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开慢点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开慢点

  红色的轿车停下之后,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从放下来的车窗里探出了脑袋,看着路旁的我问道:

  “小帅哥,你这是离家出走呢?”

  听了那带墨镜女人的话,我这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之前一直在思考那刀疤脸跟我说的那些事情,而完全忽略了自己此刻的形象。

  现在我就穿着一条中分裤,光子身子,背着一小背包,人家看我这造型,一下子就把我当成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了……

  听到那女人的话,我就顿感冤枉,忙对她解释道:

  “大姐,你这就不懂了,我这是荒野求生,体验绿色生活,回归到大自然母亲的怀抱。”

  谁知那女人一听我这话,一下子笑出了声:

  “呵呵,小帅哥,荒野求生求成你这样的,还真是少见,那我就不打扰你和大自然母亲拥抱了,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哈。”说着那女人一踩油门车子就蹿了出去。

  “哎!哎!我不抱了!!”

  看到那辆红色轿车远去,我悔的肠子都青了,你说我就直接承认离家出走得了呗?扯那些没用的干啥,唉!这下次在遇到车子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就在我沮丧的同时,那辆本来开走的红色轿车又退了回来,车子再次停下,那女人打开副驾驶车门,坐在车里对我说道:

  “刚才逗你玩的,上车吧。”

  我:“……”有这么逗人玩的吗?

  坐上车,我还没记好安全带呢,那女人脚下就一踩油门,车子飞速蹿了出去。

  “我靠!大姐你开车开慢点!!”我看着车里那时速指针指到180迈而且还在继续加速的时候,整个心都悬了起来。

  “你怕什么?这条路上车少的很。”那女人丝毫不在意的对我说道,同时把车里的音响给打开了。

  “就算是没有车,那你也不至于这么快吧?!”我看着时速表上面的指针已经过了200。

  她没有理会我的问题,而是看着我反问道:

  “对了,你去哪?!”

  “我天!姑奶奶!你别看我!你看路!!”

  我现在的心里,就如同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这个女人是疯了吧?!开车开的这么猛!我都后悔死坐上她的车了……

  曾经有一条遥远的公路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用双腿去珍惜它,直到上车后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身旁这个开车的女孩说三个字:

  开慢点!!

  如果非要在这三个字上面加一份限制,我希望是六十迈!

  车子一路狂飙,一直到进入市郊区后,那女人才把车速放慢了下来,这一路我始终都是提心吊胆,到现在才多少有些安心。

  不过这女人虽然开车开的猛,但是车技还真没得说,估计以前她肯定是赛车手出身。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要去哪呢,我看看和你顺路不顺路,如果不顺路,你就在这里下车,在前面不远正好有一个车站。”那女人把车子上面的音乐关掉,看着我问道。

  “东店。”我现在巴不得赶紧下车,要是再这么下去,我非得让这娘们给吓出心脏病来不可,这哪是在开车啊,简直就是在玩命!

  “东店?你也去东店?咱俩还真顺路耶!”

  噗——!……听到这个女人说的话,我差点儿当场吐血身亡,老天爷,要不要这么巧?!

  不过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听她的口音并不是我们东店人,难道她来东店走亲戚?

  “你不是东店的吧?”我问道。

  “对,我去办点儿事。”那女人说着把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然后专心开车,好在她这一路还算正常,没有再飙车。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便驶进了东店市区。

  “我就在前面下车。”我一直前面的一个标志性的服装连锁店说道。

  “好。”那女人答应了一声,把我送到路旁,停下了车子。

  下车之前,我又从身上拿出了那一千块钱,从里面抽出了五百,递给那个女人。

  谁知她看到我手里的钱之后,笑道:

  “小帅哥,钱就不必了,有缘再见。”

  看着那女人开车红色轿车远去,我摇了摇头,把钱放进了口袋里。

  回到东店市之后,我马上就去服装店买了一件短袖穿上,然后又去手机店里买了一根手机数据线,最后在附近找了一个旅店,花了120块钱开了间单人房间,进屋后,便用电脑连上数据线给手机充电。

  躺在房间里的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我就一个人出去找了个面馆,先准备吃些东西,把肚子给填饱。

  吃饱喝足,我再次回到了旅店里,刚把手机开机,雷子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进来。

  我赶忙接了起来:

  “喂,雷子。”

  “三哥,你昨天晚上又去哪了?我和那白若彤在火葬场等了你一宿,你这老是玩失踪是怎么回事?你以为你是闷头瓶啊?”雷子的有些着急的语气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

  我苦笑一声,想起雷子他二叔程江然,马上就对雷子说道:

  “雷子,有件事我得跟你讲。”

  “啥事?”

  “你二叔他根本就没有死,我昨天晚上看到他了,你以后要是看到你二叔的话,马上躲的远远的,他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我对雷子嘱咐道。

  “什么?!我二叔他没死?不可能吧?他出殡的那天我也在场啊。”雷子语气中满是吃惊与质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总之他一般不会让你们发现他,万一你要是砰到他,千万躲的远远的,你二叔好像在修炼什么血降头术。”我说道。

  雷子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响,最终选择了相信我,在电话里说道:

  “好,三哥我听你的,对了,你现在在哪?赶紧来先东店殡仪馆,我在值班室等你,那姓胡的给咱钱了。”雷子对我说道。

  “好,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去。”我说着挂断了手机,随身带着走了出去。

  在路旁拦了个出租车,直奔东店殡仪馆而去。

  当了东店殡仪馆,我走进值班室后,发现整个屋子里就雷子一个人,雷子见我来了,忙打开桌子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纸袋,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五叠人民币,也就是五万块钱。

  “胡啸波给了你五万?”我问道。

  雷子点头:

  “那姓胡的一开始说给三万,我说什么也不干,硬是问他要了五万。”

  “咱俩还是年轻了,看来以后得先谈价钱,再办事。”我对雷子说道,不过这五万块钱也不算少了,最起码对现在的我和雷子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

  “三哥,你这些钱准备怎么花?”雷子看着我问道。

  “五万块,咱一人分两万五。”我对雷子说道。

  “我不要那么多,昨天晚上主要都是你的功劳,随便给我点儿就行。”雷子说道。

  “别墨迹,就这么说定了。”我对雷子说道。

  “那行,不过我那些钱先放你那,你帮我存着,以后我需要钱的时候就找你要,要是我自己拿着,指不定就花光了。”雷子对我说道。

  “好。”我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看着雷子问道:

  “对了,那白若彤她去上班了吗?”我看着雷子问道。

  “今天殡仪馆整个放假,都没人上班,那姓胡的老板都没来。”雷子对我说道。

  “那她去哪了?”我问道,现在我就想把我自己手里的这两万五千块钱先给她,以解她的燃眉之急。

  “她刚出去,估计上厕所去了吧。”雷子说道。

  听了雷子的话,我便坐在了门卫室的床上,等那白若彤回来,心想先把这件事情搞定,然后再给那刀疤脸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约他当面谈谈,毕竟这下墓可不是小事。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外面有一阵极为嘈杂的争吵声,声音中竟然还有白若彤的。

  这是怎么回事?听到这里,我便和雷子一起走出了门卫室,朝着争吵的那边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