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好人坏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好人坏人

  刀疤脸听到陈羽洛的话后,脸上马上浮现出一丝异样,忙开口问道:

  “怎么不对劲了?你发现什么了?”

  陈羽洛走了过来,看着刀疤脸说道:

  “岳队,我刚才夜观天象,发现开阳星忽然异常明亮,没过多久,瞬间就暗了下来,隐有斗外坠落之意,在阴年阴月,出现这种天象,恐为不吉!”

  “你确定没看错?”刀疤脸问道。

  “绝对没有看错,我就是怕自己看错星位,站在那树上反复推算了好几遍,不会有丝毫差错。”陈羽洛胸有成竹地对刀疤脸说道。

  听了陈羽洛的话后,我抬头朝着夜空之上望了过去,透过高密的树枝,我刚好看到了高悬的明月,被一块黑云遮盖住了半边……

  “嘎嘎……”两只硕大的黑乌鸦怪叫着从我们头顶只上掠过,朝着茂兰喀斯特这片原始森立的深处飞去。

  看到丛林深处那两只乌鸦飞过,我心中隐隐起了一层阴霾,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从我心底升起。

  在民间,乌鸦和猫头鹰是一种很不吉利的动物,很多人往往会把它们同坟墓和勾魂连起来,与给人带来吉兆的喜鹊截然相反。

  而相传,乌鸦能带领人的灵魂穿越阴阳,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乌鸦,是一个十分不好的兆头。

  “出师不利,现在咱还没有下那古墓呢,就死了一个,而且还遇到了这种显凶星象,唉!以后只能事事小心,步步提防。”刀疤脸抬起头看了一夜夜空后,对身旁的陈羽洛说道。

  陈羽洛也是点头,然后问道:

  “岳队,老八怎么没来?他要是来了,万一在墓中遇到什么情况,也就好多了。”

  “他在洛阳那边有任务。”刀疤脸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然后又看着我问道:

  “十三老弟,会抽烟不?”

  “谢了,不会。”我摆手说道。

  刀疤脸刚点上烟,身后篝火旁赵曼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野菜汤烧好了!你们都过来吃吧!!”

  我们三个听后,一起朝着篝火那些走了过去。

  走到篝火旁,刚在地上盘腿坐下,我便听到了那个盗墓贼不停地在赵曼身旁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这让我好奇的紧,这个盗墓贼自从他哥死了之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从一个沉默是金的人变成一话唠了。

  “我说你之前话怎么没这么多?!”赵曼白了一眼那个盗墓贼,语气中带着明显带着不耐烦。

  “大妹子,俺跟你说实话,那是俺哥吩咐俺的,让俺尽量少说话,显得深沉一些,省的让你们以为俺们哥俩儿都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来骗钱的,俺们可是实打实的下过好几处古墓了。”那盗墓贼对赵曼也是实在,什么真话都说了出来。

  赵曼听后努了一下嘴,没再说什么,每个人分了一个小铁腕,让众人各自用手中的铁腕直接往锅里舀。

  这种环境下,众人也没那么多讲究,能吃上顿热乎饭就不错了,忙各自舀汤,就着压缩饼干,和肉罐头吃了起来。

  凉了一会儿,我喝了一口碗里的野菜汤,虽然肯定没有饭桌上面的好喝,但是不得不说,这山里的野菜烧出来的,的确鲜的很。

  我忍不住连着喝了三大碗。

  “俺说岳队,咱这走进山这么长时候了,到那古墓还得多久?”一旁的那个盗墓贼看着刀疤脸问道。

  刀疤脸听后,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陈羽洛问道:

  “小陈,估计明天能到了吧?”

  陈羽洛一点头,放下手里的罐头说道:

  “如果没有遇到什么意外的话,咱明天中午之前肯定能到达目的地,据我观测,路程不足十里。”

  “能到就好,能到就好,俺就开始干活,对了,你那牛肉罐头再给俺来两罐……”

  吃过晚饭,众人收拾了一番,便盘坐在篝火旁闲聊着,而我正好想起了刀疤脸的左眼老是变成绿色的事,忙开头对他问道:

  “我说岳大哥,你那左眼是怎么回事?我看到昨天晚上你那眼跟头狼一样,老是发绿光。”

  刀疤脸听了我的话后,顺手把手中的木头丢进篝火堆中,摇头对我说道:

  “我左眼是瞎的。”

  我一愣:

  “瞎的?!”

  “对,瞎的,如果只用左眼的话,你们我谁都看不到,所有阳间之物我都看不到,准确的说,我的左眼是一只阴眼。”刀疤脸苦笑着对我说道。

  “阴眼?那是什么?”我听后更不明白了,这阴眼难道和阴阳眼一样,都能看见阴邪之物?

  “所谓的阴眼,与老弟你的阴阳眼可大不一样,你的眼睛阴物、阳物都能同时看到,我的左眼,也只能看到阴邪之物,平常跟瞎了没啥区别。”刀疤脸对我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听后明白了过来。

  “对了十三,我一直都想问你,你的阴阳眼怎么被封印了起来?”对面的赵曼看着问道。

  “小小时候我爷爷怕这双阴阳眼能看到鬼怪,怕我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就找了一个老道士给我封了起来。”我说道。

  “封了有多少年了?”赵曼问道。

  “九年多了。”

  赵曼听后点了点头,想对我说些什么,却又忍了下来,没有继续再说话。

  我便对她问道:

  “对了赵曼,你之前用的那把手枪里的什么镇邪弹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一般的子弹?”

  赵曼轻声笑了一下,从她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子弹递给了我。

  “你看看吧,这子弹头上刻着镇邪的符文,肯定不是一般子弹能比。”

  从赵曼手里接过这枚子弹后,我一看,果然在子弹头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了一些我看不懂的符文。

  我说她那手枪那么厉害,原来是这么回事。

  把子弹还给赵曼,众人又聊了一会儿,也便各自回到帐篷里睡觉去了,今天晚上轮到我第一个守夜。

  坐在篝火旁,我一个人坐在篝火旁,看着里面的火光、听着四周的虫鸣有些出神,我一直再想,我们这一次下墓会遇到些什么危险?到底还会不会死人?究竟那古墓里埋葬着是何人?他又是那个朝代的?还有那古墓中到底有没有能救安如霜的尸菌?我们能不能找到那传说中的凤凰胆?

  想着想着,我突然想到了安如霜,也不知道他此时在玉佩中怎么样了。

  我把脖子上挂着的玉佩拿了出来,放在手中,然后低头看着它轻声说道:

  “如霜,我一定会找到尸菌救你的。”

  玉佩中的安如霜好似听到了我的话,玉佩表面上闪倒一道淡光,看到这里,我把这块紧紧地握了起来,放在胸口,轻声地对她说道:

  “心,在你那里,就如同羊在山上,月在云中……”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破了四周的宁静,我收起玉佩,抬起头一看,只见白若彤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你怎么没睡觉?”我看着白若彤问道。

  白若彤走到我身旁坐了下来,才对我说道:

  “睡不着,我想我爸爸,我很想他……”白若彤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梗咽了。

  看了白若彤一眼,我心里一阵难受,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对她安慰道:

  “你爸爸在天上一直看着你呢,或许现在天空中的某一颗星星就是你爸爸。”

  白若彤听了我的话后,没有再说什么,抱紧自己的双腿,低着头看着篝火出神,借着篝火中的火光,我清楚地看到有两行泪从她洁白的脸颊滑落……

  许久,白若彤才抬起对我说道:

  “三哥。”

  “嗯?”

  “我爸爸是个好人,一辈子的老好人,你告诉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好人有好报、坏人有坏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恐怕是世间最哄人的话了吧?”

  听到白若彤的话,我沉默了,鼻子有些发酸,面对她那双发红的双眼,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