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石床木棺

第一百三十五章 石床木棺

  带着好奇,我跟着众人一同走到的这面石墙之后,便看到石墙上面写了几个大字,当我看清了石墙后面那几个大字后,整个人就吓呆在了当场!!

  只见那后面的石墙之上,用一拍小楷写着:

  “百年之后,六人入墓,无一活口。”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整个身子就好像被人给抽空了一般,我、刀疤脸、赵曼、白若彤、陈羽洛、老刘,正好是六个人,一个不多,他娘的一个也不少!!

  太不可思议了吧?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古墓里的主人早在几百年前就预料到了我们六个人会来盗他的墓?这也太邪性了吧?!

  “岳队,这你怎么看?”赵曼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刀疤脸问道。

  刀疤脸看到这一行字后,脸色也是变了好几变,上面的肌肉开始抽搐,许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而白若彤此刻也被石壁上的那些字吓得张大了嘴,全身也不受控制的开始微微地发抖……

  这一切,真的是太过诡异了,这就好像这里的主人在此等待了我们许久,这个古墓就如同一张无形的大网,而我们这次下来的六个人就好像是猎物一般,自投罗网!

  “我……我……我想放弃,这个墓我不盗了,我要走,我要走……”此刻一旁的老刘面如死灰地说道。

  “放弃?你认为你现在还走得了?!”赵曼看着老刘冷冷地说道。

  “我不管,我……我现在就要走。”老刘语气越来越混乱。

  不对,不对劲,很不对劲,非常非常不对劲。

  这不对劲,不止是石墙上面的那些字,还有一个人:

就是老刘!

  为什么说他不对劲?因为他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个盗墓贼,干盗墓贼这一行的人,那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行当,随时都有可能死在古墓里,所以说,只要敢干这一行,并且能干下去的,胆子没有一个不肥的。

  可是,现在的老刘却恰恰相反,胆子异常的小,小的甚至脸白若彤这个女孩都不如,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要是说那老刘根本就是个骗子,那更说不过去了,他之前挖盗洞所用的手法可不是行外行人能用出来的。

  老刘胆子变的这么小,好像是故意装出来的一样,他为什么要装?

  难道……难道说此刻在我们身旁的那个老刘他并不是“老刘”?!

  想到这里,我后背上就有起了一阵凉意,就如一条蛇爬过!

  我留了个心眼,走到一旁,偷偷地拿出牛眼泪和柳树叶,抹在了自己的双眼之上,想看看那老刘到底是什么东西。

  抹上牛眼泪后,我故意用手电筒朝着老刘那边照了过去,发现此刻老刘正在和刀疤脸争论着什么,可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并没有在老刘身上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难道是我多疑了?我把手电光线移到一旁,转念一想,估计的确是我自己多虑了,要是那老刘有什么问题,拥有阴眼的刀疤脸肯定会在我之前发觉。

  “十三,你发现什么了吗?”这时赵曼走了过来,在我身旁轻声问道。

  “我怎么感觉那个老刘有些不对劲?”我低声对赵曼说道。

  “其实我也感觉他有些不对劲了,但是具体哪里我又说不上来,看来这次下墓,我们似乎进入了一道错综复杂的大网里面。”赵曼看着我,双眼中带有意思顾虑。

  “行了,不管这墙上写的是吓唬人的,还是我们真被百年前的死人给预测到了,咱既然来了,就得进去查看个究竟,这次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得找到那颗凤凰胆。”刀疤脸语气很决绝,不带一点儿商量的余地。

  “对了老刘,你要是实在感觉害怕,那就自己先回去吧,我也不强迫你。”刀疤脸说完又对他身旁的老刘补充了一句。

  老刘听了刀疤脸的话,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

  “算了,俺刚才确实是被吓到了,俺一个人也出不去,跟着你们继续走下去得了。”

  “行,那咱就继续走,都小心点儿。”刀疤脸说着和陈羽洛带头继续朝着这古墓深处走去。

  我和白若彤还有赵曼一起忙跟了上去,一边走,我心里一边在想,刚才那面石壁上写的那几句话,难道六个人真的是巧合?是那古墓主人故意写下来唬人的?

  不过仔细一想,我就感觉不对了,因为这散盗的盗墓贼从古至今都是两三人一伙,极少数有超过五个人的,要是古墓想写几句话吓唬人,写二到三人几率最大,为什么偏偏要写六个人呢?

  岂非那些根本就不是巧合?!想到这里,我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

  跟在队伍后面走了能有五六分钟,这条极长的通道总算是到了尽头,前面突然整个宽阔了起来。

  众人走了进去,发现前面坑坑洼洼,用强光手电照下去,仔细一瞧,深坑下面白骨森森!我们好像到了一个殉葬坑!

  “一人亡,百人葬,天理难容,此墓主主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岳队,咱这次下墓下的心不亏!”陈羽洛冷声哼道。

  刀疤脸此时面色也冰冷了下去,看着深坑里面的白骨,有的被拦腰斩断,有的头颅被砍成两半,有的则是身上的骨头全部砸碎成片儿。

  还有很多甚至被铁钉钉在了殉葬坑里面,整个场面让人看到后,心悸不已。

  我能想象到,当时这里的场面是多么的惨不忍睹,惨叫冲天、血流成河。

  “可悲,可叹,可怜,可恨,历史记载,殉葬的人在执刑前,主事者都会给他们安排一顿美食,身份高者单独送到房间,身份低的一般集中在一块,集体聚餐。俗称“催命饭”的这顿“最后的晚餐”,是相当丰富的,但由于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恐惧,谁也无心食用,多半情况是泪流满面,现场哭声震天,史书记朱棣殉葬者的情况即如此。”赵曼看着这个巨型殉葬坑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席话。

  “走,此地阴气太重,不宜久留。”刀疤脸说了一句,然后便带着我们朝着殉葬坑边走,绕了过去。

  走过殉葬坑,对面便是一个空旷的墓室,让我们都觉得奇怪的是,这个墓室里的四面墓墙上面,都挂满了各种各种的青铜镜。

  这是什么葬法?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在自己的墓室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镜子,这代表着什么?

  我想不通,从其他人脸上那疑惑的表情中,我也看得出他们一样想不明白。

  朝里走着我拿着强光手电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这里的墓壁上不光有青铜镜,每隔几米还有一个烛台,烛台的上面竟然还有蜡烛。

  漆黑的环境会格外让人压抑,我做手势询问刀疤脸能否点亮那些烛台,得到他的回应后,我拿出打火机,走上前,一一把这些尚未燃尽的蜡烛重新点起,跳动的火光一盏接着一盏,慢慢的,整个墓室也就跟着亮堂了起来。

  有了亮光便可以再来重新审视这里,没有什么陪葬,倒是四周的墙壁上除了铜镜之外,布满了壁画,这些壁画被工匠精心的装饰着,而每一副壁画都画了一个人面蜈蚣身子的怪物!

  怎么又是这些东西?这些人面蜈蚣身子的怪物到底是什么玩意?!

  莫非……这古墓的主人就是这种怪物?还是这些画,只是一种奇怪的图腾罢了。

  “三哥,我……我有点儿害怕……”白若彤看着一个方向对我说道。

  听了她的话后,我顺着她所看我目光看了过去,因为墓室里亮了起来,隐约能看到一个木质棺材就在我们不远处。

  只不过离奇的是,这个棺材竟然放在一张巨大的石床上面!

  猫了个咪的!这他娘的是什么葬法?!自从进入这古墓之后,怪事就不断,现在就连墓主的棺材,都居然葬在了一张石床之上。

  在我身前的刀疤脸看到那个棺材之后,也是疑惑不解。

  “怎么样,棺材咱都找到了,动手开棺不?”老刘在一旁问刀疤脸道。

  可就在老刘他这句话刚落下,那个棺材里突然传出来一阵阵“吱呀,吱呀,吱呀……”的声音。

  这声音在充满回音的墓室中显得极为怪异和刺耳,就……就好像是指甲摩擦在棺材板上面的声音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