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高手

第一百二十六章 高手

  此刻那张怪异的人脸藏在树皮后面,先是盯着赵曼看了一眼,然后又一转头,朝着赵曼身旁的那两个中年汉子望了过去,接着那张人脸的嘴角上漏出了一丝极为阴邪的笑意,看的我全一凛!

  “白若彤,快把你手电筒给我!!”我忙对坐在的身旁的白若彤喊道。

  从她手里接过手电筒,我直接打开,朝着对面的那棵槐树就照了过去,众人见此,也随之回头看了过去。

  可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当我用手电筒朝着那棵槐树照过去的时候,刚才在树干上的那张人脸马上就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十三老弟,你发现什么了?”刀疤脸回过头来看着我问道。

  “刚才我在那棵老槐树干里面看到了一张人脸。”我对刀疤脸说道。

  “人脸?!”刀疤脸听到我这句话后,眉头一皱,再一次回头朝着那棵大槐树看了过去。

  “三哥,你……你没有看错吧?你可别吓唬我,那棵树上面哪有什么人脸?”坐在我身旁的白若彤有些紧张地看着那棵槐树问道。

  “我绝对没有看错,那棵槐树指定有问题!!”我盯着那棵一人都难以怀抱过来的槐树说道。

  我之所以这么肯定,一来是我的确看到了那棵槐树上面有张人脸,二来槐树之所以叫槐树是因为槐树乃木中之鬼,因其阴气重而易招鬼附身,而且我曾经在《茅山道术大全》上面看到过,古代人上吊自杀时也喜欢选择槐树!

  并且这棵巨大的槐树长得也极为怪异,枝叶高大,却长着许多和柳树一样枝条,长的一直拖到地上,有的像快要断了的电线,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本来我一开始以为那些长长的枝条是盘踞在槐树上面的藤蔓,可是仔细一看,我发现这些枝条竟然是槐树上面长出来的!!

  槐树上面竟然长着如柳树般细长的枝条,这肯定不正常!

  “不好,吃人树,快跑!!”刀疤脸好像发现了什么,快速对着众人大喊一声,站起身子的同时迅速地从他腿部抽出了一把匕首。

  听到刀疤脸的喊声,众人也都是一惊,我刚从篝火旁站起来,还没来得及跑,便看到了那棵槐树上面那些长细的枝条开始无风自舞起来,接着快速增长变长,就如同章鱼的爪子朝着我们这些人就延伸了过来!

  见此,众人调头就跑,可是那些枝条速度更快,我还没跑出去几步,便听到身后白若彤发出一声尖叫,回头一看,便发现她已经被那些追上来的枝条死死地缠住,正把她往后拖。

  见此,我马上抽出烛龙九凤,朝着白若彤那边就追了过去。

  “别管我!你快跑!!”白若彤虽然被那些枝条一个劲的往后脱,脸色都吓得惨白,但是嘴上却让我先跑。

  听到这里,我更不能跑了,白若彤本来就是我找来的,即使我自己出事,也不能让她出事。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眼前突然蹿出一个人影,朝着白若彤就扑了上去。

  定睛一看,那个人影正是刀疤脸,他果然说话算数,说保白若彤周全,就一定会全力以赴。

  但见那刀疤脸他整个人扑上去,在地上一把拉住了白若彤的手臂,快速地用另外一只手中的匕首把缠在白若彤双腿上面枝条给砍断。

  等我靠前的时候,刀疤脸已经把白若彤给救了出来,还没等我们三个人跑,那些枝条再次追了上面,刀疤脸见此,冷哼一身,双眼中迸发出一道弑杀的精光,没有丝毫惧怕之意,右手的匕首在手中快速一转,起身就朝着那些枝条迎了上去。

  咱这时也不能看热闹,所以我忙挥动手中的烛龙九凤,朝着延伸过来的黑色枝条就砍了过去,虽然我还没来得及解开这烛龙九凤的封印,但这烛龙九凤即使当做普通匕首用,也是极为锋利,斩断那些枝条很利索,根本就不费多大力气。

  可是那些枝条就好似永远斩不完一样,斩掉了又来新的,无限循环,随着时间的推移,枝条也越来越多,我开始手忙脚乱,一不小心,双腿被那些枝条给死死缠住,就在同时,面前突地多出一根枝条,朝着我左眼之上就快速地扎了过来!

  因为来的速度太快,我根本避无可避,心中一凉,完了!

  “砰!”一声枪声从我身后响起,随着这声枪声,那条眼见马上就扎入我左眼的枝条直接从中间断开,掉在地上。

  我回头一看,刚才那个开枪救我的人正是赵曼,看到是她,我心中不免吃惊的紧,这个女人的枪法也太逆天了吧?!

  那么细的枝条,而且又在快速移动中且又是黑夜,她竟然能一枪命中,这等枪法,得苦练多少年?!

  虽然我心里吃惊,不过目前的情景可容不得我多想,我先是用手中的烛龙九凤把缠在双腿上面的藤蔓斩断,然后继续朝着再次涌上前来的枝条砍了下去。

  “赵曼,9点钟方向,离地两尺六,开枪!!”刀疤脸此时对着赵曼急速地喊了一声!

  “砰!”的一声枪响,在黑夜中的子弹带着一道火光,接着击中在了那棵槐树树干之中。

  “嗤嗤嗤!!”随着子弹击中,那棵槐树上面的枝条全部为止一颤,都停了下来,而树干里面也马上发出一阵极为怪异的尖叫声,像是在惨叫,也像是在嘲讽……

  “9点钟方向,离地三尺三,开枪!!”刀疤脸的声音刚落,枪声没有一丝犹豫地再次响起,我这时看向刀疤脸,发现他的左眼眼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绿色,正在死死地盯着那棵槐树树干。

  他的眼睛是怎么样回事?怎么和狼一样,还能发着绿光,这难道也是阴阳眼?不过我也有阴阳眼,小时候,从来都没有在晚上被人说发绿光,那既然刀疤脸他的左眼并不是阴阳眼,那又会是什么眼?

  念此,我一下子想起和刀疤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只瞅了一眼,便能看到陪在我身旁的安如霜,甚至连她身上阴气不足也能看到出来,由此可见,这刀疤脸的左眼绝对不一般!

  “九点钟偏左一指方向,离地四尺,开枪!!”

  “砰!!”随着赵曼这声枪响,那棵槐树再次发出一道尖锐的惨叫声,同时那些在我们四周张牙舞爪的黑色枝条也随之落在了地上,好似全部死掉了一般!

  “搞……搞定了?”我看着地上那些一动不动的枝条对刀疤脸问道。

  刀疤脸先是用他那只发着绿光的左眼看了那棵槐树许久,才松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死了,是棵成了气候的槐树精,你们都没事吧?”刀疤脸说完这句话左眼再次恢复到了常态。

  “我没事,白若彤你没事吧?”我回过头看着我们身后的白若彤问道。

  脸色煞白的白若彤听了我的话,忙摇头说道:

  “我没事,就……就是那三个人呢?”她话指陈羽洛和另外两个汉子。

  “在……在这儿。”陈羽洛的声音从旁边的灌木丛中传了出来,接着他整个人都那灌木丛里面跳了出来,好嘛,这哥们也太不仗义了,我们在和那棵成了气候的槐树精玩命,他倒好,反倒一个人躲起来了。

  “我……我就一看风水、寻墓脉的文人,打打杀杀的不太适合我,有失优雅,还是得靠你们……”陈羽洛出来后,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说话的语气也没之前那么傲慢了。

  “怕死不丢人,怕死还找借口的人,就有些丢人了。”赵曼依旧是一副看不惯他的模样,话中带着明显的讽刺之意。

  陈羽洛这次却没有再说什么,知道自己理亏,尴尬地咳嗦了一声,没有接茬。

  “对了,另外两个人呢?”我朝着四周看了一圈儿,仍旧没有看到之前的那两个中年汉子。

  “来人!救命啊!!!——”一声极为惨烈的救命声从我们后面的密林中传了出来,想都不用想,定是那两个中年汉子其中一个发出来的。

  刀疤脸听此,脸色一沉,低声说道:

  “走,他哥俩可不能出事,这次下墓还得靠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