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树生人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树生人面

  这次我们所去的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便位于贵州荔波县的南面。

  坐在车子里,我只得暗自叹气,这下子可有的受了,我们山东离着贵州可不近啊,我昨天晚上在旅馆上网的时候顺手百度了一下,相距2200多公里。

  不过我同时也上网多少了解了一下那个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那里虽然风景不错,但是也不少险恶水,甚至还有各种具有攻击血的野生动物,比如狼、毒蛇、野牛、熊、豹,甚至还有华南虎。

  但我现在最担心还是白若彤她那小体格,到底能不能在那种险象环生的地方适应下去,而且真要下到古墓里的话,她一普通女孩可不比那些灵异事件调查队的老油条,遇到了危险没有那么快的反应能力。

  还有那刀疤脸之前跟我所讲的大变天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小小的凤凰胆中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同时让我不解地是,清风道长和陆真人他们又要去哪?难道他们所去的地方和上次那张神秘地图有关系?

  我正想着这一个个问题,车子不知不觉行驶了一个多小时,那两个汉子也各自靠着睡了过去,打起了鼾声。

  “左十三,咱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车上也没外人,我有些话想问你,能直接问吗?”开车的赵曼突然对我说道。

  “可以啊。”我看了一眼那两个已经睡过去的中年汉子说道。

  “我听岳队说,你从小身边就有跟着个鬼媳妇?”赵曼对我问道。

  赵曼这句话刚说出口,坐前面的白若彤回过头,一脸吃惊地看着我。

  “对,九岁那年就有了。”我如实答道,既然他们灵异调查队都已经知道了,我也没必要再隐瞒。

  “听说你答应岳队跟我们一起下墓,就是为了寻找阴气所生的尸菌来救她?”赵曼继续对我问道。

  “没错。”我说道。

  “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赵曼说着,把车窗前面的遮阳板翻了下来。

  “可以讲。”我隐隐猜得出这个叫赵曼的女人肯定会跟我说关于安如霜的事情。

  “她可有千年道行,心智早已不是你我能比,为什么会下嫁于你?若是说为了你家那点儿香火,简直可笑至极,肯定会另有所图,你爷爷难道当时就相信那女鬼的话?”赵曼对我说道。

  听了赵曼的话,我心里就有些不爽,自己的媳妇,不管是人是鬼,被旁人说成另有所图,换做是谁都不会爽。

  “这件事,我不想多说什么,我那鬼媳妇儿她对我是不是真心的,有没有另有所图,没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我最烦的就是有人怀疑安如霜。

  安如霜她为了救我,多次险些魂飞魄散,如果我还怀疑她的话,那还算不算是个人了?

  “你好自为之。”赵曼说了一句,便安心开车,没再说话。

  被她这么一问,我这心情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也懒得想之前的事了,靠着座椅上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推我,睁开眼一看,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车上面就剩下我和白若彤两人,刚才就是她在推我。

  “这是到哪了?”我揉了揉眼睛,眼看白若彤问道。

  “走一半路了,你吃些东西吧。”白若彤说着递给了我一瓶营养慢线和一包饼干。

  好几个钟头没吃没喝了,我的确也有些饿了,从白若彤手里,接过来就吃。

  吃完后,我四下一看,原来是到了一个收费站,下车上了个厕所,回来后,赵曼和那两个中年人已经坐在了车上,发动车子,加满油,继续上路。

  估计是因为太累,赵曼让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替他开车,她和我一起坐在车后面。

  因为刚刚睡过一觉,接下来的路,我怎么睡都睡不着了,索性我也不睡了,坐了起来朝着车窗外看起了风景。

  终于,在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们总算到了贵州,整整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屁股都坐的生疼。

  车子在一酒店停车场停下后,我下车走路都感觉发飘,第一次觉得踩在路面上如此踏实。

  我们四人和刀疤脸还有陈羽洛两人集合后,便一起住进了酒店。

  每人要了一个单间后,约定明天一早集合前往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

  回到酒店的房间里后,我一下子躺在了床上一动都不想动弹,脑子里想着刀疤脸不是说八个人一起下墓吗?怎么现在我们才六个人?另外两个去哪里了?难道他们突然变卦不去了?

  算了,不想了,先去洗澡,从床上爬起来洗了个澡,我就倒头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众人集合后,再次上车,朝着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赶去。

  车子行驶出去两个多小时后,然在一山区公用停车场停下,然后我们六人同时下车,此时在我们前面只有几条长满杂草的小路,刀疤脸先是拿出几套衣服,让我们换上穿越原始森林所需长衣、长裤、帽子、绑腿等,以防被虫蛇叮咬。

  然后每个人身上都背上大大小小的背包,里面装有水、食物,衣服、还有下墓所需的各种装备道具。

  除了白若彤外,我们五个人身上的负重都不轻。

  全部准备妥当之后,刀疤脸拿出一张地图后,照着他手表上面的指北针和陈羽洛商议了许久,最终才定下具体方向,我们便带着他俩后面,朝着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深处走了进去。

  进入了密林的深处,各种粗茂的大树越来越多,抬头看只能看见一点的阳光,而有的地方甚至连阳光也没有了。

  地面苔藓类植被非常茂盛,它们一直延伸到树干上三四米高的地方,同时也是因为潮湿的缘故,常年堆积的落叶和树枝逐渐腐烂,发出一股股潮湿的腐木味道。

  而却山路上很多石头和树上都是苔藓,踩上去非常的滑,好几次走在我后面的白若彤差点儿摔倒,我只得用手里的烛龙九凤砍了一根树枝跟她当拐杖用。

  越这原始林森里走,蚊虫就越多,身上时不时地会爬满各种各样的虫子,还好刀疤脸提前都做了准备,要是穿着短袖短裤进来,马上全身是包。

  跟在我身后的白若彤似乎对这原始森林很感兴趣,也不管我们到底是来下墓还是旅游了,见到风景好的地方,就掏出手机拍照,不过在这种地方,手机是没有任何信号,也只能拍照用。

  “走路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低头看着点儿,别踩到蛇。”走在最前面的刀疤脸提醒我们道。

  走了能有将近两个小时,我们一行人才停了下来,简单的吃了些东西,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继续顺着地图和陈羽洛所指的方向赶路。

  说道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这陈羽洛,在这种四处都一个样子密林中,他仅凭一双眼睛,就能分辨方向和寻找古墓的具体位置,的确是有两下子。

  而那两个中年人一路上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闷头赶路,我一度怀疑那两个人是不是根本就是哑巴。

  这次赶路,一直走到了傍晚,刀疤脸才招呼众人原地休息,准备在此搭建帐篷和点篝火。

  我们四个大老爷们搭起帐篷后,我便把背在身上的背包全部放在了帐篷里,马上感觉身上轻松多了,活动了一下,走出帐篷,外面已经点起了篝火。

  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众人一起盘坐在篝火旁拿出肉干、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陈老弟,你这观星寻脉的本事我服气了,这哪个朝代的古墓都能让你给翻出来。”刀疤脸坐在篝火旁啃着手里的肉干对一旁的陈羽洛说道。

  陈羽洛一笑说道:

  “其实说到底,不管哪朝哪代,中国几千年来的墓葬格局,都是来源于五行风水布局,万变不离其宗,都讲求风也求水,也可以说,只要懂得观看天下山川大河的脉向,隐藏得再深的古墓也能轻而易举地找到……”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在我对面赵曼的身后有几棵极为粗壮的槐树上面好似多出了一样东西,借着篝火光仔细一看,我就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我在其中一棵槐树树干上面,竟然看到了一张怪异的人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