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灵异调查队

第一百二十二章 灵异调查队

  我和雷子刚一出门卫室,便在殡仪馆门口看到了白若彤,此时她身旁正围着两个小混混模样的人,白若彤想走,那两人马上挡住了她,一直在说着些什么。

  其中一个小混混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金项链,看那粗细程度,就知道档次不低,这白若彤怎么和这些社会上的小混混牵扯上了关系?

  看到这里,我和雷子马上走了过去。

  “我不欠你们钱,我爸更不会欠你们钱。”

  “不欠?你自己看看,这白纸黑字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白鹏!白鹏不是你爸是谁?!人死了就想不认帐?!”其中一个混混手里拿着一张欠条般的白纸在白若彤面前晃悠。

  白若彤接过去一看,顿时说不出话来了,许久才摇着头满脸不相信地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爸绝对不会问你们这种人借钱。”

  “不会?!我告诉你白纸黑字写的清楚明白,你想赖账?!”另外一个混混越说语气更是嚣张。

  “你们干什么?!”在我身旁的雷子看到后,走上前去。

  我怕雷子把这事给闹大,忙跟了上去。

  “你谁啊?!特么多管什么闲事?!”其中那个带着金项链的混混看了雷子一眼,语气很猖獗。

  上前我一把拦住了雷子,抢先说道:

  “我俩是她哥,你们找我妹妹干什么?”

  “你是她哥?那特么正好,赶紧把你爹欠我们兄弟的钱给还上,要不你们三个今天谁也走不了!!”戴金项链的混混看着我吼道。

  “你先把欠条给我看看。”我说道。

  接过那混混手里的欠条,我仔细看了起来,上面写道:

  “借款人白鹏于2015年6月14日向出借人借款人民币(大写)贰万元,小写2万元,借款期限2月,利息一万,如不能按时归还,愿承担所产生的一切法律责任。”欠条的下面还按着手印。

  看到这里,我根本就分辨不出这张欠条的真假,而且现在白若彤他爸早已火化,死无对证,而且指纹更是无法确认。

  这下可真算麻烦了。

  “你看完了没有?!”一旁的混混催了我一句。

  我一咬牙,算了,现在真假根本无从分辨,破财免灾,而且趁着这个探测一下这张欠条的真假,想到这里我便对那两个小混混说道:

  “行,欠条我收下了,我马上进去给你们拿钱。”我说着走进了殡仪馆的门卫室,从纸袋里拿出了三万块钱,递给了你两个小混混。

  他们数钱之后,也没再多说什么,调头就走了,看着他们两个远去的身影,我把欠条给撕碎,心中暗想:你们最好别骗我,否则以后绝对饶不了你们!

  “十三,我爸爸根本就不会借高利贷,我不相信。”白若彤这时走过来,眼圈泛红地对我说道。

  “没事儿,就当是破财免灾了,他们以后要是再来找你,你马上给我打电话。”我看着白若彤说道。

  “好,不过我……我以后会还你钱的。”白若彤说道。

  “行了,先进屋吧。”我说着当先走进了门卫室,而一旁的雷子则是有些气鼓鼓地跟在我后面,我看的出来,他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对我“服软”的态度相当不满意。

  在门卫室里,我把剩下的两万块钱递给了白若彤。

  她接过我手中的纸袋里,一看到里面是钱后,忙还给了我:

  “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我自己可以赚钱。”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先把学费和生活费的问题解决了,等你以后毕业赚到钱再还我。”我把钱再次推给了白若彤。

  “我真的不能要。”白若彤的态度很坚决。

  “想想你爸爸,他在工地里天天干苦力为的什么?就是为了让你安安稳稳上大学,考个好成绩,将来能找一个好工作,你这样下去,怎么学习?”我看着白若彤说道。

  她听了我的话后,没忍住流出了泪。

  “拿着吧,以后赚到钱再还我。”我说着把钱再次递了过去。

  这次她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对我说道:

  “谢谢你们,我以后一定会还你。”

  ……

  和雷子从值班室走出来后,雷子见没旁人了,终于忍不住对我说道:

  “我说三哥,你刚才是怎么回事?你都不知道那欠条是真是假你就把钱给那俩混混了,依我看他们就是来讹钱的,直接把他们打跑不就得了。”

  “就算咱俩真把他们打跑了,当时没事了,以后呢?还有,如果那欠条万一是真的呢?”我对雷子问道。

  雷子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咱俩倒是没什么,白若彤她一个女孩要是招惹上了那些小混混,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那……那欠条要是就是假的,你替白若彤还了钱,他们以后还来找她麻烦怎么办?”

  “如果他们收了钱,还继续来找麻烦的话,那我不就知道那张欠条是真是假了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是如果他们真是来讹钱的,到那时候,保准让他们一分不少地给我吐出来。”我看着雷子阴险的笑着说道。

  雷子听了我的话,楞了半响,才反应了过来:

  “卧槽!三哥你咋那么聪明?!这招够秒!”

  “行了,你先去汽车站坐车回家吧,我还有点儿事,你那两五万我以后还你啊。”我对雷子说道。

  “三哥钱咱俩没必要分那么清,不过你又有啥事?”雷子看着我问道。

  “我去约会行不?”我说道。

  “切——!鄙视你,那俺就不当电灯泡了,走人。”雷子说着朝着汽车站那个方向走去。

  见雷子走远,我马上拿出了手机,找出刀疤脸的号码,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半天,他才接了起来:

  “喂。”

  “喂,我是左十三,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现在就在东店,想今天跟你见个面。”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好,你现在直接来东店的eg分公司,然后说找岳明就成。”刀疤脸沉吟了一会儿,答应了下来。

  我一听这“eb”公司,就是吃了一惊,这个公司我太熟悉了,不光是我,只要在东店的人都知道,虽然只是一个分公司,但是也算得上是东店市里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光办公的楼层就二十多层。

  “好,我马上过去。”说着我便挂断了电话,朝着eg分公司走去,路不远,拐过两个弯就到了。

  来到东店市的eg分公司,我直接走了进去,来到一楼大厅,直接对着站在前台接待小姐走了过去。

  “你好,我找一下你们公司的岳明。”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那前台接待小姐看着我笑着问道。

  “没有,你给他打个电话吧,你就说一个叫左十三的来找他。”我说道。

  接待小姐听后,忙打了个电话,低声说了几句,挂断电话后,笑着对我说道:

  “先生,岳总让您上去,请跟我来。”

  我道了声谢,便跟着那接待小姐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她带着我上了11楼,然后在一间办公室门前停了下来。

  “先生您好,这里就是岳总的办公室。”说完后便直接走了。

  我上前敲了敲办公司的门,一个极为浑厚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请进。”

  我走进去,在办公室里正好看到那刀疤脸坐在一张办公桌前面,而在一旁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女人,当我看清那个女人的面貌后,不禁大吃一惊:

  “是你?!”“是你?!”我俩同时喊出了声。

  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女人正是之前开车送我来到东店市的那个女人。

  不过她怎么来这里了?

  一旁的岳明看到这里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有些意外地问道:

  “你们认识?”

  “也不算认识,见过一次面。”那女人抢在我之前说道,然后她又看着我好奇地问道:

  “不过你怎么来这里了?难道你也是我们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的人?”

  我一听就愣住了,什么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不是去下墓吗?这都什么跟什么?

  “赵曼,他可不是咱调查队的人,而是龙虎宗的人。”刀疤脸对那个女人说道。

  “哦,龙虎宗的道士,我还真没看出来,年轻有为啊,这么小就能进入茅山龙虎宗?”赵曼看着我说道。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自从进来这屋后,刀疤脸和那个叫赵曼女人的对话,整个把我给弄蒙圈了。

  这去下个墓,怎么还和国家扯上关系了?

  “我说岳大哥,这都什么情况,什么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我看着刀疤脸问道,心里越来越迷糊。

  刀疤脸听了我的话后,笑了笑说道:

  “我先给你看一下我们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历史吧,你就会明白我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了,咱国家,对付鬼怪妖邪的,可不只有你们龙虎宗。”他说完递给了我一间类似于文件的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便看到封面上写着“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绝密记录”,这几个字,打开一看,里面写道:

  1951年3月,参与打击湘西土匪,成功地揭穿了土匪企图运用当地特殊地形天气装神弄鬼的把戏,配合部队首战告捷,任务级别:机密。

  1951年7月,于湘西成功发现了赶尸匠的秘密,并加以研究,任务级别:绝密。

  1955年2月,于甘肃发现古代吸人精血神秘植物,该植物生有独眼,高超过3米,能自主移动,现保存于091秘密基地,任务级别:绝密。

  1955年10月,于山东发现一神秘6岁女孩,她自称记得前世今生。经秘密调查,该女孩所述前世为清朝康熙年间,其中大部分描述都与当时事件吻合,该女并未学过历史。现该女已受到特别监护,任务级别:机密。

  1957年8月,河北发生异能者控制他人梦境从而杀人的恶性案件,国家灵异调查队配合当地公安机关成功破案,任务级别:机密。

  1962年4月,四川古墓中现百年不腐僵尸,吸血食肉,已被强制火化,任务级别:绝密。

  ……

  这一件件的事情看的我震惊不已,照这么看来,这个什么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最起码已经有六七十年的历史了。

  但是这些东西绝对属于机密中的机密,那刀疤脸为什么会给我看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