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青铜墓门

第一百三十三章 青铜墓门

  众人也都趁着古墓通风的这段时间就地休息,那老刘把洛阳铲往地上一扔,自顾自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二锅头,坐下去,抽一口烟,喝一口酒,显得极为自在,估计是盗墓盗多了,临下墓之前,都不带一点儿紧张。

  我原地坐下,然后拿出了烛龙九凤研究了起来,就在我之前,我用鲜血解开它封印的时候,鲜血滴上去,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难道这烛龙九凤突然坏掉了不成?想到这里,我心就往下一沉,忙再次用手中的烛龙九凤在手指上扎开了一个小口,挤出血来,再次抹了上去。

  鲜血抹在匕首之上,我静等了一会儿,让我极为失望的是,烛龙九凤和上次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把黑色的匕首,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就在我沮丧万分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我身后响起,接着刀疤脸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十三老弟,你手里的这把黑色的匕首,难道就是茅山龙虎宗三大真人之一陆语陆真人的烛龙九凤??”

  刀疤脸说着,走到我身旁,坐了下来。

  “对,你也见过烛龙九凤?”我看了刀疤脸一眼,此时他的双眼看向前方,眼神深邃锐利。

  “多年前见过一次,不过十三老弟,我听说这把烛龙九凤打造材质十分珍贵特殊,可破万邪,那陆真人可是从不离身,她所用的贴身宝物怎么会在你这里?”刀疤脸看着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是我师伯,把这把烛龙九凤借给我防身保命所用。”我解释道。

  “我跟你师父认识了也不止一年两年了,当然知道那陆真人是你师伯,不过仅靠这点儿关系的话,她也不应该会把这么珍贵的道器直接借给你啊,莫非……”刀疤脸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到这里,一下子停止了。

  我正听着呢,刀疤脸他说到这里,一下子停住不说了,让我心里一阵着急,心道你这又不是写网络小说,卡个鸡毛掸子的悬念啊?

  “我说岳大哥,莫非什么?你这话说一半不说了,弄的我不上不下的,心里得多难受。”我看着刀疤脸问道。

  刀疤脸听了我的话后,为难得摸了摸鼻子,看着我说道:

  “老弟,这事我又没把握,不能乱说……”

  听到这里,我就觉得没戏了,刀疤脸他肯定是知道一些什么,只不过他现在并不想对我说而已。

  咱哥们儿也不是喜欢强求别人的人,既然人家不愿意多说,我也就没再问了。

  就这样,我和刀疤脸坐在地上,一起朝着那盗洞的入口处看着,谁也没有再说话。

  “三……三哥,我怎么感觉这个庙宇的后院里还是有种阴森森的感觉,我老是能感觉到在暗处有什么东西在一直盯着我们看。”这时白若彤走了过来,站在我身后有些顾虑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刀疤脸回过头笑着说道:

  “白妹子,我都四处看过了,这里面肯定没别的东西了,这是阴宅,要是没有一种阴森森地感觉,反倒不对了。”刀疤脸说着站了起来,从脖子上拿下了一个挂饰递给了白若彤:

  “这个下墓后你带着,护身符。”

  白若彤看了刀疤脸递过来那个护身符,转头看向了我。

我对她点点头,示意她收下,这刀疤脸随身带着的护身符肯定不简单,而且下墓之后,其他人多少都有自保能力,最需要保护的便是白若彤。

  “谢谢。”

  白若彤这才伸出手,从刀疤脸手中接过了那个护身符,然后带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扫了一眼刀疤脸递给白若彤的那个护身符,就好像是一个动物的牙齿,很长很尖,中间还带着一条黑线。

  刀疤脸递给白若彤附身符后,便朝着赵曼那边走了过去。

  剩下白若彤和我俩人在这里。

  “三哥,你说那古墓里面会有什么?我看过鬼吹灯,我们这次下墓,会不会遇到什么僵尸粽子?!”白若彤蹲在我身旁顾虑的问道。

  “我跟你说实话,这个我也没底,其实咱这次下墓,危险肯定是少不了,所以你千万得多加小心。”我对白若彤说道。

  “我会小心的,对了三哥,我一直想问,你那个鬼媳妇她一直陪在你身边吗?我能不能看看她啊。”白若彤突然毫无预兆地跟我问起了安如霜。

  我先是一愣,然后苦笑了一声说道:

  “呵呵,她从我九岁那一年,就无时不刻的陪在我身旁,不过目前你恐怕是看不到她了。”

  “为什么?”白若彤问道。

  “她身上的阴气不足,即使是晚上,也不能从我这块儿玉佩中出来。”我说着把挂在脖子上的那块儿玉佩拿了出来。

  可就在这时,我眼睛我余光突然看到一旁老刘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在他双眼之中,满是贪婪之欲。

  我忙转头朝着他那边看了过去,老刘此刻正低着头喝酒呢,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

  “那我以后能见见她吗?”白若彤继续对我问了一句。

  把目光收回来后,我把玉佩放在衣领里面,对她说道:

  “因为我这个鬼媳妇她不太喜欢见生人。”我对白若彤撒了个谎,因为我实在是不想提安如霜现在的状况,每次想起,我心里就极为不舒服。

  “哦……”白若彤答应了一声,便低下头沉默了……

  等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天终于渐渐地暗了下来。

  刀疤脸也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两只麻雀,用两根红绳绑住,走到盗洞旁,直接一起扔进了盗洞里面。

  见此,我和白若彤忙起身凑了过去。

  “岳大哥,你这是?”走到刀疤脸的身旁,我看着盗洞口处的那两根红绳问道。

  “先让那两只麻雀给咱们探探路,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但是这古墓毕竟尘封太久了,根本无法预测里面的空气现在有没有彻底流通,所以我只得想出了这么一个笨办法。”刀疤脸看着盗洞洞口对我解释道。

  约莫时间过去了能有半个小时,刀疤脸拉动手里的红绳,把之前丢在里面的两只麻雀拉了上来。

  见刚拉上来绑在绳子上的麻雀还在活蹦乱跳,老刘便在后面说道:

  “看样子是没事儿,这墓能下。”

  刀疤脸听此,先把手里的那两只活蹦乱跳的麻雀放生,然后站起身子看着众人说道:

  “都准备好了吧,咱这就下墓,老刘,放绳子吧。”

  “好嘞!”老刘答应了一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大盘染黑的粗麻绳一头绑上附近的一棵树上,顺着盗洞扔了下去。

  绳子放了下去,老刘打开头上的射灯,自己率先握紧绳子,从盗洞上面滑了下去。

  刀疤脸第二个紧随其后,赵曼第三个顺着绳子滑了下去,接着便是陈羽洛。

  等陈羽洛滑下去后,我对身旁的白若彤说道:

  “你先下,我最后。”

  “我……我不会……”白若彤看着黑漆漆地盗墓有些发憷。

  “别害怕,你先坐到盗洞旁,然后双手先抓紧绳子,身子往下滑的时候,双腿同时盘紧,顺着绳子滑下去就行了。”

  看着白若彤慢慢地顺着绳子滑了下去,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背包,握紧绳子,最后一个下去。

  我顺着绳子落地之后,先是顺着其他人手里的手电光亮看去,发现这墓里面的空间极为狭小,四周除了一层层的青砖外,只有在对面有一扇门。

因为年代久远,这扇门上污迹斑斑,分辨不清是具体用什么材料铸成,但也能看清楚那扇门上面刻着一张极为恐怕的人脸。

  人脸的附近,还有一些密密麻麻的看不懂的奇怪符文。

  刀疤脸站在那扇门前,凝视了许久,才回过头来对老刘问道:

  “我说老刘,清朝的墓哪里会有这种青铜门?”

  老刘尴尬一笑,说道:

  “我……我之前那也是猜测,谁知道这墓到底是哪个朝代的。”

  这时陈羽洛上前对众人说道:

  “既然这墓门是用青铜所铸,那打开这墓门的机关一定就在附近,大家在附近仔细找找看,肯定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