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发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发

  听了刀疤脸的话,我当时就沉默了,我倒不是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但是如果让白若彤跟着我们一起去下墓的话,我怎么跟她解释?

  而且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那白若彤跟着我们一起下墓后遇到了什么不测,那我不得自责死。

  “十三老弟,我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顾虑,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得跟你说明白,咱这次下墓虽然是去找凤凰胆,绝对不是为了私人利益,有些细节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讲,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如果找到凤凰胆,便能阻止很多无辜的人命丧黄泉,你或许还不知道,我们现在这个世界,马上就要大变天了……”刀疤脸看着我叹了口气,语气复杂的说道。

  听了刀疤脸的话,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大变天?怎么个意思?刚想继续问,一旁的赵曼站起来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你叫左十三?”

  “对。”

  “如果我是你,一定会带着岳队长找那个人。”

  “为什么?”

  “如果那个人真是的人医术传人的话,她这次去要是找到凤凰胆,有可能会救很多人的命,这点请你相信岳队长,也相信我。”赵曼双眼一直盯着我,直到她站到我面前,我才发现她竟然还要比我高半头。

  我想了一会儿,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好,我带你们去找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选择相信他们两人说的话,即使没有任何证明。

  “多谢。”刀疤脸对我道谢。

  从办公室出来,刀疤脸先是安排了那个叫陈羽洛住在了eg公司里,然后带着我和赵曼一起走出公司,上车,朝着东店殡仪馆赶去。

  到了殡仪馆,刚下车,我便在门卫室看到了还在门卫室值班的白若彤,带着刀疤脸和赵曼走近门卫室,先是介绍认识了一番,然后刀疤脸直接对白若彤说明了来意。

  开始白若彤听到我们要去下古墓,顿时吃了一惊,马上开始劝我不要干违法的事情,但是等到刀疤脸给她解释清楚后,白若彤这才算是明白了一些,但是我从她脸上依旧看得出她并不是完全相信刀疤脸的话。

  其实要不是她也经历过几次怪异恐怖的灵异事件,今天跟她讲这些,她能信一点儿才怪呢。

  刀疤脸问了一些关于白若彤身世的问题后,然后便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珠子递给她。

  “麻烦你帮我闻闻看,这个珠子是什么味道?”

  白若彤接过去后,闻了一会儿,肯定的说道:

  “辛味。”然后就把那颗透明的珠子还给了刀疤脸。

  刀疤脸听到白若彤这句话之后,双眼中精光一闪,然后面带喜色的与一旁的赵曼对视一眼,然后看着白若彤说道:

  “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白若彤有些不明白地说道:

  “你们说的我都听不懂,我也不是什么医术的传人,我爸爸他就是一个工地的建筑工人,你们肯定找错了。”

  “我说没错就不会错,在来之前,我听十三老弟对我说,你爸爸被一个来自日本的降头师所害,如果你不肯帮我们,那么接下来的日子还会有很多无辜的人和你爸爸一样死去,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和亲人离别时的痛苦,你忍心吗?”刀疤脸看着白若彤说道。

  白若彤听到这句话后,身子明显一震,白齿轻咬嘴唇,沉默了许久才说道:

  “好,我去……”

  之后我们四个人就在这值班室里简单的指定了一下计划,本来是一周后出发,改为明天一早,定下时间和明早的集合点,刀疤脸就带着赵曼告辞走人,去为明天的出发提前做准备。

  此时的屋子里就剩下了我和白若彤,她见刀疤脸和赵曼走了后,便看着我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十三,你真的相信他们说的话?我怎么感觉他们口中所说的什么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不太靠谱啊,他们万一要真的是盗墓贼那可怎么办?。”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给他们担保绝对不是盗墓贼,而且上次我进看守所,就是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把我给保出来的,就连咱东店市公安局局长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这种人绝对有着强大的背景,要是他是盗墓贼的话,公安局局长抓他还来不及呢。”我对白若彤解释道。

  白若彤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给我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没有再说话。

  为了保险起见,我拿出了手机给清风道长打了个电话过去。

  毕竟以前陆真人跟我讲过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喂,怎么了十三?”清风道长在电话里问我道。

  “师父,你让我去跟着他个姓岳的刀疤脸一起下墓?”我直截了当的问道。

  “不是我,是你师伯的意思,我本来就没打算让你去,越是古老墓地越诡异恐怖,但是你师伯说我太惯着你,硬是让岳队长带着你去。”清风道长有些无奈地对我说道。

  听了他的话,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刀疤脸在发给我那条短信息之前,陆真人就知道了。

  在电话里,我又听清风道长嘱咐了半天,才挂断了电话,看来清风道长还是很不放心我一个人跟着他们去下墓。

  不过不管怎么样,别说清风道长让我去,哪怕他不让我去,我也得去,毕竟那墓中极有可能有救安如霜所需要的尸菌!

  只这一个原因,就足以让我去下古墓冒险了。

  长话短说,当天晚上,白若彤先是给殡仪馆的那个胡老板打了个电话,让他来交接钥匙,然后便和我一起在这殡仪馆附近找了个小旅店各自住了进去。

  在旅馆里,我花了好几个钟头为下墓准备,先是画了五张子宸五甲驱鬼符,然后又出去找了一些柳树叶连同那半瓶牛眼泪和五张符一起放在了我随身的背包里。

  最后,我又检查了一遍墨斗线、朱砂盒、还有烛龙九凤,见一件不少后,我才安心了睡去,有了这些东西,下古墓后,万一我们遇到了僵尸粽子或者阴鬼凶煞也好应对。

  第二天一早,我便早起叫着隔壁房间里的白若彤走出了旅馆,朝着约定好的殡仪馆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我便看到了一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红色轿车,我一看到这辆车,心里就发憷,怎么刀疤脸让赵曼开车来接我们?

  上车之后,我发现车子上不光只有赵曼,在车后座上还有两个中年汉子,我让白若彤坐在前面,自己和那两个中年汉子坐在了一起。

  车子便发动,直接朝着市郊区外赶去,好在她没有再飙车。

  在车子上,和我坐在后面的那两个男人始终沉默不说话,我坐在他们身旁隐隐能闻到一股土腥气,难道这两个人是刀疤脸请来专业盗墓的人?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量了那两人一眼,只见其中一个正一脸色相的瞅着在开车赵曼超短裤下面的大白腿。

  见此,我就一阵鄙视,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车子开出了东店市,在前面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脸白色的越野车,赵曼开到那辆越野车旁后,一按喇叭,那辆越野车便追了上来。

  我从车窗外一瞧,开车的正是刀疤脸,在他车上还坐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我用脚趾头也想的出来,正是那个精通观星寻脉的陈羽洛。

  而且我还看到,在那辆越野车的后面,全部都是装满了各种装备、物资,看来他们准备直接开车前往贵州,估计是车上带了太多难以过机场安检的装备。

  就这样,两辆车子出了东店市,上了高速公路,朝着贵州市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