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叛徒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叛徒

  那团黑气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正是之前被陆真人用天盘七星阵给打的魂飞魄散的相田!

  他现在怎么又“活”过来了?

  “千万别让他给跑了!趁现在,灭了他个狗日的王八蛋!!!”清风道长大骂了一句,马上从身上拿出了数枚铜钱,然后想咬破自己的手指的时候,突然看了我一眼,一把把我的胳膊给拽了过去,张嘴一口就咬在了我的手指上面,疼的我猛吸了一口气。

  “砰!砰!砰!……”赵曼的枪声同时也随之响起,虽然赵曼手枪里的镇邪弹根本灭不了那团黑气,但是多少能拖住他一会儿。

  清风道长用我的鲜血抹在他手中的铜钱上面后,嘴里快速的念出几句口诀,朝着半空中的那团黑气就扔了过去。

  带血的铜钱打在的黑气上面的时候,那团本来就不大的黑气一下子就直接被打散了开来。

  清风道长见此,忙又从身上拿出了一道黄色的符纸,“急急如律令”刚念出口,可是再去寻找那团黑气的时候,却发现它不见了,在这光秃秃地墓室顶上,早已空无一物。

  “妈的!!到底让那狗日的跑了!!”清风道长用拳头猛地一砸自己的胸口,懊恨地对着墓顶骂道。

  “道长你先别急,那相田现在就算不死也是废了,咱从这次从古墓中出去后,我们会调国家灵异事件调查队全力追查。”赵曼把手枪收了起来后,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别让我逮到那个狗日的,只要找到他,一定要把他灰飞烟灭!!”清风道长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赵曼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朝着躺在地上的贵真人走了过去。

  等赵曼把贵真人叫醒后,刀疤脸也在此时醒了过来,当他俩看到陆真人躺在地上的尸体后,全都愣住了,刀疤脸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潘道长,那陆……陆真人她走了?”

  清风道长对着刀疤脸微微点了点头。

  “那……那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是不是相田。”刀疤脸接着问道。

  “是他,不过可惜的是,让他侥幸留得一缕残魂,逃掉了。”清风道长无奈地说道。

  “清风,陆语她用了禁术天盘七星阵?!”贵真人也是面带痛惜之色,看了清风道长一眼问道。

  清风道长回道:

  “对,用了……”

  贵真人听后,再也没说什么,而是盯着陆真人的遗体看了一会儿后,留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把她的带出去,放在龙虎宗冰池内,先不要急着下葬。”

  “真人你要去哪?”清风道长看着贵真人走远的身影,忙追问了一句。

  “我去找凤凰胆。”贵真人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黑暗的墓道深处。

  看着贵真人走远,清风道长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了那口停在青铜棺材之后的木棺,忙对我问道:

  “十三,那个棺材你们打开过没有?”

  “打开过了。”我说道。

  “里面有什么?”清风道长问道。

  听听此,我只好凑上前,压低了声音,对清风道长说道:

  “在那木棺之中,有一具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尸,一点儿都没有腐烂,就跟活人一样,但是那具尸的样貌却把我们给吓了一跳。”

  “样貌,她的样貌怎么了?”清风道长面带疑惑。

  “因为……因为,那棺中的女尸,长得和白若彤一模一样,简直分辨不出来。”我低声说道。

  “什么?!”清风道长听到后,也是吃了一惊,然后才摇了摇头,慢慢地对我说道:

  “也没啥好吓人了,估计就是长得相像而已。”

  “不是,不光是长得像,而是白若彤来到这里之前,我们在另外一个墓室里遇到了一大片的蓝头蜈蚣,那些蜈蚣非但不咬她,而且还救过她的命。”我对清风道长说道。

  “你确定?!”清风道长听了我的话后,满脸的狐疑。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时白若彤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差点儿没把我的魂给吓掉。

  “没……没什么……。”我回过头,语气有些结巴地对白若彤说道。

  “赵曼姐和岳大哥让我过来问问你们,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白若彤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清风道长听了白若彤的话后,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便开口说道:

  “准备收拾一下,咱的先把陆真人的遗体带出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里不宜久留。”

  “好。”白若彤答应了一声,朝着那刀疤脸等人那边走了过去。

  “师父,你也不知道那个木棺里面到底是谁吗?她为什么长得和白若彤一模一样?”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叹了口气说道:

  “不知道,或许那棺材里面是她前世也不一定,我去问问岳队,你赶紧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待会儿你师伯的遗体你背出去。”清风道长说了一句,便朝着刀疤脸那边走了过去。

  看着清风道长的背影,我估计他此刻的心情已经沉到了谷底,走路的时候都有些有气无力。

  别说清风道长和陆真人认识那么久,而且还是师兄弟,其实现在就算是我,心里也极度难受,我到现在,甚至都不愿意相信陆真人就这样走了。

  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陆真人,本来已经制住的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

  我原地坐了下去,一直看着身旁的陆真人,直到现在,我才想起,我对我这位师伯一点儿都不了解,只直到她的名字和年龄,我现在突然想知道她的过去了。

她一定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就着想着,不知过去了多久,等众人收拾好东西,来叫我的时候,我才反应了过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把躺在地上的陆真人给背了起来,跟在众人的队伍后面朝着来时的墓道走了回去。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众人的情绪都很低落,这一次下墓,死的死,伤的伤,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却没有把那相田的阴魂给消灭。

  上了前一次的经验,我们这次算是轻车熟路,大家都是闷头赶路,而且也舍弃了很多不必要的装备物资,所以赶路的速度着实不慢。

而且我虽然背着一个人,但是陆真人的身躯毕竟和个十二三岁的孩童一般,我背着她一路走来,并没有感觉吃力,就和之前背着一个大号背包差不了多少。

  也就不到一个小时,我们便找到了来时经过的那面高墙壁,可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再回来的路上,我们并没有看到老刘的尸体,难道他还没死?或许还是让那些所剩不多的蓝头蜈蚣给啃食了?

  如果是让那些蓝头蜈蚣啃食的话,为什么连尸骨都看不到?难道那些蓝头蜈蚣吃人不吐骨头?

  跟在众人后面,我心里想着,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墓道里面,顺着墓道走出去,我们再次看到了那个写着:

  “百年之后,六人进墓,无一生还。”的墙壁。

  清风道长看到这面墙所写的字之后,冷笑了一声,骂道:

  “看来他也来这里了,龙虎宗出了这样的叛徒,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谁?难道这墙壁上面的字是在我们进墓之前,不久被人故意写上去的不成?”赵曼看着那墙壁上的字问道。

  “是我们龙虎宗的一个叛徒,看来他在我们之前就来到了这个古墓之中,故意用小楷留下了这些字,以此来给你们心理上增加压力,只不过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墓,的的确确是商代的。”清风道长说道。

  “商代墓?!那什么死了不到一百年的相田却葬在这古墓里的青铜棺椁里?!”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后,我有些疑惑地问道。