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绿毛僵尸

第一百三十六章 绿毛僵尸

  “吱呀,吱呀,吱呀……”那具放在石床之上的棺材里,断断续续地不停发出这种刺耳的声响。

  当时我们在这墓室里的六个人听到之后,全部都冒出了一身冷汗,难道我们就这么点背?刚下墓遇到了第一个棺材里面就碰到了粽子?

  看着那个怪异的棺材,我咽了口唾沫,顺手把口袋里的子宸五甲驱鬼符拿了出来,握在手里,以防不测。

  “三……三哥,那棺材里面有什么东西?!”跟在我身后的白若彤紧张地问我道。

  “在这种极阴的墓穴中,棺材里面多半是死而不腐化的僵尸。”没等我说话,一旁的陈羽洛对白若彤说道。

  白若彤听了陈羽洛的话,更紧张了,但是她却没有再问什么,估计是怕我们嫌弃她拖后腿。

  “咔嚓!”一声轻响,这时赵曼拿出手枪上膛后,看着刀疤脸问道:

  “岳队,咱去打开那个棺材看看?”

  刀疤脸听了赵曼的话后,一摆手,脸色难看地说道:

  “先别着急棺,据我观察,咱这一次好像是来到了一个商朝的大墓。”

  “商朝?!不会吧?”赵曼听了刀疤脸的话后,很是吃惊。

  “我这也只是猜测,毕竟这古墓里面很多东西都是由青铜所铸,而且还有百人殉葬,这些迹象都表明着古墓的朝代。”刀疤脸虽然在解释着,但是他的双眼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个棺材,他左眼的阴眼也在这个时候发出了绿色的亮光。

  “不开棺的话,那咱们现在干啥?干瞪眼?”老刘突然说了一句。

  刀疤脸冷哼一声,道:

  “哼!这个棺材现在谁去开谁死。”

  陈羽洛接口道:“岳队说的没有错,这个棺材的确是谁去开谁死。”他说完后,从地面上找到一块儿青石碎砖,捡起了来,朝着那个棺材上面扔了过去。

  石块儿砸在棺盖之上,随着一连串沉闷的声音,“嗖!”的一声,数根铁箭从棺材盖中间激射了出来,直接射到了对面的墓壁之上,箭身插入石壁近半,好大的力道!!

  还真让刀疤脸给说对了,倘若刚才有人过去开那棺材的话,肯定会触动棺材盖上面的机关,当场就会被那数根铁箭穿肠破肚。

  随着那几根铁箭的射出,棺材里刚才的那一阵阵“吱呀,吱呀”的手指甲挠棺材板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整个墓室变得静悄悄的,静到我连众人那粗粗地喘息声都听的清楚。

  “你……你是怎么发现那机关的?”老刘打破了这墓室里的平静,看着陈羽洛有些吃惊地问道。

  陈羽洛看了老刘一眼,只淡淡地说了一个字:

  “看。”

  “走,现在咱就去打开那个棺材,瞧瞧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作怪?!”刀疤脸说着,朝着那石床之上的那个棺材上走了过去。

  我随着队伍走到那张巨大的石床上后,这才真正看清了那棺材的庐山真面目,整个木棺呈一种暗黑色,上面的棺漆也不知道用上面材料制成,就跟新的一样,手电筒的电光照在上面,极为刺眼。

  在棺材盖子上面绘有金色的纹饰,颜色跟造型都是非常古怪,看到这里,我不禁伸出手摸了摸这个棺材,感觉整个棺材十分厚实,木质也很硬,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一丝一毫的腐烂之兆。

  “千年柏木?!”刀疤脸用手在棺材盖子上摸了摸有些吃惊地说道。

  “千年柏木?那是什么木?”我问道。

  “柏木的木质坚硬,不但防潮防蛀,而且还能防止肉身腐烂。”刀疤脸头也没回的对我解释道。

  “在古代能用得起这种棺木的人,无一不是皇亲国戚,难道咱们……”赵曼看着眼前的棺材,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

  “先撬开再说。”刀疤脸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工兵铲,插入棺材板的缝隙之中,用力撬了两下,棺材都没有被撬开。

  这时老刘也抽出家伙上前帮忙,他们两人合力,一起用力,“嘎吱吱”的响声后,终于撬开了一道大缝。

  两人这时又换位置,再次用力,一个个地把棺材盖上面的棺材钉都撬了下来。

  棺材盖子被刀疤脸和老刘给直接打开,一股腐烂地臭气从棺材里面飘了出来,我们都给熏的够呛,全部都捂住了鼻子。

  “卧槽!他奶奶的里面是个粽子!!”离着那棺材最近的老刘撇了一眼棺材里面后,吓得直呼出声。

  “别慌,一具死而不腐化的干尸而已。”陈羽洛看了一眼棺材里面接着说道。

  “俺老刘下了好几个古墓,都没见过这种死人……”老刘看着陈羽洛说道。

  当时我也是好奇棺材中的“粽子”忙上前几步,朝着棺材里面望了过去,里面的一切被我一览无余。

  一具高大的男尸躺在棺材正中间,他尸身上面的水分早已全部蒸发干净,身上的衣物早已腐烂不堪,鼻子和眼睛都已经凹陷了进去,只剩下酱黑色皮肤裸露在空气中。

  白若彤估计也是好奇心上来了,凑上前朝着棺材里面看了一眼,吓得马上就把视线移开,不敢再往里看。

  看到棺材里面这具高大的干尸,我头皮也是一阵发麻,这他娘的不会真是会蹦会咬人的粽子吧?

  一旁的赵曼在这个时候,从背包里拿出了香烛想要祭拜棺中死人,却被刀疤脸一把拦下:

  “这种人自己死还得拖着那么多人陪葬,实属残忍,不必拜祭!”

  赵曼听后,点了点头,把香烛又收了起来。

  可也就在刀疤脸话音刚落的时候,本来四周幕墙上被我点燃的蜡烛,此刻竟然毫无预兆、悄无声息“噗”地一声,全部灭掉了……

  与此同时,我挂在脖子上面的玉佩猛地发烫了起来。

  人点蜡,鬼吹灯?!!

  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蜡烛灭掉之后,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这六个字。

  “俺滴妈妈呀!是鬼来吹蜡烛了,咱赶紧走,要不有一个算一个,今天咱都得留在这里!”老刘看到那些蜡烛全部都灭了,差点儿没当场尿了裤子。

  此刻我真想对他嘱咐一句:

  大哥您下次再盗墓的时候,麻烦带上几片儿尿不湿成吗?

  “岳队,你快看这具干尸!”赵曼语气很急地对刀疤脸喊道。

  随着她的声音,我们几个全部朝着棺材里面的那具干尸看了过去,这一看,就把我给吓了一跳,因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具干瘪的尸身上面,竟然开始慢慢地长出了一层绿色的绒毛!!

  看到这一幕,我就觉得要坏事,因为我以前在《茅山道术大全》中看到过对僵尸的记载,上面所叙,这古墓棺材中的僵尸会长出白毛和黑毛,俗称白煞黑煞,但是这具僵尸尸身却长出绿毛来,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快下这石床,他这是要尸变!”刀疤脸见此,忙着我们喊道,听到他的话后,我当先带着白若彤跳下了那石床。

  同时刀疤脸从身上再次拿出了那一把棺材钉,单手用力,朝着棺材里的那个绿毛僵尸就钉了下去。

  可是还没等刀疤脸把棺材钉钉在那具绿毛僵尸身上,棺材里面突然就伸出了两条绿毛手臂,手臂上的十根寸长如钢刀般的利爪朝着刀疤脸就出抓了过去!

  刀疤脸反应速度也是极快,见来不及动手,直接原地来了个后空翻,躲了过去。

  “碰!!”的一声,那棺材里面的绿毛僵尸整个跳了出来,一蹦就是两三米远,朝着刀疤脸就猛扑了上去。

  刀疤脸面无惧色,从身上掏出一瓶红色的液体,打开后,朝着那僵尸脸上就泼了上去!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刀疤脸的那瓶红色的液体泼在了绿毛僵尸身上,只是让他身子微微一停顿,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