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开青铜棺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开青铜棺

我一下子就傻在原地,现在的心情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吃惊、恐惧、诧异、疑惑、甚至还有些恐慌!

  时间仿佛也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你们在那棺材里面看到了什么?怎么都一动不动?脸色也怪怪的。”一旁的白若彤看到我们几个人都傻愣在木棺前面,有些好奇地朝着我们这边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就是一个死人躺在里面,腐烂的太吓人了。”赵曼这时开口对白若彤说道,此刻就连她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发颤。

  “哦,你们小心点儿。”白若彤答应了一声,好在没有走过来,若她要是看到那木质的棺材里面所葬的那具女尸长得和她长得自己一模一样的话,估计秒秒钟就得吓昏过去。

  “我……我说岳大哥,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转头看了一眼刀疤脸问道。

  此刻我发现刀疤脸的额头上面也是渗出了一层层的冷汗。

  “那……那啥,你们都把心放宽点儿,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咱都别乱想,别乱想……”陈羽洛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开口低声说道。

  刀疤脸自始至终没有说话,此刻我看到他的左眼的阴阳已经开始亮起了绿光,正死死地盯着木棺之中的女尸。

  我现在大脑是一片混乱,如一锅浆糊,虽然刚才陈羽洛解释说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但是这个解释未免也太过牵强。

  为什么那具女尸长得跟白若彤一模一样?为什么白若彤一靠近这口棺材全身就开始难受还喘不上气来?还有,为什么那些蓝头蜈蚣不咬白若彤,反而舍命救她?

这些谜团,让我有些发愣。

  不过要是假设这棺中女尸和白若彤有什么联系的话,而那些蓝头蜈蚣又是和棺中女尸所养,那这蜈蚣不咬反而救白若彤的事情,就解释的开了。

  但是我始终是想不明白,白若彤到底跟这棺材里面的女尸有什么联系?难道棺中的女尸就是白若彤她的前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太狗血了吧?

  刀疤脸就在这个时候,低头好像在棺材下面发现了什么,又拿出了一副手套,给自己戴上,然后蹲下身子,伸出朝着棺材里面女尸的双脚间伸了进去。

  见此,我忙跟着蹲下了身子,顺着刀疤脸伸进去的手看了过去。

  只见刀疤脸带着手套的那只手穿过木棺中女尸的双脚之间,朝着棺材里面伸了进去,等到他手再次拿出来的手,双指之间竟然多了一块儿拳头大小的尸菌!!

  “尸菌?!”我有些吃惊却兴奋地喊出了声。

  刀疤脸一点头,把他手里的那块儿尸菌递给了我。

  “谢谢你啊,岳大哥!”我道了一声谢,从刀疤脸手中接过那块尸菌,仔细地打量了起来,这块儿尸菌虽然没有我上次找到的那快儿大,但是整个看起来阴气要比上一块多的多。

  因为这我一接触到这块尸菌,一股阴冷地触感便从上面传了出来,找到尸菌后,我并没有着急让安如霜马上吸收尸菌里的阴气,而且小心地放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在这种充满危险的地方,万一安如霜吸收尸菌遇到点儿意外,可就得不偿失了。

  放好那块儿尸菌,我长出了一口气,历尽千辛万苦,总算没有白来,找到了一块儿尸菌,不管怎么样,安如霜这次总归是有救了。

  “看看里面有没有凤凰胆。”赵曼在一旁提醒了刀疤脸一句。

  刀疤脸听到赵曼的话后,又不方便把白若彤叫过来,只好自己屏住呼吸,仔细地在那具女尸身上摸索了起来。

  在刀疤脸把那具女尸从头摸到脚底后,他脸上多了一丝无奈和失望之色,摇了摇,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凤凰胆并不在这里。”

  “那这具尸体怎么办?”赵曼看着木棺中的那具女尸问道。

  “先把她封起来,这具女尸死而不腐,全身围绕着极强的阴气,肯定有问题,千万不能让她尸变。”刀疤脸说着,走到前面,把地上那个棺材盖再次抬了起来。

  我忙上去帮忙,和刀疤脸一起抬着那个棺材盖再次盖在了木棺之上。

  重新把棺材盖盖好之后,刀疤脸拿出自己驱邪破煞所用的棺材钉,把棺材和棺盖死死地钉在了一起。

  弄好这一切后,刀疤脸看了我一眼问道:

  “十三老弟,你身上那些驱邪的符纸还有没?”

  “子宸五甲驱鬼符可以吗?”我问道。

  “差不多,只要是克制阴气就行。”刀疤脸说道。

  听到刀疤脸的话后,我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递给了他。

  他接过我手里的子宸五甲驱鬼符后,在符纸上面吐了口唾沫,直接贴在了那棺材的正中间。

  看到这里,我真想提醒一下刀疤脸,这子宸五甲驱鬼符属阳,贴在任何有阴气的地方,都会被阴气吸住,根本就不用吐口水……

  刀疤脸贴上符纸之后,看着我说道:

  “十三老弟,哥哥我就没你那个天赋,我当初跟着我师父学的时候,画最简单的一张阳符,画了半年都画不出来,唉!”

  我听了刀疤脸的话,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把那木棺处理完后,刀疤脸回过身子,盯着那口巨大的青铜棺椁许久才开口问道:

  “小陈,你现在能问卦吗?”

  陈羽洛忙从身上拿出了好几枚铜钱,放在手心,对刀疤脸说道:

  “能,我现在就问一卦?”

  “问。”刀疤脸说道。

  “好!”陈羽洛答应了一声,然后把双手合十,把那几枚铜钱夹在中间,嘴中不停地念念有词……

  等他最后一句念完,陈羽洛把手里的铜钱往地上一撒,铜钱全部落在了地上,既不反跳也不滚动。

  我一数,地上正好是七枚铜钱,不过此刻这七枚铜钱都是反面朝上,看到这里,我隐隐觉得有种太不好的预感……

  “七星全陨,大凶之兆,岳队,咱还要打开那青铜棺椁吗?”陈羽洛擦了擦头顶上的冷汗,看着刀疤脸问道。

  刀疤脸看着地上的那七枚反面朝上的铜钱,脸上的青筋暴起,许久,才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

  “开。”

  说着,刀疤脸当先朝着那青铜棺椁走了过去。

  陈羽洛微微一摇头,蹲下身子,开始捡地上的铜钱。

  赵曼这时也握着手枪,在刀疤脸身后跟了过去。

  我看了一眼那高至少也得三米的青铜棺椁,心里一阵叹气,那么大的一个青铜棺椁,少说也得上千斤,怎么打开它?

  心里想着,我又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白若彤,她此刻也正好在看我,我见她想要走过来,忙摆手示意她待在原地别过来。

  这万一那个青铜棺椁打开后,里面在蹦出来一个什么千年老粽子,她隔着远,也好先脱身。

  走到青铜棺椁旁,我便看到刀疤脸此时手里正拿着一个小型改装过的千斤顶四处寻找那青铜棺椁的着力点,看来他早就有准备。

  没一会儿,刀疤脸便选定了一个着力点,先让陈羽洛双手按住,固定好千斤顶,他自己开始用手里的千斤顶顶开那青铜棺椁。

  随着刀疤脸一次次下压,千斤顶慢慢地把那青铜棺椁上面的棺盖顶了起来。

  也亏着这个巨大的青铜棺椁是立在地上的,受地心引力的作用小,要是横在躺在地上,即使这改装过的千斤顶,也不一定能把那千斤之重的棺材顶起来。

  随着那青铜棺椁被慢慢打开,不经意间,我忽然看到在那棺椁最上面的缝隙之中,猛地从里面蹿出了一股极为浓厚地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