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束

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束

  我们几个人顺着一直再喊救命的方向跑了过去,没跑出去多远,我就隐约看到了之前那两个中年汉子,不过他们俩人现在身上都被一堆黑褐色的枝条给缠住包裹了起来。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成了气候的槐树精?!

  虽然现在是半夜,但是借着从树枝叶缝隙中间透露下来的月光加上手电筒的光亮,能看清前面两人其中有一个人还在挣扎,另外一个一直垂着头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砰!砰!!”我们人还没靠前,在我身后不远处的赵曼便当先开枪了,她在我身后连开两枪,我马上就感觉后脖子领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

  接着就感觉后背传来一阵极为疼痛的烧灼感,烫的我忍不住连着吸了好口凉气!忙用手抖擞衣服,一个金属壳子从我背后掉下来落在地上,我说怎么那么烫人呢!原来是一枚刚从赵曼手枪里跳迸出来的高温子弹壳。

  “sorry十三,下次开枪我尽量离你远点儿。”赵曼在我身后有些歉意地说道。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了跑在最前面的刀疤脸语气极为着急地喊道:

  “艹!怕是来不及了!!!”

  顺着他的声音,我朝着前面望了过去,正好看到那两个被枝条包裹起来的人,其中一个全身开始快速萎缩,就好像一块海绵一样,被慢慢挤压成片儿。

  眼前的这一幕,让我全身涌起一阵寒意,那些槐树精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它给瞬间吸食成干尸!

  “能救一个算一个,赵曼,换镇邪弹!!左边2点钟方向,距地三尺!”这时在前面的刀疤脸对赵曼喊道。

  赵曼听到后,手上动作极为利落,整个儿双手齐用,下弹夹、拉动套筒,把里面膛内的子弹拉出来、换弹夹、再次上膛、开枪。

  直到子弹带着火花打出去后,这一连串的动作,整个过程赵曼竟然仅仅用了2至3秒钟!

  随着镇邪弹打出,那些包裹中年汉子的枝条马上松开退走,中年汉子没了束缚,朝着我们这边哭爹喊娘地就跑了过来,看他这架势,我估计都得尿裤子了。

  等我们走近的时候,发现另外一个早已趴在地上,变成了一个皮包骨头的尸身,整具尸体的精血都被吸干,一滴不剩!

  “啊——!!”白若彤看到这惨不忍睹的场景后,吓得一下子喊出了声,马上就用自己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听到白若彤的声音,我忙把照在死尸身上的手电拿开。

  “你……你们可算是来了,我……我哥他还有救吗?!”剩下那个死中得活的汉子对着我们颤颤巍巍地问道。

  “早死透了,你赶紧躲到后面去!!”刀疤脸对那个中年汉子吼道。

  “哦,哦……”那个汉子答应了两声,快走几步,一下子躲到了我们身后。

  而此刻的原始森林,随着我们队伍中人说话的声音落下后,再无声息,整片林子黑压压的,显得格外诡异。

  “岳队,那棵槐树精藏起来了?”赵曼手握手枪,双目盯着四周开口问道。

  刀疤脸微微一点头,再次用他那只充满绿光的左眼朝着前面左右四面望了过去。

  可是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老天却在这个时候跟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一片黑云飘过,正好遮挡住了原本就不多的月光。

  这一下子,四周立刻变的一片漆黑,只有几道手电筒的光亮来回照射,不过这手电筒的关照范围毕竟有限,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

  在现在这种环境和气氛下,我听的出,四周众人的呼吸声也都开始慢慢加重……

  “这附近到底有多少棵这样的成了气候的树精?”这时陈羽洛低声开口问道。

  “嘘——……别说话。”刀疤脸打断了他的话。

  四周除了时不时地发出一阵虫鸣声外,依旧静悄悄的,一阵风吹过,吹动我们身旁树上的树叶,“哗啦哗啦”,树叶拍打着树叶,一个劲的响,就好像四周有成群的鬼在拍手一样。

  那槐树精到底躲到哪里去了?难不成它是害怕了我们这群人不成,藏匿起来,不敢出来了?

  可是我这个想法刚刚浮现出来,挂在我脖子上面的那块玉佩突然开始发烫,这是安如霜她在提醒我!

  这附近现在有危险!!

  “它就在附近!大家当心……”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只感觉脚下一紧,再次被那些枝条给缠绕了起来。

  我刚低下头,还没看明白,便感觉双脚上传来了一股猛烈的拉力,身子整个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手电筒也随之脱出而出,被那些枝条快速地朝着黑暗密林深处拉去。

  这一遽然的变故,让我吃惊害怕之余,心里也是一阵火大,他西瓜个兔子的!这槐树精是不是看哥们像是个软柿子,专找我捏?!

  他大爷的!想到这里,我就恼的不行,握紧手里的烛龙九凤,就想弓起身子来把缠在我脚上的那些枝条给砍断。

  可是这些枝条拉着我拖在地上的速度太快,我使劲全力,别说砍缠绕在我腿上的那些枝条,就算是弓起身子都难以做到。

  我只得另想办法,把手里的烛龙九凤狠狠地朝着地面上插了下去,好用匕首来缓解那枝条拉动我的速度,给刀疤脸、赵曼等人争取来营救的时间。

  可是我似乎太低估那些枝条的力量了,烛龙九凤虽然被我给插在地上,但是丝毫没有缓解枝条拖动我的速度。

  没过多久,我只感觉被拉到了一棵大树的根下面,然后数十道枝条同时缠绕了过来,死死地把我绑在树干之上。

  我咬住牙根,紧紧抓住手中的烛龙九凤,不让它从我手中掉下去,我心里明白,现在的我,如果还有自救自保的办法,就得靠它了。

  “沙沙沙沙”,我被这棵槐树精缠住的同时,四周响起一阵阵轻微的声响,我心中一惊,四下一瞅,什么也没看到,心道莫非是藏在树干中的人脸又出来了?

  一想到我背贴着随时都会出现怪异人脸的树干上,我全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接下来那“沙沙沙”,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就好像在我左边的位置。

  忙朝着左边望了过去,这一看,我心里就是一沉,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棵槐树附近,竟然藏着成百上千的褐色蜘蛛!

  此时的那些蜘蛛,全部都朝着我这边涌了过来,灰压压的一片,不计其数。

  “咯咯……”一声沙哑地冷笑声同时也接着从我头顶之上传了下来,我赶忙抬头看了上去,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我胆战心惊!!

  从来没有过的恐惧感一下子传遍了我全身!

  因为,我在我头顶的上方,正好看到了一张从树干之中凸显出来的人脸,此刻他正在用一双阴冷地灰眼盯着我,而这树中所凸显的人脸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吸成干尸的那个中年汉子!!

  一直到现在,我才全部都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之前那个中年汉子身子几秒钟就变成了皮包骨头的干尸,原来并不是槐树精所为,而是这成百上千的蜘蛛。

  而这棵槐树精要的恐怕不是我的精血,而是阴魂,也是就说,这槐树精和那些蜘蛛狼狈为奸,槐树精为那些蜘蛛捕捉猎物,那些蜘蛛负责段时间内杀到猎物,而那槐树精要的就是死掉人的阴魂!

  不过虽然我现在全部都弄明白了,但是无奈全身都被那槐树精的枝条死死缠住,任凭我怎么用力,分毫都动弹不得。

  眼看那些蜘蛛群离我越来越近,树干之上人脸的笑声也越来越阴沉,豆大的汗珠也随之从我额头之上滚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