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四十章 蓝头蜈蚣

第一百四十章 蓝头蜈蚣

  听到刀疤脸的话后,我心里就是一暖,还没开口说话,刀疤脸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现在千万别睁眼!刚才那是强光信号弹,那些蓝头蜈蚣被这强光一耀,短时间就跟瞎了差不多,趁着现在,咱快点儿动手,去把那女孩给救出来。”

  说着我和刀疤脸闭着眼,一起摸索着,朝着白若彤那边就走了过去,每走一步,脚底下便传来踩在那些蜈蚣身上“吧啦吧啦”的声响。

  朝着前面走了一小段距离后,我估计位置差不多了,直接把短袖从身上脱下来,绕在手上,往地下一模,刚好摸到了白若彤的手臂,我双手用力,一下子把她从地上给拉了起来,背在的身上。

  就在我刚刚背上白若彤的时候,我猛地感觉左腿小腿处一痛,估计是那些蜈蚣缓过劲来了,开始咬人了。

  “十三老弟,你先带着她跑,我断后!!”刀疤脸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听到刀疤脸的话,我也没犹豫,睁开眼,果断背着白若彤朝着刚才那面墓墙上就跑了过去,此刻墓墙下面早已没了蜈蚣。

  跑到墓墙边上,我先把白若彤靠墙放下,然后快速地用手中的烛龙九凤把短袖给撕成两半,再次背起白若彤,用撕开的短袖从腰间把她和我紧紧地绑在一起,朝着墓墙上面就爬了上去。

  刚爬没几米,我便回头看向刀疤脸,想招呼他快点儿跟上,此刻他又在地面上点燃一大团火,然后他整个身子一跃,朝着我所爬在的墓墙上就掠了过来。

  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刀疤脸展示这种身法,速度很快,几个起跳就来到了墓墙下面,双脚借力一跳,直接跳上了墓墙,从我身下爬了上来。

  见此,我也一咬牙,背着已经昏迷过去的白若彤继续往上爬,爬了没多久,就爬到这墓墙的头了,上面是一个平地,等我和刀疤脸爬上去的时候,刀疤脸气儿都顾不上喘,对着前面喊道:

  “赵曼,快把雷管扔给我!!”

  刀疤脸接过一捆雷管之后,先抽掉了一大半,估计怕威力太大,把古墓给炸塌了,然后才把剩下的直接点燃,扔了下去。

  “轰隆!!”一声巨响从下面传了上来,刀疤脸随后对等在附近的众人喊道:

  “走!快走!!”

  我背起白若彤,就跟了上去,我刚跑两步,便听到身后响起一阵杀猪般地声音:

  “喂!俺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该死!我就是畜生!你们放过我吧,把绳子给俺解开!!!”发出这个嚎叫声的正是老刘。

  “你们把他绑起来了?”我问道。

  “他那种人我没当场一枪把他给崩了就算是仁慈了。”赵曼冷冷地说道。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没再说什么,低头紧跟在队伍后面朝着前面跑去。

  这样也好,就让那老刘被那些追上来的蓝头蜈蚣咬死得了,这种人绝对留不得,为了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我们不知不觉地又跑进了一个墓道,刀疤脸这才喊住众人停了下来。

  我喘着粗气把白若彤靠着墓壁放下,忙开始四处检查起她的身子,可是让我感到十分意外的是,白若彤身上没有一点儿被蜈蚣咬过的痕迹!

  试了试她的呼吸,很平稳,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估计只是昏迷了过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

  “十三老弟,你那朋友是不是没有被那群蓝头蜈蚣给咬到?”这时刀疤脸走过来看着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回过头,有些吃惊地看着刀疤脸问道。

  “因为我刚才下去救你们的时候,你把她从那群蜈蚣堆里拉起来的时候,我在她身下看到了厚厚地一大片被压成粉碎的蜈蚣尸体。”刀疤脸看着昏迷的白若彤对我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蜈蚣聚在一起,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接住白若彤?”我心里虽然吃惊,但是也听出了刀疤脸所说的意思。

  “对,我看得出那些蜈蚣是故意一层叠在一层以自己的身体来接住她,所以我才会推测那些蓝头蜈蚣根本就不会咬她。”刀疤脸对我说道。

  “为什么那些蓝头蜈蚣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去救她?。”我抬头看着刀疤脸问道。

  刀疤脸摇了摇头,说道:

  “这点儿我也想不通。”

  听了刀疤脸的话,我心中一阵惊奇,刚想开口再问,突然感觉左腿一疼,我猛地想了起来,刚才我下去救那白若彤的时候,不小心被其中的一条蓝头蜈蚣给咬到了。

  想到这里,我忙坐在地上,把裤腿挽了上去,低头一看,顿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

  因为我看到在我左腿小腿肚子上有一条蜈蚣正在往里面钻,它的身子已经进去了一小半,剩下的那大半身子早已被鲜血染红,数十条细细地足脚不停地来回摆动。

  看到这一幕,我身上当时就起了一层小疙瘩,忙想拉住那蜈蚣的后半截身子把它从我小腿里面给拽出来。

  “别动!!”这时赵曼走过来喊住了我,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备用手电筒,打开后,照着我的小腿看了一会儿,然后帮我把鞋子给脱了下来。

  然后赵曼就用嘴咬住手电筒,一只手按住我左腿,另外一只手拿着我的鞋子,朝着我那小腿上就狠狠地拍了下去!

  “啪!”她这一下子用劲儿可不小,疼的我咬牙直吸气,而那条蓝头蜈蚣却被她这一鞋底给拍的倒退出了一点儿。

  原来她是准备用鞋底把那条蓝头蜈蚣从我腿里面给拍出去,我只好忍住痛,承受一次次鞋底猛抽!

  估摸着拍了七八次后,赵曼终于把那条蜈蚣从我小腿里面弄了出去,一脚踩死。

  “这条蜈蚣有毒没?”我看着还在往外渗血的伤口问道。

  赵曼摇头:

  “从你的伤口来判断,是没毒,不过既然是蓝头蜈蚣,它们应该是带有剧毒的,难道是因为变异之后,身上的毒素减少?”赵曼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了药,给我伤口上面抹上药,包扎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人没事就好。”陈羽洛这时走过来看着我问道。

  刀疤脸也点头道:

  “对,人没事就好,不过好在咱这次准备充分,要不刚才还真不一定能逃出来。”

  “对了,那些蜈蚣为什么被强光信号弹一照就不会动了?”我看着刀疤脸问道。

  “一般的蜈蚣都是触觉为主,用触觉来感应猎物所在,但是这蓝头蜈蚣不一样,它们主要靠的就是视力,它们不光有夜视能力,而且同时拥有单眼和复眼,所以刚才信号弹强光一闪,它们顿时就失去了目标只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赵曼对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算是明白了过来。

  赵曼对我说着,把止血药和绷带收了起来,又走到白若彤的身旁,用大拇指轻轻地掐住白若彤的人中,没一会儿,白若彤便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醒来后,她先是愣愣地看着四周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把我胳膊,双眼中充满恐惧地问道:

  “那……那些蜈蚣呢?!!”

  “死的都差不多了,剩也剩不下多少,很难再追上来了。”刀疤脸看着白若彤说道。

  白若彤听了刀疤脸的话后,脸色这才缓了下来。

  “对了,白姑娘,我想问你一句,不知道你自己知道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蓝头蜈蚣非但不咬你,反而会舍命救你?”刀疤脸这时走到白若彤的面前,蹲了下来看着她问道。

  “不咬我?!它……它们救我?什么意思?”白若彤被刀疤脸那么一问,有些没明白过来。

  “你应该还记得姓刘的那个人,把你从墓墙上面给拽了下去吗?”刀疤脸看着白若彤问道。

  “嗯,记得。”白若彤连忙点头。

  “从三四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你身上却一点儿事都没事,知道为什么吗?”刀疤脸看着白若彤继续问道。

  白若彤听后,先是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真如刀疤脸所说,一点儿事都没有后,十分不解地看着他问道:

  “为……为什么?”

  “因为那些蓝头蜈蚣在你掉下去的时候,一层叠着一层,用自己的身子把你给接住了。”

  “啊?!!”白若彤听后,大惊失色,我从她的双眼深处看得出,她自己根本就不清楚那些蜈蚣为什么要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