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道

第一百四十五章 道

  在第七张透明的符纸朝着那个黑影飞过去后,融入在之前另外六张之中,开始围在黑影身旁一起不停地旋转,越转越快,同时符纸之上,开始慢慢出现一种极为柔和的黄光。

  “师姐!!那禁术千万不能用!!”清风道长见到这里,大喊一声,忙朝着陆真人那边跑了过去,想要拦住她使用禁术。

  陆真人看到清风道长朝着她那边跑去,双手依旧保持手印,脚下一动,抬腿朝着清风道长就是一脚,这一脚直接踢在清风道长的下巴上,把他给踢翻在地,摔下去一动不动。

  “天盘七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以命借术,照破阴邪!!”陆真人轻喝一声,双手又快速地换了一个奇怪的手印。

  而这时那七张一直围在那个黑影身旁的透明符纸猛地发出道道金光,一个个开始随风而涨,不一会儿,竟然变大了好几倍。

  “停手!!本座可以放你们走!!”那黑影看到这一幕后,好似感觉到了那七张不停变大的符纸对他产生了极大威胁,忙开口有些慌乱地对陆真人喊道。

  而陆真人听到那个黑影的话后,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突然在她那张有些稚嫩的脸上突出多出了一丝异样的表情,然后直直地朝着那个黑影跪了下去:

  “师父,我想你了……”

  陆真人她这异常的举动,让我大脑一下子就短路了,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这……这陆真人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给那个黑影跪下了?!

  对了,我好像想了起来,在之前我听陆真人和清风道长谈话的时候,曾经说过那个死在二战时期的日本将军相田,就是借着他们的师父,也就是我师公顾文星的尸身死而复生,难道,这个黑影就是附在顾文星尸身上的相田?!所以陆真人才对着他跪了下去。

  目前,也只能这么解释了,可是,为什么相田会在这个分不清年代古墓下的青铜棺椁里面?

还有,为什么清风道长和陆真人还有贵典和我们不期而遇在这里,难道是他们早就和刀疤脸一起定好了?亦或者是刀疤脸他们此行下墓的目的并不是寻找什么凤凰胆,而是这青铜棺椁之中的相田。

  不过为什么这些,他们都没有告诉我?

  就在我越想越想不通的时候,那个黑影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可考虑清楚了,别为了一个糟老头子那早已死去多年的尸首,而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值得吗?!”

  陆真人听后,看着那个黑影冷笑了起来,慢慢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叫一声师父,就是一生,我这条命就是为了消灭你而活着,而这天盘七星阵同样也是为了你而学,相田!今天哪怕是葬送了我自己的性命,我也定让你魂飞魄散!!!”陆真人说到这里,身子挺的笔直,单腿而立,娇小柔弱的身躯中竟在此刻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嘴中念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盘七星,急急如律令!起阵!!!”

  随着陆真人她这几句口诀快速喊出,之前那七张一直围在黑影身旁发着金光的符纸瞬间朝着相田贴了过去,被那些符纸贴在身上的相田,开始在中间不停地咆哮,嘶吼,用劲全身之力想要从里面挣脱出来。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相田挣扎的幅度和嘶吼声越来越小,直到慢慢地停止了下来,一股股黑气就在这时,不断地从符纸下面钻出来,消散在这个充满金光的墓室之中……

  我转头忙看向陆真人,发现她此刻身上竟然也带有一丝淡淡的金光,就如天神下凡,不过她的头发不知在何时,却变成了雪白色。

  大约一分钟后,符纸上面的金光开始渐渐消失,七张符纸同时消散,地面之上,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满头白发的陆真人同时在这个时候,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可不知道为何,我却随着她的这丝笑意,落下了泪……

  平静,整个墓室之中,除了陆真人不停地喘息声之外,再无声响,众人站立在原地,都被刚才的景象所惊呆。

  “左十三。”陆真人喘着粗气,叫了我一声。

  “师伯,我在。”这是我第一次称陆真人为师伯,我想,再不叫,或许以后都没机会叫了。

  “你记住,所谓道,便是永恒,道士,指的就是能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的人。我们学道之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并不是会多少种厉害的道术,也不是拥有多少件道家法器……最重要的是,决不轻言放弃,说到做到,心无邪念,还有……无论何时,都不能对这世间的阴邪低下头妥协,即便……即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陆真人看着我说完这几句话后,双眼中的精光开始散去,变得无神,接着慢慢地闭上了双眼,身子也朝着地面之上倒在了下去。

  看到这里,我忙跑上前,把陆真人从地上扶了起来,伸出手试了试她的鼻息,全身就是一震,陆真人她此刻的鼻息,早已停止。

  看着躺在地上,闭着眼一动不动的陆真人,我此刻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抬起头,仰天长吼!!

  “啊!!!~……”

  在这个世界上,难道真就如白若彤所说,好人好报全都是骗人的吗?!!

  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陆真人,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直到有人在我肩头轻轻地拍了拍。

  回头一看,正是也红了眼的白若彤。

  “三哥,你也别太难过了,陆真人她……她死后一定回去天堂的。”白若彤看着躺在地上的陆真人说道。

  听了白若彤的话,我说道:

  “这个世界上有天堂吗?”

  白若彤接着对我说道:

  “像陆真人她这种心怀信念与正道的人,到哪儿,都是天堂。”

  对啊,人一旦有了信念,在哪儿都是天堂……

  “师姐!!!”清风道长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大喊了一声,连滚带爬地朝着这边就跑了过来。

  当他看清躺在地上的陆真人后,眼泪直接就从他脸庞上面滑落了下来,因为情绪激动,他全身也开始不停地颤动。

  “师父,师伯还有救吗?……”我还抱有一丝幻想地问了清风道长一句。

  清风道长听了我的话后,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一擦自己脸上的泪水,一把把我拉住,看着我说道:

  “十三,跟着我给你师伯跪下!!”

  清风道长说完后,退后两步,双膝朝着躺在地面之上的陆真人跪了下去。

  跟着清风道长一起跪下,我见他跪下之后,身子朝着陆真人俯了下去,两手、两膝和头一起着地,久久都没有在抬起头来。

  看着俯在地上的清风道长,我回想起之前陆真人一次次救我和师父生死之中,也想起她对我的训练,心就颤抖了起来,我把陆真人她送给我的烛龙九凤拿出来,紧紧握在手里,心绪在此时,再也无法平静……

  “你们两个也别太伤心了,陆真人她都走了,节哀顺便。”这时赵曼和陈羽洛一同走了过来,站在我和清风道长身后劝道。

  清风道长这时直起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缓了好一会儿,才回头问了赵曼一句:

  “岳队他怎么样,没事吧?”

  赵曼摇了摇头:

  “只是阳气被吸去了一些,并没有生命危险,估计会折些阳寿。”

  清风道长点了点头,把我也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用手一指昏迷在一旁的贵典对着赵曼说道:

  “赵小姐,你帮忙去看下贵真人他怎么样了?”

  赵曼点头,急忙朝着贵典那边走了过去。

  “嗖!!”一声轻响突然破空而出。

  众人顺着那声声响抬头一看,便看到在我们头顶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小团黑气,接着一阵极为阴邪狂妄的笑声从那团黑气中传了出来:

  “哈哈哈哈……大难不死,此仇必报,等本座回来,定把你们给生吞活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