走了之后,我把那两只鸡连同朱砂和石灰粉一起带到了办公室里屋,先是用朱砂搅拌墨水,画出了两张子宸五甲驱鬼符,然后又往朱砂盒里面装满朱砂粉,以备不测,最后我又用一塑料袋装了一袋石灰粉随身携带。

  “三哥,你这石灰粉是干啥用的?”雷子看着我问道。

  “驱邪防止尸变。”我对雷子解释道,其中直到现在,很多农村里下葬的时候,都会先在坟坑中洒满石灰粉,一来防潮,二来就是防尸变了。

  “三哥,那你以后也教教我画那符纸,我也想学。”雷子继续对我问道。

  “我劝你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学了以后就会五弊三缺,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我把符纸放进裤子口袋里对雷子说道。

  “五弊三缺那是啥?”雷子看着我问道。

  “现在告诉你你也不不懂,你先帮我把那两只大公鸡的嘴巴给绑上。”我对雷子说道。

  “绑它嘴干啥?”雷子看着我问道,他这人就这样,什么事情非得刨根问底弄个明白。

  “你不绑,这鸡一叫,容易打草惊蛇。”我言简地对雷子说道。

  等我和雷子忙活完了,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傍晚6点多了,这个时间段正是殡仪馆的下班的时间,人都下班了,再加上最近这里闹的风言风语,所以天还没黑,这偌大的殡仪馆里,就只剩下我和雷子俩人了……

  而且最近这殡仪馆里因为连着发生丢失尸体的事情,也没什么生意,这一到晚上,甚至连个值班的都没有。

  “雷子,咱先出去吃饭,然后回来就准备去那化妆间蹲守,看看今天晚上能不能发现什么。”说着,我俩一起朝着殡仪馆大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朝着门卫室一瞥,正好看到了那个姓白的女孩儿,坐在里面。

  她不是应该下班了吗?怎么突然到这殡仪馆的门卫室里面了?

  “雷子,你等我一下啊。”我对走在前面的雷子招呼了一声,转身朝着那门卫室里面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