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有道心一颗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有道心一颗

  “你们先别管那棺椁了,快看头顶上面!!”看到那团黑气后,我忙朝着青铜棺椁旁的刀疤脸和陈羽洛两人提醒道。

  他们两人听到我的喊声后,忙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同时抬起头朝着上面看去。

  “那是什么东西?!”赵曼看着那团漂浮在半空中,不断扭动的黑气问道。

  刀疤脸和陈羽洛他俩此刻都没有说话,一起从那青铜棺椁旁慢慢朝后退去。

  “那团黑气我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刀疤脸此刻盯着半空中的那团黑气说道。

  随着刀疤脸这句话落下,我猛地感觉在玉佩里面的安如霜开始提醒我有危险了。

  “十三,快逃!……”是安如霜微弱的声音,我听得出她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好似用劲全身所有的力气。

  听到安如霜的话,我全身上下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忙朝着刀疤脸等人喊道:

  “咱快点跑,这里不能待下去了!!”

  刀疤脸听到我的话后,有些犹豫了起来,我知道,他有些不甘心凤凰胆,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凤凰胆就是在那青铜棺椁之中,但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

  “岳队,那青铜棺椁里面的东西,不是咱们能对付得了的,是时候撤了,你看!”陈羽洛说着从手里拿出了几枚铜钱,只见那几枚铜钱在陈羽洛手里全部都碎成了两半!

  刀疤脸见此,一咬牙挥手说道:

  “走!撤!”

  就在我们几个刚要动身往回跑的时候,白若彤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三哥!你小心后面!!”

  听到白若彤这句话,我连回头看都没看,条件反射般地低下了身子,就在我身子刚刚低下去的时候,刚才从青铜棺椁中冒出的那团黑气贴着我的后背就飞了过去。

  他大爷的!这是不让我们走了?!看到那团黑气偷袭我的后,我早心里骂道。

  “砰!砰!”赵曼也在这时对着那团黑气连开两枪,子弹穿透过去后,那团黑气只是微微变形,并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地伤害。

  那团黑气先是在半空中一滞,接着再次朝着我这边快速的飞了过来。

  我忙转身调头就跑,这要是让那团从青铜棺椁中冒出来的不知名黑气给碰一下子,谁知道会怎么样。

  没跑出去多久,我便感觉身后生起一阵凉意,回头一看顿时发现那团黑气离着我越来越近,眼看就要碰到我后背上面。

  双腿一撮,我忙一下子就地朝着左边滚了过去,从地上爬起来后,那团黑气如影随形,再次追来。

  因为速度太快,我根本避无可避,只好随手掏出身上带着的朱砂盒子,来不及打开,朝着那团黑气就扔了过去。

  就在朱砂盒马上就要和那团黑气撞在一起的时候,一声枪声响起,子弹打在了那朱砂盒上面,一下子把那朱砂盒给打了粉碎,装在里面朱砂全部在半空中散落开来,形成一团红雾,把那黑气包裹在了其中,绝大部分洒落在上面。

  朱砂粉末洒落在那团黑气上后,它马上停了下来,开始在半空中不断地扭曲,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慢慢消失……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心里算是松了口气,从地上捡起掉落的手电筒,伸手扶住一旁的墓墙站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巨型的蜈蚣毫无声息地出现在我手臂所扶的墓墙之上,朝着我那条手臂就咬了下去。

  我当时就给吓了一跳,单手在墙上一推,借力整个人后跳了出去,与那墓墙保持开了距离。

  后跳的同时,我忙用手中的强光手电朝着那墓墙上面照了过去,光线一照过去,我这才彻底看清墓墙之上的那条蜈蚣,原来只是一幅壁画,真是虚惊一场。

  那条巨大的蜈蚣在墓壁之上,画的极为逼真,也不知道是哪个技艺精湛的画师所画,画的活灵活现,冷不防一瞧,还真能误以为是真的。

  这个时候刀疤脸等人也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老弟,你没事吧?”刀疤脸看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刚要开口说话,却不料被头顶之上传来的一声闷响打断,到嘴边儿的话,再次咽回了肚子。

  随着这个声音,我们朝着墓顶之上看了过去,发现在青铜棺椁的上方突然放下来一条绳索,紧接着一个人就顺着那根绳索滑了下来。

  从绳索上面滑下来的那个人,他从绳索之上纵身一跳,双脚直接踩在了那口巨大的青铜棺椁顶上。

  盗墓贼?!

  我们几人看到后,马上警惕了起来。

  赵曼直接把手枪拔了出来,刀疤脸同时用手电筒照了过去,那个人顺着绳子落地后,也同时发现了我们,拍了拍手,转头朝着我们可是当我看清来者是谁的时候。

  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差点儿没脱臼。

  因为从墓顶上面的绳索上滑下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师父,清风道长!

  他怎么突然上这里来了?!!

  站在那口青铜棺椁之上的清风道长,打开手里的手电筒四下一打量,同时也看到了我们,他看到我们后,也是一脸吃惊,楞了一会儿,才对我们喊道:

  “我说岳队,没想到你们动作还挺快,一下子找到这主墓室里了。”清风道长身形一动,直接从那青铜棺椁上面跳了下来,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刀疤脸忙走上前,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潘老哥,你们不是去找那相田藏身之所了吗?怎么也来到这古墓里面来了?”

  清风道长刚要开口说话,我突然感觉一股无形的吸力,对着我的身子就吸了过来,我整个人一下子就被那股巨大的吸力朝着前面吸了过去。

  “卧槽!!”我被那股巨大吸力一直向前吸着,无论我如何挣扎,根本就无济于事。

  不远处的清风道长看到后,马上看出了不对劲,忙朝着我这边追了上来,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想把我给拽住,可是那股吸力很大,他根本就拽我不住。

  顺着那股吸力我抬头一看,便发现那口青铜棺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打开了一半棺材,好似一扇半开着的门,里面黑洞洞的一片,那股巨大的吸力便是出自那青铜棺椁打开的缝隙之中,而此刻我也正被这股吸力所拉朝着那口青铜棺椁越来越近。

  “你们快来帮忙!我一个人拉不住他!!”清风道长话还没说完,赵曼和陈羽洛同时抓住了我的身子,一并死死地往后拉。

  可是依旧没起丝毫作用,我身子还是一停不停地朝着那半打开青铜棺椁靠近,眼看我就要被那棺椁中的缝隙吸进去的时候,我料到要是一起被那棺椁吸进去,我们四个人都得死,所以我忙对抱紧我的那三个人喊道:

  “你们松手!棺椁里的那个死人要的是我,别跟着我一起进去送死!!”

  我说完后,陈羽洛第一个松开了手。

  而赵曼和清风道长依旧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不放,眼前青铜棺椁近在咫尺,这时我也急眼了,双手同时一用力,想甩开死死拉着我的赵曼和清风道长。

  我这用尽全力一甩,把赵曼从我胳膊上面甩开,而清风道长却依旧死命拉着我不放。

  “师父!你松手!!”我急得落了泪。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身前有一个人影蹿了过来,那人影先是把清风道长一掌推开,然后用他身子挡在了我的面前,和我一起被那青铜棺椁给吸了进去!

  我从刚才那个人身上所穿的衣服判断,他正是刀疤脸。

  随着我和刀疤脸一起被吸进这黑漆漆的青铜棺椁后,那股在缠绕在我身上的吸力马上消失,棺椁也随之开始缓缓闭合。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刀疤脸对我喊了一声:

  “谁死你也不能死!给我好好活下去!”接着我只感觉后背上被人猛地用力推了一下,刀疤脸他把我整个人从那棺椁里面给推了出来!

  被刀疤脸从棺椁中推出来后,我忙转身回头看了过去,此刻刀疤脸他自己想接着从那棺椁里面出来,可是因为棺盖闭合严重,他身子根本就挤不出来。

  “岳大哥!!!”看到刀疤脸被困在棺椁之中,我一下子就红了眼,大喊着朝着那青铜棺椁上扑了上去。

  我死命的拉住那青铜棺盖,想拉住它,可是却没有丝毫作用,棺盖依旧在慢慢地闭合,而在棺椁里面的刀疤脸从缝隙中把自己随身一个皮夹子扔了出来,对我喊道:

  “十三,帮我收好,替我跟老婆和孩子道个歉。”

  随着那青铜棺椁慢慢闭合,我隐隐听到了刀疤脸在棺椁中大声喊道:

  “我有道心一颗!

久被尘劳关锁!

来日尘尽光生!

照破世间阴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