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寻到古墓

第一百三十二章 寻到古墓

  匕首划过之后,那张人脸就好似铁皮做的一般,根本没起到丝毫作用,看来这没解开封印的烛龙九凤,和普通的匕首没多大差距。

  这时那张惨白的人脸张开嘴,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对着我的脖子就咬了过来。

  见此,我稳住心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朝着那张惨白的人脸之上就贴了过去。

  子宸五甲驱鬼符贴在那张惨白的人脸上之后,整个人脸马上变得扭曲了起来,随着一声惨烈的叫声,那张人脸瞬间变成了一团黑烟,消散在这白色的雾气中。

  看来这里面除了那个百年道行的鬼婆子,其它的阴魂恶鬼道行并不深,这一发现,不免让我暂时多少松了一口气。

  “砰!砰!砰!……”四周不断响起枪声,赵曼连续开枪,把后面跟着冲上来的那些人脸全部打散成股股黑烟。

  我忙趁这一缓神的功夫,掏出了两张子宸五甲驱鬼符,递给了一旁的白若彤一张,对她嘱咐道:

  “拿好,要是有什么东西靠近你,就用手里的符纸对付他!”

  白若彤接过我手里的符纸后,对我一点头,然后紧张地看着四周。

  “老弟啊,给哥哥一张。”不远处的老刘估计是看到了我用子宸五甲驱鬼符把人脸打散,也厚着脸皮张口跟我要。

  无奈,我还真怕他万一遇到什么闪失丢了性命,只好把手里的那张子宸五甲驱鬼符递了过去。

  老刘从我手里接过符纸后,连声道谢,就差给我磕头了。

  这时,我再朝着刀疤脸那边看了过去,发现他此时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长长的铁钉。

  他把手上的那些铁钉不断地插在那白脸老太婆身上,每插上一根,我便感觉那老太婆身上的阴气马上就少了一些。

  等刀疤脸手中的铁钉插满后,他整个人朝着后面弹跳了出去,对赵曼喊道:

  “开枪!!”

  “砰!”随着赵曼扣动扳机,子弹击中在那老太太的前额正中间,她脸上的血肉开始慢慢地消失,俨然变成了一具被剥了皮骷髅,白森森的骷髅头骨上,一双黑洞洞地窟窿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随之那架窟窿整个倒在了地上,化成一股黑烟,“哗啦哗啦”铁钉掉在地上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四周的阴气也同时在这个时候消散,看来刀疤脸把那鬼婆子给干掉了,这个男人太过神秘,很多东西都深藏不露,我估计他身手,绝对在我师父清风道长之上。

  而且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刀疤脸走上前,把地面上的那些极长的铁钉全部一一捡了起来,收好放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见此我难免有些好奇,便走上前问道:

  “岳大哥,你手里的那些长钉是什么?”

  刀疤脸拍了拍手,看着我说道:

  “棺材钉,驱邪破煞。”

  “这棺材钉子还能驱邪破煞?俺跟着俺哥挖了好几年墓,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个道道事儿。”那老刘靠上前来说道。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棺材钉都能驱邪破煞,钉子必须埋在土下九年之上,而且必须用生铁所铸,并且长度和重量都有详细的规定,凑齐一套这样的棺材钉,其难度不亚于找到七颗龙珠。”一向不苟言笑的刀疤脸,却在此时对我们开了个玩笑,或许他也想缓解一下众人的情绪。

  就在我们说话的同时,四周的雾气也散了开来,但是天空依旧是阴沉沉的,空气中充满潮湿,天气也变得闷热了起来。

  刀疤脸抬头看了一眼阴沉的天,转头对一旁的陈羽洛问道:

  “小陈,你现在找到古墓的准确地点了没?找到了咱就赶紧动手。”

  “跟我来。”陈羽洛说着朝着这个阴宅的后院走了过去。

  他在后院的一块儿空地中间停了下来,然后打量着四周说道:

  “八为根,宅为土,脉为根,象为中,古墓入口就在这个位置,偏差不会超过三十三公分,可挖!”陈羽洛用脚点出一个位置后,对众人说道。

  “行!老刘动手!”早已准备好的刀疤脸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折叠洛阳铲,递给了一旁的老刘。

  所谓的洛阳铲主要是做为盗墓挖掘探洞、采集探土之用。

  我看了一眼,发现那洛阳铲的铲身不是扁形而是半圆筒形,类似于瓦筒状,很像七八十年代常见的一种凶器——管儿插。

  此时老刘手里拿着洛阳铲,开始在四周不断地挖掘探洞,许久才找准了一个地方,对刀疤脸说道:

  “就是这里,没个错!”

  “开挖!”刀疤脸说着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折叠式兵工铲走了过去。

  两人接着开始一起动手,过了没多久,他俩就挖下去一米多深,我现在不得不佩服那老刘,他手里的那把洛阳铲简直被他给用绝了,一插一抽间,不光挖了下来,而且同时带出了泥土,速度也快,一下接着一下,好似都不知道累。

  挖到一半,刀疤脸和老刘两人坐在土坑下面休息,抽了根烟后,继续挖坑。

  说也奇怪,这刀疤脸没挖下去一铁锨就得往上送一次土,而那老刘一直再挖,从没有把土送上来,果然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

  其实我也听说过,真正厉害的盗墓贼一个十几米的洞子挖下去能够做到地面上没有土!

  令人费解的是,就算墓地周围都是一片平原,全是很平整的土地,周围几百米、几里地也看不到有土堆。所以,土是不可能堆在外面的,而且洞口那么小,干活的时候还要封起来,谁也看不到,这样高超的手法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又挖了能有半个多小时后,在下面的老刘突然兴奋地喊道:

  “挖到哩!是活土!有墓!!”

  “怎么样?挖到了?”我们四个在上面听到后,忙凑了过去问道。

  “还不行,这墓顶子厚实的很,用铲子根本打不透!!”老刘的声音再次传了上来。

  “打不透?”赵曼在上面问道。

  “对哩,这是防盗砖,共有十多层,你想一想七纵七横、共十多层的青砖砌起来有两米多厚、会是多么坚固哩?!”老刘在下面说道。

  “放下绳子来,先拉我们上去,用雷管炸!!”刀疤脸说道。

  赵曼听到后,忙从背包里拿出一根登山绳,放了下去。

  等刀疤脸和老刘顺着登山绳爬上来后,刀疤脸也顾不得休息,马上开始调试雷管。

  十多分钟之后……

  “轰隆!!”一声巨响在这阴宅里面响起,震的地面也跟着微微颤抖。

  等硝烟散去,我们靠近一看,下面的青石砖顶子虽然被炸开了很深的一个洞,但是依旧没有把那古墓的墓顶给彻底炸通。

  见此刀疤脸只好再次调试雷管,爆炸声又一次在这阴宅里响起,也这亏着在原始森林里,要是换做在别的地方,派出所分分钟就得赶来。

  等烟散去,我们再次朝着盗洞下面看去,这次黑洞洞的一片,望不到头,看来是打通了。

  “老刘,你能从这墓顶判断出这是哪个朝代的古墓不?”刀疤脸对老刘问道。

  “七八成是清朝。”老刘说道。

  “清朝?那你这个盗洞是打在古墓的哪个位置?”刀疤脸看着盗洞对老刘又问道。

  “这有可能是靠近墓门,有时可能是靠近墓的后墙,都有可能。”老刘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行,那就先让这古墓通通风,咱等天一黑,就下墓!”刀疤脸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点上,深吸了一口,久久没有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