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三十章 古庙

第一百三十章 古庙

  看到白若彤在我面前展现出一个小女孩最脆弱的一面,我心中五味杂陈。

  想了好一会儿,我才看着白若彤跟她说道:

  “好人之所以被称之为好人,并不是因为他们一定就会有好报,而是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做坏事,一辈子问心无愧,哪怕是死了,也走的安稳,去了阴间也没有阴差难为他们。”

  白若彤听了我的话后,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认真地看着我问道:

  “三哥,你说真的有阴间和阴差吗?我爸爸死了之后,是被他们带走了吗?”

  “有。”我说道。

  白若彤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也相信,在我爸爸头七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爸爸对我说他在那边过的很好,让我不要担心他,让我好好照顾我自己……”说着说着她再次梗咽了起来。

  “别哭了,你爸爸在那边要是知道,肯定会难过的。”我劝道。

  “好,好,我听你的,我不哭了……”白若彤说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忍住了双眼中的眼泪,可是她的身子依旧在微微颤动。

  虽然我没体会过与父母生离死别,但是我天生讨债命,从小就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从小就和自己的父母接触很少,深知父母不再身旁时的感受。

  “三哥,谢谢你开导我,我先回去睡觉了。”白若彤静静地在我身旁坐了一会儿,站起来对我说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看着她走近了自己的帐篷里。

  “唉!……”我看着火光重重地叹了口气,想起了那个从陆真人手中逃脱的那个老太婆降头师,心里就火大,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她,一定会!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刀疤脸准时从帐篷里走出来替换我继续守夜。

  回到帐篷里后,我翻来覆去的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心里一直想着明天下墓之后,会遇到什么。

  其实上次我和雷子去的那个古墓里,虽然不大,但是也差点儿把我俩留在了里面,所以要是像明天我们所下的这个大墓,里面的凶险肯定不是我能料到的。

  一直到了后半夜,我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在帐篷里被白若彤叫了起来,走出帐篷,发现众人都起来了,此刻正围在火堆旁烤着肉干吃。

  那姓刘的盗墓贼看到我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一咧嘴笑着对我说道:

  “俺说小哥,你咋睡过头了呢?昨晚上做春梦了吧?!”

  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哥是有老婆的人,那种梦要做也是没老婆的人做。”

  “你可算了吧,你那么小哪来的老婆。”他看着我满脸不相信。

  “老刘,我告诉你小爷不是跟你吹牛,我九岁的时候就有媳妇儿了。”我看着那个叫老刘的盗墓贼说道。

  “你就可劲吹把你,还九岁就有媳妇了,你要是九岁的时候有媳妇的话,我就找头母猪当媳妇。”老刘他听了我的话后,明显认为我是在吹牛。

  “喂,老刘,你有考虑过母猪的感受吗?”在篝火旁的赵曼看着老刘一点儿都不给他留面子地说道。

  老刘听后也不生气,嘿嘿一笑,朝着帐篷那边走了过去。

  众人一起吃过早饭,便收起了帐篷、用土盖灭了篝火,然后顺着陈羽洛所指的方向开始赶路。

  山路难行,再加上早上起了一层雾,地面上更加湿滑,走在我前面的老刘一不小心连着摔了两个跟头,第二次的时候,一屁股蹲在了一个硬石头上,疼地他捂着屁股跳起来呲牙咧嘴。

  行至中午的时候,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刀疤脸和陈羽洛突然停了下来。

  跟在后面的众人忙都走上前,赵曼先是对刀疤脸问道:

  “岳队,怎么不走了?这个地方也没法落脚吃饭啊。”她看着满是杂草石块的四周问道。

  “小陈他走到这里,突然寻不到那古墓的具体方位了。”刀疤脸看着四周高耸的密林说道。

  “找不到了?咱离着那古墓越来越近,按理说离着越近,方位不就越好定吗?”赵曼不解地看着陈羽洛问道。

  “理是这么个理不错,但是奇怪就奇怪在这儿,本来昨天这脉象我看的一丝不差,只要咱顺着这条脉象走,不出十里地就能找到那古墓所葬的风水位,可是今天顺着这条脉象走到这里,它一下子就没了……”陈羽洛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四周解释道。

  “那……那咱现在怎么办?”老刘上前问了一句,我真怀疑他以前盗墓的时候,都是怎么找到的古墓,难道全靠着他哥?

  陈羽洛低头缄默了一会儿,开口说了一个字:

  “推。”

  “推?大兄弟,俺就是个挖坟圈子的粗人,你这讲的俺听不懂。”老刘更迷糊了。

  “在这里,我把那古墓的具体方位给推算出来。”陈羽洛说着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圆盘,蹲下身子之后,在地面上用石块推算了起来。

  就这样,众人只得站在原地静静等待,约莫能有二十多分钟,陈羽洛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拍自己的前额,恍然大悟道:

  “我怎么就那么笨呢?!这么简单的问题,现在才想通!!”

  “你找到脉象了?”刀疤脸忙问道。

  “没有,但是我已经推算出了古墓具体位置所在,这脉象定是墓主下葬后,后人为其斩断,目的只有一个,为了防止后人有懂风水、会观脉的盗墓贼找到古墓,来看此墓中的墓主很不简单,能请动斩脉象的高人,身份自然不一般,而且从此可以推断,这墓中之主,肯定会十分防范盗墓之人,所以咱下次下墓,可谓是凶险万分!”陈羽洛站起来看着众人有些担忧地说道。

  刀疤脸听到后,一咬牙说道:

  “咱来之前就做足了准备,再凶险咱也得去,走!”

  我们顺着陈羽洛所指的方向,走了没多久,便看到了一条的小路,顺着这条小路走上去,出来在面前一块儿空地,在空地之上,让我们众人吃惊的是,这里竟然有一座不知道什么年代建造的庙宇!

  这座古老的庙宇看起来破旧不堪,庙宇的墙壁上满是裂缝,一条条裂缝来回交错,勾勒出苍老年旧的轮廓。

  “这……这里怎么会有一座庙?!!”一直跟在我身后的白若彤看到眼前这一幕后,显得吃惊不小,忍不住开口问道。

  刀疤脸一转头对陈羽洛问道:

  “那古墓的具体位置还没找到?”

  陈羽洛指着那个庙宇说道:

  “找是找到了,就在那座破庙下面。”

  “那座庙有古怪。”赵曼凝视了那座古庙一会儿,张开说道。

  “过去看看再说。”刀疤脸说着从他大腿上抽出了匕首,握在手中。

  赵曼同时拔出手枪,打开了保险。

  他们如此小心也并不是没有原因,试想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座极为违和的古老建筑,这么不让人心生顾虑?

  气氛就在这一刻紧张了起来,我也把烛龙九凤拿了出来,并没有用血打开它的封印,因为我发现了,这烛龙九凤被打开封印后,只能维持个五六分钟左右,这段时间过去,又会变成普通的匕首,所以提前打开匕首封印,完全是浪费。

  众人小心翼翼地走近了这座古庙宇,在古庙宇的那删大门前停了下来,此时木门最上面的横匾已经掉了下来,埋在了地面的尘土之中,庙门也是破破烂烂,上面的油漆早已被时间和风雨洗刷干净。

  这个庙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要是和尚们在这里建立庙宇,除非他们是脑袋让驴给连着踢了三天三夜,否则谁傻了吧唧的来这里建造庙宇?根本就不会有人来上香。

  一阵风吹过,我突然看到了头顶之上有两盏白色的纸灯笼随风摆动,当我看清楚那两盏白纸灯笼的时候,让我顿感惊愕!

  因为那两盏随风摆动的灯笼是崭新的,上面没有一点儿尘土,就好像有人刚刚挂上去一般。

  众人同时也发现了那两盏怪异的灯笼,但是没有人说话,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这庙宇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刀疤脸深吸了一口气,对身后的赵曼使了个颜色,单手用力,想推开那身破旧不堪的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